<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旅法女畫家潘玉良

1.jpg

潘玉良在畫室為汪德昭做塑像

巴黎一直是世界各國藝術家向往的地方,盧浮宮的藝術珍品,蒙馬特的浪漫風情,無處不在的人文景觀,令人難以忘懷。尤其在近代交流史上兩國關系密切,影響至今。

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我國一些著名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都曾求學法國,與法國結下不解之緣。如巴金、冼星海、徐悲鴻、林風眠、劉海粟、顏文梁、劉開渠、吳冠中,還有潘玉良、方君壁、蘇雪林等,他們深受法國文學藝術的熏陶。潘玉良是我國旅法最早最著名的女畫家,曾兩次遠渡重洋,在巴黎從事藝術活動達50多個春秋。她的油畫作品融合中西,色彩線條互相依存,用筆俊逸灑脫;氣韻生動,賦色濃艷,別有趣味。

潘玉良一生中留下2000多件藝術作品,也留下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傳奇故事。她原名楊秀清,又名張玉良。1895年出生于江蘇揚州。她出生那年,父親病故。8歲時母親又撒手人寰。13歲時被賭棍舅父騙到蕪湖,賣給了妓院當燒火丫頭。在妓院4年之中,因拒絕接客,逃跑10次,毀容上吊數回,幸虧遇到蕪湖鹽督潘贊化多次相救,并且替潘玉良贖身,跳出火坑。

潘贊化早年畢業于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是同盟會會員。1913年,潘贊化和張玉良結成伉儷,張改姓潘,證婚人是陳獨秀?;楹蠓驄D二人住在上海。潘玉良求知欲和上進心很強,潘贊化特請了一位老師教潘玉良讀書。潘玉良天性對色彩敏感,喜歡畫畫。1918年考入上海美術??茖W校,潘玉良十分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勤奮刻苦,成績優異,經常受到教師和校長劉海粟的激勵。潘玉良自己說:“不止一次地從夢中笑醒?!币虼?,潘玉良也受到一些紈绔子弟的妒恨,一時間流言蜚語,漫天飛舞。潘贊化不為世俗偏見所動支持潘玉良。最后潘玉良以優異的成績完成學業。

1921年留法勤工儉學興起,潘玉良考取留法深造,從此遠渡重洋,同行的還有蘇雪林、林寶權、羅振英、楊潤余等13名女生,在“法華教育會”安排下,離開上海港駛向遙遠的歐洲。

潘玉良先到法國里昂“中法大學”學習法文。學校安排女生住在學院大門口一座小樓里,誰住哪間,與誰同住,由抽簽來決定,潘玉良與林寶權、楊潤余同住一室。蘇雪林獨住一個小房間,與她們為鄰。蘇雪林對潘玉良不幸的身世深表同情,她們之間結下了深厚友誼,終生不渝。

潘玉良是她們之間最勤奮最刻苦的學生。她一到里昂就到里昂大學附屬藝術學院去上課。下課回校,又租來石膏模型畫素描。蘇雪林就站在她身后觀看,為她的藝術才華和對藝術的虔誠所感動,她總是邊看邊叫好。潘玉良會唱京戲,有次學校舉辦同學會,有人故意提議要潘玉良唱,其意是默認自己是從娛樂場所出來的。蘇雪林明白這些同學的意圖,就出面阻止。沒想到潘玉良卻說:“我唱?!币豢跉獬撕脦i黑頭戲。潘玉良經歷苦海風塵,深知世態炎涼,言談舉止慎重,總是寬厚待人。

兩個月后,潘玉良考進里昂國立美術??茖W校學習油畫,兩年后畢業,考取巴黎國立美術學院,師從達仰·西蒙,與徐悲鴻師出同門。1925年參加意大利美術展覽,獲獎章和5000里拉的獎金。

1928年冬季,潘玉良學成歸國,受聘于上海美術??茖W校,兼任西畫系主任。年底舉辦回國后第一次畫展。中華書局還出版了一本《潘玉良畫冊》,其中《壯士頭像》被當時的外交部部長以1000銀圓收購,轟動一時??箲鹌陂g,潘玉良以極大的熱情投身于當時美術界義展義賣活動,發表講話,譴責一些“知名人士”遠離現實話多畫少。結果受到了一些無恥之徒的誹謗攻擊“妓女不能玷污象牙之塔” 等等讒言污語。潘玉良不為所動,她以加倍的努力投身藝術創作和社會活動。她創作油畫《白菊》,寄托自己對藝術、對愛情的無限忠誠。

1937年,潘玉良為參加巴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和舉辦自己個人畫展,再次赴歐,此后就客居巴黎,開始40多年藝術生涯。旅法畫家賀慕群告訴我:“僑居巴黎后我和潘玉良常有來往,在藝術上和生活上都曾得到她的指導和幫助。潘玉良生活并不富裕,但是生性豪爽樂于助人。她常留短發,喜喝葡萄酒,不拘細節,說話時聲音很大,氣勢不讓須眉,頗有男子氣度。晚年時住在蒙巴納斯附近的一條大街上,她住在頂樓,住房兼畫室,生活清苦,但是勤于作畫,有時候一天到晚在家作畫,一天都不出來。1954年,法國曾拍過一部紀錄片 《蒙巴納斯人》,介紹這個地區文化名人,其中就有潘玉良,她是片中唯一的一個東方人。由于街區擴建,潘玉良住過的舊居已成為歷史,只有住宅前面的噴水池,依然默默眷顧往昔的歲月?!?/p>

旅法畫家兼收藏家呂霞光和潘玉良的丈夫潘贊化都是安徽人,他和潘玉良常有來往也很親近。有一次呂霞光喝了葡萄酒后,回憶起老友潘玉良時慷慨陳詞,不能自已。他說:“1945年,潘玉良出任中國留法藝術家學會會長,她聯合學會同仁強烈要求并且公開致電國民政府,要求政府收回日本占華期間搶劫的中國藝術作品。該文發表在當年4月28日的巴黎報紙上?!闭f起繪畫,呂霞光翹起大拇指說:“潘玉良是最能吃苦,最有恒心,最不示弱的女畫家。不簡單!不簡單!”

2.jpg

中間為潘玉良,1965年攝于巴黎

潘玉良還參加過法國的51屆、55屆、56屆“法國獨立沙龍展”,油畫《裸女》參加1946年“秋季沙龍展”、聯合國舉辦的“現代國際藝術展”,并且在美國、英國、意大利、希臘等國巡展。榮獲過“法國國家金質獎章”、“巴黎大學多爾烈獎”、“法國藝術家協會鼓勵獎”、“ 比利時布魯塞爾銀獎”等等。潘玉良除油畫之外,還創作了雕塑《格魯塞頭像》和《蒙德梭魯頭像》,分別為巴黎尚拿士奇博物館和法國國立教育學院收藏。潘玉良也擅畫水彩、國畫、版畫、素描,她畫路寬廣,長期推陳出新,勇于探索。

國畫大師張大千題譽:“為國畫正派,猶可佩也”。潘玉良的個人傳記載入法國出版的《世界大師、雕塑家、素描家、版畫家大辭典》和《法國拉魯斯繪畫詞典》等大型藝術辭書。巴黎是藝術家從事藝術和學習的藝術圣地,這里匯集了世界各國的藝術家,這里也是流派紛呈、思潮變幻的大舞臺。作為一個職業畫家,既要為藝術而探索,又要為藝術而生存,是多么不容易??!潘玉良在巴黎與僑界也常有來往,她為物理學家汪德昭做過塑像。

1960年潘贊化在安徽病逝,潘玉良悲痛欲絕,遙望藍天,憂郁成病。此后身體時好時差,隨著年歲的增長,體力的衰退,她更加思念故土和親人。

旅法畫家朱德群在大茅屋公共畫室認識潘玉良之后,除了一起畫速寫之外,平時也有來往,潘玉良在巴黎獨身一人,朱德群和夫人董景昭經常去看望她。作為早期繪畫界的前輩,潘玉良為人熱情,總是把巴黎的情況介紹給他們。潘玉良天性善良,待人真誠,她喜歡天真美麗的董景昭,總是親熱地叫她:“小妹、小妹……”潘玉良患有嚴重的鼻竇炎,久治不愈,講話時鼻子常常發出“吭、吭”之聲。后來西醫采取手術療法,6個月要開一次刀,十分痛苦。她對朱德群夫婦說;“我早晚會被此病奪去生命,我死之后,你們來送我走……”

1976年她給兒子潘牟信寫信:“我一接到家信,就想到我的問題……我想把身體養好了,就回祖國了……” 在法國,畫家屬于自由職業者,要靠賣畫維持自己的生活,巴黎又是高消費的城市,潘玉良為人誠實,不善于和畫商打交道,沒有代理商代理她的作品出售,她更不會經營宣傳“推銷”自己,歷年來,賣畫極少。尤其是到了晚年,年老體衰,往往入不敷出。只能靠社會補助金維持生計,一個人過著無依無靠的日子。

潘玉良生活的圈子很窄,其中王守義是她極少數的好朋友之一。王守義是早期來法勤工儉學學生,與潘玉良是先后的同學。王守義為人善良,富有同情心,他在巴黎圣·米歇爾街開了一間中餐館,取名叫東方飯店。
他工作之余,經常去看望這位清貧的老同學。有時候早上去看望潘玉良,陪她到公園散步,中午一起到他的餐館用餐。有一年潘玉良的畫室漏雨,不能作畫,也是王守義去買材料修理裝修。多少歲月,多少風雨,多少真情,王守義總是默默的接濟幫助這位老畫家,給她帶來一絲溫暖。

1964年中法建交,黃鎮出任首任駐法大使。黃鎮早年畢業于上海藝專,是潘玉良先后同學,他幾次去看望老同學潘玉良,同時介紹祖國的發展情況。潘玉良頓生回國看望親人,從事寫生創作之念。她寫信給她的兒子,要他辦理回國探親手續,可惜宿愿未了,“文化大革命”烽煙已起。等到運動結束,潘玉良已是百病纏身,醫生不允許她再作長途旅行。她唯一的希望是,能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作品運回祖國,給祖國的親人一睹廬山真面目??!

“邊塞峽江三更月,揚子江頭萬里心?!保ㄅ擞窳荚姡?。愈是暮年,潘玉良思鄉之心愈切,尤其到了最后的歲月,自知來日無多。女畫家的枕頭下面,總是留有一張字條,下面寫著:“這是我的家信,如果我死了,煩朋友們將這封信寄給小孫潘忠玉作紀念。中國,安慶市,郭家橋 41號?!?/p>

1977年7月22日,潘玉良在病貧交迫之中,默默地離開了人間。死后王守義花重金在蒙巴納斯墓園,為潘玉良買了一塊使用期100年的墓地。大理石的墓碑,鐫刻著中法兩國的文字,“藝術家潘玉良之墓”,上面還刻著潘玉良自己刻的浮雕雕像。這位傳奇一生、勤苦奮斗的女畫家,最后穿著中國的旗袍,遺留下豐富的藝術作品,帶著遺憾長眠于法蘭西的土地。

潘玉良水墨畫?讀書女子?,畫于1954年.jpg

潘玉良水墨畫《 讀書女子》,畫于1954年

1985年,經過呂霞光等人的努力,在中國駐法使館的幫助下,將潘玉良的遺作共計2000多件,運回潘玉良的故鄉安徽省博物館,籌建“潘玉良紀念館”。潘玉良的生前愿望,潘玉良的藝術心血結晶,終于魂歸故里與祖國人民見面。

潘玉良紀念館開辟了三大間展覽室,長期陳列她的作品。蘇雪林評價潘玉良的作品說:“玉良的畫作,輪廓極正確,線條極遒勁,每一幅都是魄力磅礴,元氣淋漓,極陽剛之美,正是表現她整個人格,也就是表現她的個性?!碧K雪林希望潘玉良的藝術作品能保留永久,現在,這個愿望終于得以實現。

(作者為旅法僑胞)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