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追蹤伍連德故居

2020庚子鼠年之初,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并呈全球蔓延之勢。在全民防疫中,佩戴口罩已成為預防新冠病毒傳播最為行之有效的防控措施。在中國,提到口罩,就不得不提起“鼠疫斗士”——伍連德。我們當下賴以對抗新冠病毒的口罩,就是以伍連德當年發明的“伍氏口罩”為原型改制而成。

3cb5-hwsffza3867520.jpg

“鼠疫斗士”——伍連德

消滅東北鼠疫

發明“伍氏口罩”

伍連德祖籍廣東臺山,1879年出生于馬來亞檳榔嶼一個華僑家庭,是華人中第一位英國劍橋大學醫學博士。1907年,他胸懷科學報國理想,應時任直隸總督袁世凱之邀,從南洋回到中國,出任天津陸軍軍醫學堂副監督(副校長)。

1910年寒冬,我國東北地區鼠疫流行,許多家庭家破人亡,無人認領的尸體數以千計。年僅31歲的伍連德受清廷之命任北滿防疫處總醫官,他冒著被感染的危險,告別愛妻幼子,于平安夜深入到鼠疫主疫區——哈爾濱。他通過解剖尸體尋找病源,首先發現了鼠疫是人傳人的,而非此前日本人研究的動物傳人。他力排眾議,采取斷絕交通、隔離疫區、收容染疫者、火化疫尸等措施,僅用2個多月便將疫情扭轉。為阻斷飛沫傳播,他指導醫護人員用紗布和棉絨遮擋口鼻,作為基本的預防措施。當時口罩來源于西方國家,因由多層紗布組成,導致使用者呼吸困難。為解決這一問題,他對舊式口罩進行改良,發明了“伍氏口罩”——采用普通外科紗布,每條紗布折成雙層,在兩層紗布間夾入一層吸水脫脂藥棉。由于脫脂棉質地密實,可過濾帶有鼠疫桿菌的飛沫,起到預防鼠疫傳播之效。又因紗布層減少,較長時間配戴也沒有不適感。起初口罩兩端的上尾、下尾經耳朵上方縛結于腦后,為使用方便,不久即將縛帶簡化成兩條,套于耳上。這種口罩造價低廉,制作方便,保護程度高,民眾紛紛戴上了口罩,傳染率和死亡率大大降低。1911年4月,這場噬殺了6萬生靈的烈性傳染病終被撲滅,伍連德之名由此聲震寰球。在當年4月召開的“世界鼠疫研究大會”上,“伍氏口罩”受到各國專家的高度贊賞:“伍連德發明之面具,式樣簡單,制造費輕,但服之效力,亦頗佳善?!眹H聯盟衛生組織授予其“鼠疫斗士”榮譽稱號。1911年4月13日,清政府為表彰伍連德的功績,授予其陸軍藍翎軍銜及“醫科進士”學位。肅親王深為感佩,贊其“國士無雙”。梁啟超在回顧晚清到民國50年歷史時,感慨地說:“科學輸入垂五十年,國中能以學者資格與世界相見者,伍星聯(伍連德字星聯)博士一人而已!”伍連德因為這次瘟疫的醫學發現和突出貢獻,被提名為1935年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候選人,是首位獲此殊榮的華人。

“伍氏口罩”發明百年來,一直廣泛應用于中國醫療系統,并在全球范圍內得到有效推廣。2003年SARS之前,中國大部分醫護人員依然在使用這種脫脂棉紗布口罩。直到SARS之后,“伍氏口罩”才從中國醫療防護的主戰場中光榮“退役”,被過濾率超過95%的新型防護口罩取而代之。

1911年伍連德在哈爾濱第一個鼠疫實驗室里.jpg

1911年伍連德在哈爾濱第一個鼠疫實驗室里

在京置辦家產

因公無暇享用

1911年,伍連德在進京覲見攝政王,受到嘉獎,并被任命為總醫官后,開始在東堂子胡同49號外務部(原為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上班,同時,購買了與外務部同處一條胡同的55號(現為4-6號)院,將家眷從天津遷居到了北京。

這所院子的原主人是八國聯軍的一名英軍士兵,他退伍后留在北京,用當時廢墟上拆下的磚瓦、門窗和木料,建起了很多平房。伍連德一家入住5年后,由清末著名留法建筑設計師華南圭將它改建成帶有后花園的三層西式樓房。院內面積約1230平方米,有房屋67間。樓房為磚混結構,紅磚砌成的墻體與紅色瓦楞鐵屋面構成樓房的主色調;具有典型法式建筑風格的“孟薩屋頂”既浪漫又典雅,可謂當時北京最好的住宅之一。

QQ圖片20200713095135.jpg

伍連德故居

然而,因伍連德為中國的防疫事業不知疲倦地東奔西走,真正享用這棟舒適的府邸時間有限。20多年間,他先后做了如下工作:在哈爾濱創建鼠疫研究所,在那里斷斷續續工作了20多年;在上海成立中華醫學會,同年創刊《中華醫學》雜志并首任主編;負責籌建北京中央醫院(即北京人民醫院前身),是首任院長;代表中華醫學會兩赴廣州銷毀鴉片;趕赴山西,撲滅當地爆發的鼠疫疫情;代表外交部到上海監督焚燒鴉片;去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進修學校衛生和公共衛生;在沈陽創建東北陸軍總醫院(現解放軍202醫院);作為第一次中日交換教授到日本九州、京都、東京各帝國大學講學;出任哈爾濱醫學專門學校(哈爾濱醫科大學前身)第一任校長;出任全國海港檢疫管理處第一任處長,并兼任上海海港檢疫所所長;出資捐建上海自然博物館、中國醫史館、亞洲文會會館,建立青年科學講堂……

一直“在路上”的伍連德盡管難享安逸的居家生活,但他晚年回憶起東堂子住宅仍感覺十分溫馨:“漂亮的花園裝點著盆景和隨季節變化的鮮花。我們還買來不同時期的舊式神靈和美人的白色大理石雕像,安置在適當的角落中,并安放了一個巨大的大理石屏風,上面鐫刻著與中國三國歷史有關的各種場景和人物。還有一些精致的大理石雕刻品,是一張方茶桌連帶四個圓凳,一個報時的古代日晷?!保ā妒笠叨肥俊檫B德自述》,湖南教育出版社)


住宅里的家人

個個堪稱翹楚

值得一提的是,在伍連德住宅居住過的他的家人黃淑瓊、林可勝、伍長庚,也是人們不該忘記的。

黃淑瓊,伍連德之妻,著名僑領黃乃裳之女。伍連德對她稱贊有加:“終其一生都是我最忠誠的伴侶,盡管一直體弱多病,但她竭力照管家庭,是一位可敬的賢妻良母,又是我在北京官場生涯的賢內助”(《鼠疫斗士——伍連德自述》,湖南教育出版社)。她在外國公使團,特別是在歐美外交圈中,頗受歡迎,因此,當年東堂子胡同55號是北京重要的社交場所。她在這棟住宅里,還以中國四大美女為題材,用英文創作小說,向西方國家介紹中國古典文化:1924年,她在英國倫敦出版《楊貴妃》,英國劍橋大學華文教授吉爾斯博士稱贊她寫的小說為“引人入勝的作品”,并親自為之作序,該書在歐美各國出售,再版三次;1931年,她在英國凱利和沃爾什公司出版《西施:美人中的美人》;1934年,她出版《王昭君:被放逐的美人》,在國內和歐美轟動一時,多次再版;遺憾的是,她沒來得及完成“四大美人”中最后一部《貂嬋》,便因患肺結核于1937年抱憾去世。

伍連德與妻子.jpg

伍連德與妻子

林可勝,1897年生于新加坡,中國現代生理學奠基人。1920年獲愛丁堡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次年獲生理學博士學位。曾以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研究員身份,在芝加哥大學從事研究工作。1924年秋,他毅然回國,在二姨夫伍連德的引薦下,擔任北平協和醫學院生理學教授兼系主任,為協和醫學院第一位華人教授。他還是中國生理學會首任會長、中華醫學會第七屆會長、中國紅十字總干事。林可勝在協和任教一直到抗日戰爭爆發。這12年間,他一直居住在東堂子胡同55號?!?/p>

伍長庚,伍連德長子。1906年在檳城出生,一歲便隨父母來到中國,后前往美國求學,于耶魯大學獲哲學博士學位、羅徹斯特大學醫學博士。1935年回國,“入北平市政府衛生局,并繼續自己在耶魯就開始的傳染病研究。在四年的時間里,他便升為流行病部門的負責人”(《鼠疫斗士——伍連德自述》,湖南教育出版社)。1937年6月,在司徒雷登主持下,已是醫學界新星的伍長庚在北平協和醫學院禮堂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1941年,他在指導北京霍亂免疫活動時染病,并于當年11月病逝于東堂子寓所。


捐故居出自傳

晚年終老故鄉

1937年“七七事變”后,伍連德負責修建的醫院、檢疫所等或被摧毀,或被占領,而且在中國的大量書籍和資料也被毀。這一年,伍連德家也遭遇重大變故——陪伴他32年的妻子過世。家國皆不幸,自己也近花甲,健康大不如昨,經不起顛沛流離,思來想去,他索性離開為之奮斗30年的中國,舉家移居香港。1946年,他回到出生地馬來亞(1963年9月更名為馬來西亞),在怡保市斯里并巷93號開設了一家私人診所。終日的忙碌中,暫且淡忘了喪妻之痛。

根據伍連德自述,1949年,中華醫學會總部從上海遷至北京,他將東堂子寓所,連同數千冊圖書無償捐獻出來,作為中華醫學會的辦公場所和圖書室。

QQ圖片20200713095157.jpg

東城區為其故居設立的文物保護碑

伍連德一生的主要專著有《肺鼠疫論述》《鼠疫概論》《霍亂概論》《中國醫史》等。1959年,在師弟李約瑟的建議下,他出版了自傳《Plague Fighter:The Autobiography of a Modern Chinese Physician》,中譯名《鼠疫斗士——伍連德自述》。他晚年雖遠居海外,但仍眷念為之奮斗一生的祖國。他在《鼠疫斗士》一書序言中寫道:“我曾將大半生奉獻給古老的中國,從清朝末年到民國建立,直到國民黨統治崩潰,往事在我腦海里記憶猶新。新中國政府的成立,使這個偉大的國家永遠幸福繁榮……”

1960年1月21日,伍連德因心臟病于馬來亞檳榔嶼溘然長逝,享年81歲。這位與瘟疫抗戰了一生,永不知疲倦的科學家永遠地安息了。英國《泰晤士報》評論:“他是一位偉大的人道主義斗士,沒有比他留給世人的一切更值得我們引以為豪的了……”

 ……   

在這次抗擊新冠疫情的戰“疫”中,伍連德的事跡又從歷史長河中凸顯,被人們作為抗疫英雄傳頌。

目前,伍連德故居雖因年久失修已顯破敗,幸運的是,這棟建筑在多輪城市改造中幸存下來。東城區政府2010年5月將其以“近代建筑”列為區文物保護單位。有消息稱,政府有計劃進行修繕,但使用功能尚未確定。應該說,伍連德故居以自己獨特的文化底蘊,無論是從名人故居的方面考慮,還是從建筑風格的角度觀察,都具有文化傳承作用和文物保留價值,是一個珍貴的可觸摸的歷史見證。

對此,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邢念增呼吁,北京及國內尚沒有疾病防控教育場所,也鮮見近代名醫的紀念場所,用好伍連德故居,將其辟為防疫科學教育館或伍連德現代醫學紀念館,既能讓歷史記住為人類抗疫斗爭及我國現代醫學發展做出突出貢獻的伍連德博士,也將成為普及現代醫學及傳染病防治知識的場所?!?/p>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