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謝謝你給我的愛

后記,一般與文集有關,比如選編的原則、文章的體例、寫作的得失等。我原本也打算這樣寫,可是無意中看到朋友圈一個鏈接:《像努力站立的你致敬》。文章記述了一個叫蔣萌的男青年挑戰殘疾,自學成才的傳奇故事。這使我想起第一次見到蔣萌時的情景:30多年前的一個傍晚,我敲開了《人民日報》編輯蔣元明的家門,牙牙學語的蔣萌坐在床頭,正舉著一雙小手歡笑。我萬萬沒有想到,他那時已身染沉疴,終生將與輪椅為伴;更沒有想到,總是一臉陽光的元明兄竟然經歷了那么沉重的人生坎坷與壓力。

認識元明兄快40年了。上世紀70年代末,我剛調入中國青年出版社,性格比較內向,除非工作需要,很少攀附文壇的名人大咖。元明兄雖然只年長我幾歲,雜文卻已寫得風生水起,在當時文壇很有一些名聲??刹恢獮槭裁?,一向對名人敬而遠之的我和他卻一見如故。每次見面都會開幾句玩笑,甚至會輕叩其頭,以示熟絡和親近。而名聲和位置遠在我之上的元明兄,也從來不裝腔作勢、居高臨下,談談寫作、嘮嘮家常,隨意得很。那一次冒昧造訪,就是元明兄要為尚未婚配的我做紅娘。

那時候,我在寫作上剛剛學步。大約是上世紀80年代初,突然接到元明兄電話,約我寫一篇紀念孫中山先生的雜文。我受寵若驚,稿子寄出后心里沒底,擔心文字稚嫩而有負他的期許,忍不住打電話要撤回稿件。沒想到元明兄聽我說了緣由,只風輕云淡的回了一句:稿子已經上版,明天見報。這使我備受鼓舞,又不斷寄給了他一些習作。散文《明天不封陽臺》經他手編發后,先后被收入蘇教版的初二語文課本和香港的中學語文教材。前不久見到元明兄說起此事,他一臉懵懂,居然已經忘得一干二凈。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從來不記掛對別人的幫助。據我所知,他在《人民日報》文藝部做編輯時,扶持和提攜的作者不少已成為今日享譽文壇的大家?;叵肫饋?,自那篇紀念中山先生的雜文《望各自愛以繼余志》發表以來,我先后與《人民日報》文藝部的石英、郭運德、王必勝、徐懷謙等多位編輯打過交道,深感這種真誠待人的作風被一直傳承了下來?;蛟S是年齡差距較大吧,現任“大地”主編董宏君及編輯王子瀟,學養豐厚、為人正派,對我這樣一個退休老頭更是謙遜有禮,表現出了極好的職業素養。和他們接觸,讓我常常覺得如沐春風。

我很慶幸,接觸過的編輯基本是學問和德性俱佳的人。迄今為止,我已經發表了各種體裁的文學作品近500萬字,這里面有我付出的勞作,也浸透著編輯的心血。我在《人民文學》發表過幾部中篇報告文學,均系韓作榮邀約。其中的《世紀之泣:艾滋病的現狀、未來與思考》、《敗軍之帥:記國家女排前主教練栗曉峰》在當時屬于敏感題材,因涉及諸多人事,需要承擔一定風險。聽《人民文學》的朋友后來告訴我,老韓編發這兩篇文章是承擔了壓力的,可他沒有向我吐露過一個字,我們成為同事后也從未提及。如今老韓英年早逝,追憶起他當年對我的幫助,思念之情便如泉水般噴涌。韓小蕙與我同齡,散文寫的極好,收放自如、張弛有度,字里行間有金戈鐵馬之聲,卻無矯揉造作之態。我們很早就相識,她在任《光明日報》文薈副刊主編時,給了我許多支持。特別令我感動的是,她退休時主動引薦我認識了報社兩名優秀的青年編輯:饒翔和趙玙。這兩位年輕人待人誠懇,工作上認真負責、謙遜謹慎,全然沒有大報編輯的冷傲與偏執。還有劉茵大姐,我在《當代》和《中華文學選刊》上刊發的作品都是她經手編發的,某年全國報告文學評獎,做為評委的她特意打來電話,讓我把正在《南方周末》連載的《洋行里的中國女雇員》復印若干給她,因為她覺得參評的有些作品還不如這一篇。我婉拒了大姐的好意,但永遠銘記了她的這一份情誼。我們的交往淡如白水,劉茵大姐生前從未喝過我的一杯清茶。此刻,我謹以虔誠的心態,采秋菊一朵遙祭于大姐靈前。

我的寫作大體分為兩個時期:一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那時候,初出茅廬、精力充沛,一篇幾萬字的報告文學從采訪到完成一兩個月就可出手。當時《南方周末》銷量巨大,在權延赤兄組織的聚會上,我與該報副總編游雁凌相識。這是一條外表俊俏,性格豪放的好漢:嫉惡如仇、直言快語。當晚他乘火車返穗,帶走了我的中篇報告文學《昨夜星辰:當代青年自殺備忘錄》和《洋行里的中國女雇員》。沒想到,他很快打來電話,告之馬上陸續連載,接著又刊載了我的另一部中篇報告文學《世紀之泣》。和游雁凌僅有兩面之緣,聽說他后來調離報社去某企業當老總了。日月輪轉,倏忽之間已經過去了30多年,當年揮斥方遒的游總也該兩鬢飄霜了吧?可記否在京城曾一醉方休;勿相忘,一個叫杜衛東的朋友一直在為你默默祝福。我更不會忘記柳萌先生對我的提攜與幫助。上世紀80年代,他在一家雜志社任雜文組長,編發過我多篇雜文,還向主編推薦了我的中篇紀實文學《都市里的保姆世界》和《北京城的“吉普賽人”》,并破天荒的得以在這家極有影響力的雜志上全文連載。柳萌先生三年前駕鶴西去,我再一次感到了失去親人般的哀痛。直到今天,都不愿相信他已經與我們天人相隔。想寫一篇追思他的文字,幾次落筆均難以成文。親愛的兄長,對你的思念已經深植于心,終有一天會變為血淚凝成的祭文?;叵肫饋?,那一時期給予我幫助的編輯實在太多了。我的多部中篇報告文學,被《文匯報》《羊城晚報》《人民日報(海外版)》《法制日報》《中華工商時報》等大報全文連載,可惜因時間久遠,卻回憶不起當時編輯的名字了,實在汗顏。肖關鴻和許錦根,兩位有情有義的上海男人,分別主持《文匯報》的“筆會”和《解放日報》的“朝花”。印象中,我投寄給他們的散文和雜文,每每寄出不久便會收到編排精美的樣報。如今兩位兄長該年屆古稀了吧?失聯雖久,但你們的真情厚誼,我一刻也未曾忘懷。

我寫作的第二個高峰期是退休至今。1997年調入中國作家協會后,我的寫作基本處于休眠狀態。退休5年,發表了150多萬字作品,字數趕上了退休前30多年的一半。這首先要感謝艾克拜爾。臨近退休時艾總問我有什么打算?我說寫長篇。他立即說,寫好后可以給《中國作家》。我把厚厚一摞《江河水》的稿件放在他的案頭時沒抱什么希望,70多萬字的長篇,想在期刊上發表實在太難了。沒過多久,我接到了《中國作家》編輯部主任陳亞軍的電話,馬上預感《江河水》將被刊用。果然,漂亮而能干的亞軍告訴我,她和責編俞勝讀過《江河水》,評價很高。艾克主編聽了匯報當即拍板,馬上撤換稿件分兩期全文刊發。我還要感謝光明日報出版社的資深編輯謝香。我們同赴貴州參加文學活動,回京后我根據參觀的見聞寫了一篇歷史文化散文《目光》。承蒙饒翔不棄,在《光明日報》以整版推出。謝香說,她就是看到這篇散文后決定向我組稿。經她手,我在光明日報出版社接連出版了散文集、長篇小說和近100萬字的《江河水》電視劇本。在紙版書極不景氣的當下,她在2年中出版了我3部書。她說,她看中的是我作品中的清新浩然之氣,真是令我感動。而聰慧精干的彭誠則是我心中的俠女,她畢業于北大中文系,學識廣博、待人真誠,寄給她的短文編發之快每每令我感嘆,我的兩部長篇小說也是經她手得以在《檢察日報》連載。如今她上調最高檢察院影視中心,這樣一位德藝雙馨的編輯,無論從事什么行業都可以活出一份人生的精彩。還有很多享譽文壇的編輯,在我退休后,他們對我的寫作都給予了真誠的幫助。我們之間的交往沒有世俗與功利,只有彼此的認同和欣賞。

往事并不如煙。并非過去了的都了無痕跡,一些人或事如同金色的書簽,會永遠鑲嵌在生命的冊頁中。40年間,許多編輯成了摯友,也有一些編輯從未謀面或忘記了名字,但是你曾經的一個微笑或一句問候,常常會走進我的回憶,成為我生命中一道美麗的風景。我本想逐一列出你們的名字,于是悉心在記憶的屏幕上搜索,發現那竟是一個難以窮盡的名單。我只能把你們儲存在心靈的圣殿,時時接受我真誠的祝福。

借用一句歌詞:謝謝你給我的愛,今生今世我不忘懷。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