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國慶有感

1949年2月3日,萬人空巷,人山人海的市民在前門大街歡迎解放軍入城.jpg

1949年2月3日,萬人空巷,人山人海的市民在前門大街歡迎解放軍入城

那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天——1949年2月份里的北京城中,自己是個只有13歲的孩子,在一家小白酒廠里當學徒工。家里只有母親和我一起相依為命,她給富人家里做飯、洗衣,當保姆,我給小酒廠里的老板當學徒。整天要在馬路上東跑西顛地騎著自行車賣酒送酒,雖然是能勉勉強強地活下去,但也只能算成是“苦命掙扎”吧!一次,聽到胡同里的大人們用手上的大拇指和二拇指反復比劃著大聲說著:“諸位聽見沒有,‘八大爺’可這就要打進來了,人家那可是一心向著咱們窮苦人老百姓的!跟咱們是站在一頭兒的!”聽到此話的人異口同聲地大聲回答著:“咱們大伙可就盼著有這么一天吶!”從此,我才開始有了一個關于解放軍的重要印象——八路軍是一心一意向著勞苦大眾的,和我們是一頭的!當然,這很模糊,也很重要,很有一點樸素的原始吸引力及親和力。

不久以后,中國人民解放軍隊伍就從前門大街上,從正南的方向浩浩蕩蕩地徒步開過來了,我和市民們趕快拼命擠到大街的兩邊去看熱鬧,也看看解放軍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我站在大柵欄東口的外邊,擠到人群的最前邊,也跟著大人們不斷地揮手,不斷地喊口號,真是看不夠也喊不夠!就這樣,從早上到中午,再從中午到下午,忘記了吃,也忘記了喝,并不覺得累和冷,完全融入到一種沸騰的歡樂之中了。

當時,前門大街上早已經是人山人海,中間空出一條寬廣大道來,兩邊都是擁擠的歡迎人群,大學生、工人、市民、商人……大家打著彩旗,唱著歌曲,喊著口號,放著鞭炮。部隊先繞到永定門以外,通過永定門,天橋,珠市口,開進到前門大街,在箭樓下先接受軍政首長們——林彪、聶榮臻、葉劍英等的檢閱,再到達城里的各個區里去。啊,這就是我印象中的令人難以忘懷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之雄偉的北京入城式!正如當時北京市長葉劍英高聲所言:“我們今天,在自由的天空,自由的城市,慶祝人民自己的偉大勝利!”

這時,我身邊的一伙大學生高聲唱起了當時最流行的歌曲:“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區的人民好喜歡,民主政府愛人民呀,共產黨的恩情說不完。呀呼嘿嘿,一個呀嘿!”

說也奇怪,軍隊已經過完了,可是人們好像還沒有呆夠似的!這時,我看到來了一位軍隊的干部,他穿著軍隊棉服,肩上斜挎著一支“盒子炮”,胸前有一條白地紅字的字樣——中國人民解放軍。我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居然上前一步,攔住了他的去路。

他馬上停了下來。

我愣住了,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他問:“有事嗎?”

我答:“有點兒?!?/p>

“什么事,小同志?”

這是我第一次被他人喊叫“同志”,真不知道怎么才好。

我緊張地小聲說:“我想問問——孤兒寡母你們管不管?”

他連連點頭。

“你是干什么的???”

“我就是個小酒廠的學徒!”

“你是個工人???……那好,區里已經成立了工會,就在不遠的一個大院里。你有什么問題可以去找他們辦理!”

我連連笑著點頭,真是從心里感到了一種少有的滿足!


(梁秉堃,85歲,北京人藝國家一級編?。?span style="white-space: pre;">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