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春節對聯的趣味

春節寫對聯、貼對聯,與中國人的節日氣氛必不可缺。春節晚會的相聲里的對聯,也給人們留下了印象。

譬如:“北雁南飛雙翅東西分上下,前車后轍兩輪左右走高低”。

再譬如:“爆竹兩三聲人間是歲,梅花四五點天下皆春”。

相聲中的對聯,以幽默與趣味性為本。

一代一代的相聲藝人,把民間的趣聯,吸收到作品中來,增強了段子的文化含量,給歡度春節的千家萬戶帶來了歡樂。

譬如:“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春讀書秋讀書春秋讀書讀春秋”。

再譬如:“天做棋盤星是子誰人敢下,地當琵琶路為弦哪個能彈”。

當然,相聲中的對聯,文字游戲范疇的內容,占的比例多一些?;蛘哒f,占絕對比例。

譬如:“水車車水水隨車車停水止,風扇扇風風出扇扇動風生”。

再譬如:“貓臥墻頭風吹貓毛毛動貓不動,鷹落樹枝日照鷹影影斜鷹不斜”。

相聲《對春聯》,有多少版本?說有幾十個,恐不為過。馬三立老先生的《對春聯》,應該是傳播比較廣泛的。

近些年,岳云鵬、孫越搭檔表演的《妙言趣語》,亦有對聯之佳句。

譬如:“上海自來水來自海上,山西運煤車煤運西山,黃山落葉松葉落山黃……”這種對聯,從前往后念、從后往前讀,均一樣,頗有趣味。類似的句子還有:“山西懸空寺空懸西山”等。這種回文句子,何人所為,不得而知,青年相聲演員能夠由此,汲取文化營養,構成包袱,讓人欣喜。

有人說,岳云鵬、孫越相聲中的對聯句子,平仄與對仗不太講究、不太工整、不夠嚴謹,這種說法,確是實情。當然,相聲嘛,先把人逗樂了,要是對聯的平仄與對仗再講究些、再工整些、再嚴謹些,就更好了。

人們都知道,楹聯和對聯,還是有一些區別。

楹聯常用于殿堂,內容政論、處世、哲理、家訓等居多。

對聯使用范圍較寬,場合沒啥限制,內容涉及領域廣泛。

大部分對聯,都有這樣一個特點——通俗。

譬如:中藥店:“案頭有秘方,凡草用好皆是寶;架上無閑物,慧眼能識便為珠”。理發店:“操世上頭等大事,理人間萬縷青絲”。食品店:“南北東西不缺,甜酸苦辣皆全”。

早年間,楹聯一定是對聯,對聯卻不一定是楹聯。如今,有人認為,兩者已經通用。不知道這種說法,是否已經得到了大范圍的認可?有人說,對聯格式應該相對寬松些,不一定非要苛求平仄,也不必過于強調對仗工整。我知道這種說法,應該還未被眾人接受。一般來說,所有的文學藝術,都應該內容為王,內容永遠是旗幟。與此同時,不少文化藝術范疇的東西,都是以形式的存在為前提的。離開了某一種形式,這種藝術就不存在了。楹聯藝術亦如此。對聯呢?離形式,也不能遠了。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