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施耐庵的另一面

我一向認為,所謂中國古代四大名著,真能稱得上經典文學的只有《紅樓夢》。文學,是塑造人物性格與內心世界,剖析生命深處善與惡的作品。而一個講得再好、再生動的故事只能叫故事。有人會說,《水滸傳》不也是刻畫人物的嗎?你看那一百單八將,個個性情鮮明、呼之欲出!

的確,在中國古典小說里,《水滸傳》對人物性格的刻畫絕屬上乘,但是,從描寫人性的層面出發,其人物群體卻有種千篇一律的殘缺——性心理扭曲。你看那一位位豪情萬丈、仗義疏財的英雄,個頂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卻異口同聲高呼:“女人的事不打緊”!一部文學作品中塑造一位類似人物完全合理,甚至可看作另類成功,但該書的豪俠人人變態、個個無情,豈非怪哉?

常言道:“自古英雄愛美人”,可看一看《水滸傳》中的美人,大都被定位成淫蕩低劣的紅顏禍水,一個個結局悲慘,成為英雄們刀下魂——

潘金蓮:性感嬌媚、出身低微,原為一大戶人家使女,因不肯委身于年老好色的男主人,遭到記恨轉送給貌丑貧寒的武大郎做媳婦。在勾引小叔子武松未果后,與西門慶勾搭成奸,毒死了親夫武大郎。后武松替兄報仇砍下了她的腦袋。

閻婆惜:身世可憐、楚楚動人的賣唱女,父親亡故后得到“及時雨”宋江的幫助,并且被養為外室。后來,她看上宋江的學生張文遠,想找茬跟宋江分手,拿著宋江與晁蓋的通信威脅他,被宋江砍殺。

潘巧云:也是一個身世可憐的女人,美而淫蕩,不甘命運。第一任丈夫王押司早亡,守寡一年后改嫁楊雄,楊雄雖才貌兼具,又是“公家人”,奈何也是位變態的“英雄”,對兒女之情全無興趣。潘巧云難耐青春寂寞,與和尚裴如海偷情,最終被楊雄殺死。

此外,在《水滸傳》中,即便是溫柔賢靜的官宦家族女性,只要生得足夠漂亮,也同樣難逃作者為她們安排下的離奇厄運!林沖之妻林娘子雖有一位武功蓋世的丈夫做依護,夫妻恩愛,卻仍然遭到高俅父子的陷害,在林沖發配、高衙內逼婚的情形下自縊身亡。

梁山108將中,有3名女將軍,其中兩位都生得“五大三粗”,只有排名第59位的“地彗星”扈三娘,身姣貌美、武功出眾。而這樣一位才貌雙全,品德上也沒一點毛病的優秀女性,作者卻偏偏將她下嫁給矮丑粗俗且又無能好色的“矮腳虎”王英。最終在征討方臘時,為救丑夫被敵將用一塊鍍金銅磚打中面門而亡,臨死還落個毀容的慘象。

唉,真是不明白,施耐庵老先生當年究竟經歷了怎樣致命的情感挫折?遭遇了什么樣“陰狠歹毒”的女人,才對女性(尤其是美麗優秀的女人)充滿如此離奇偏見與解不開的仇恨???那種恨似乎深入作者骨髓,絕非封建思想、歧視婦女等簡單概念能夠解釋周全。況且,程朱理學雖然起源自宋,但真正被廣為接受、推崇、“發揚光大”則是明清時候的事了,施耐庵生活的那個時代——元末明初,其作為一種主流的倫理規范還尚未真正普及。

查施耐庵生平,有關傳世記載甚少。雖然20世紀20年代以來,在江蘇省興化、大豐等地陸續發現了一些資料,如《施氏族譜》、《施氏長門譜》、《興化縣續志》等,但所載信息頗多矛盾,甚至有諸多明顯被現代人“染指”過的痕跡。如《施氏長門譜》記載施耐庵為:“元朝辛未科進士,第一世:始祖顏瑞公字耐庵……”但根據查閱《元史·選舉志》:有元一代開科取士共七次:仁宗延祜二年、延祜五年、至治元年、泰定元年、泰定四年、天歷三年、元統元年。而“至順辛未”(1331)年根本就沒有開科。為防遺漏查天歷三年(1330年,亦可稱至順元年)、元統元年(1333年)兩榜登科的進士中,亦均無施耐庵之名。類似問題在施耐庵資料中比比皆是,本文非史學考證,不再贅述,只將個人對其生平考證結論公之于下:

施耐庵,名子安,字彥端,號耐庵。元朝延祐七年(1320,庚申年)生于蘇州城外施家巷;13歲起在蘇州城外滸墅關季氏家塾讀書;19歲考中秀才,同季先生女兒季氏結婚……據其后人稱,他家是孔子72弟子之一施之常的后裔,但到施耐庵父親施元德這一代已經是靠“操舟為業”了。

元順帝至正十三年(1353年)正月,農民領袖張士誠率“十八條扁擔”舉兵反元,次年(1354年)在高郵建立政權,國號大周。同年,為招募賢才,張士誠給一批讀書人封了功名,這其中包括施耐庵。這年,他35歲。

張士誠是泰州興化白駒場人,年齡與施耐庵相仿。家中4兄弟都以撐船運鹽為生(很可能與施家早就相熟),為人仗義疏財,盡管自己家中也不甚富裕,但每逢親朋好友遇到難處,他總是慷慨解囊,在江湖中受人尊敬,頗有義名。而施耐庵自幼苦讀,不僅精通經史,且對兵法、風水、命相、醫術等也都有涉獵。被張士誠聘為軍幕后,他躊躇滿志,抱著“經世濟民”的理想盡心輔佐,為張氏攻城掠地出謀劃策貢獻巨大。

1355年張士誠降元。被元朝廷封為太尉,其手下文武官員也都按級別封了官。但此時,施與意得志滿的“主公”張士誠發生了分歧,一氣之下離開蘇州到山東、河南等地游歷。之后數年,張的割據范圍迅速擴張:南至浙江紹興、北到山東濟寧,西、東從安徽北部到沿海。公元1363年,張士誠殺紅巾軍領袖劉福通,自稱吳王。期間,施耐庵回到蘇州,或被張士誠召回續用。1367年秋,朱元璋軍隊攻破平江(蘇州),張士誠被俘,后于金陵(南京)自縊拒降。

張死后,明軍四處偵其舊部,施耐庵為避禍,潛往淮安隱居著書?!端疂G傳》的故事能流傳至今,全在于作者對書中人物的傳奇塑造,以及前半部故事情節的緊湊、生動。這絕非是一個民間說書先生可以隨隨便便編湊出來的?!端疂G傳》的人物與故事,同張士誠起義軍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梁山泊一百單八將,就是張士誠起義軍將領的縮影;宋江的原型就是張士誠。由此可見,文學創作(含經典故事創作),尤其傳世百年的經典作品,絕對不可能僅僅源自民間傳說與作者的憑空想象。

然而,翻遍史料、傳說,有關施耐庵“情史”的痕跡卻是一絲兒不見,在他生命中有記載的女性除了原配季氏夫人外,就只有母親卞氏和繼妻申氏。筆者以為,生于六朝胭粉之地,有著“進士”身份,并且“才氣過人、為人仗義”的施軍幕——施大才子,其風流歷史為一紙空白的可能性極小。結合《水滸傳》全書對于女性的定位及諸多情境,最靠譜的解釋就是,情場上的施才子,曾經被不止一位漂亮女人傷害、拒絕或者拋棄過,那種傷害徹底打擊了他作為男人的自信、自尊,甚至讓他感受到了人格上的屈辱與絕望。筆者推測,施才子本人很可能外貌欠佳:皮膚黝黑、身材不高。這從他對《水滸傳》一號人物宋江的形象設計上可以看出:“那押司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為他面黑身矮,人都喚他做黑宋江?!贝送?,《水滸傳》中最性感的女人潘金蓮被嫁給矮丑的武大郎;最優秀的女人扈三娘嫁給了“矮腳虎”王英;多情的閻婆惜也被迫委身又黑又矮的宋公明(這個故事很有可能是作者親歷)……從心理學角度論,這其實都是作者通過寫作方式,對自己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之意愿的一種補償。所有這些描寫整合在一起,傳遞出他發自心底對女性的吶喊:“面黑身矮的男人也可以很優秀,也可以娶漂亮女人!你們這些只知道以貌取人的淺薄女人,勢利眼,全都不會得好報!”

還有一種說法,明朝建立之初,朱元璋曾屢下詔書請施耐庵出山,遭到施的拒絕。筆者以為不確?!端疂G傳》雖為歌頌農民起義的作品,但是從其中諸多細節描寫,以及對力主招安“宋大哥”發自內心的謳歌等方面,仍然不難看出作者的人生觀和價值取向——施才子同兩千年來中國眾多的士人一樣,對于“正統朝廷”是向往的。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甲戌年),75歲的施耐庵在淮安寓所染病而歿?!端疂G傳》書成,雖被奉為名著傳承后世,然其最大敗筆就是籠罩在作者情殤之下,自始至終令人費解的兩性關系??梢哉f,施耐庵塑造的起義軍將領個個有血有肉,但他筆下的男人和女人則大都扭曲變態。人性的真實,在作者憤懣難解的情愁籠罩下,失去了本源的美好,只遺下痛苦與傷害。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