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正陽門前


微信圖片_20200915163222.jpg



我的眼底,一條大道向前鋪展,像奔淌的長河。簇簇浪花激越地騰躍,停不下歡悅的歌唱。

浪花,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涌在我的前面,那是解放大軍進入北平城的澎湃洪流。霎時,我也成為這樣的浪花,匯入翻卷的激湍,朝前追趕著,追趕歷史的腳步。

正陽門前的街衢亮開敞闊的懷抱。走多了曲折的路,迎來平直大道的感覺,是異樣的。這種感覺,在那個瞬間,攫緊了多少顆跳蕩的心。

箭樓,城市中的巨人,傲立在解放的天空下。高大的臺基穩穩地扎在古都內城的外緣。拱券式門洞上方,重檐歇山頂的樓身沖天聳起,坡頂檐上鋪了筒瓦,灰色的,沿邊覆上琉璃,綠色的?;遗c綠,一個偏暗,一個偏冷,不那么艷,卻來得穩,正是適配的色調,古樸的韻致自然就深了,恰能顯出故都的氣質?;⌒握陂艿募懊芘胖?,幽幽的,仿佛守衛者不倦的眼。挑出的白石護欄,素凈如練,在色彩上呼應著樓頂的墨綠屋瓦和同樣染綠的繁花般堆疊的斗拱。雕紋極強的裝飾性,是古典的,東方的。

羅榮桓、聶榮臻、葉劍英將軍等,站在城樓上檢閱入城的鐵流。坦克的履帶痕、裝甲車和牽引火炮的卡車的輪胎痕、騎兵胯下戰馬的蹄痕,無法被時間從往跡中抹平。戰士們向前行進,征衣上披著山海關外的寒氣。他們放開有力的步子,以齊整的隊列、雄武的風姿接受一個古老城市的迎接。無敵的鐵軍,以邁向未來的步伐穿過拱形城門,又從這里奔赴新的戰場。他們的眼睛里有光,明亮的心朝向新時代的方向。呼嘯著挺進,是這支偉大軍隊永恒的身姿。

北平,以城門為界限開啟了另一個年代。從永定門到正陽門,從正陽門到和平門,從和平門到廣安門,“橐橐”的行軍聲由這邊響到那邊,歷史性軌跡劃出了時期的分界:一邊是舊,一邊是新。一新一舊,局面已是兩樣。

入城式,這場盛壯的儀禮,鳴響了開國大典的前奏。這一天,是1949年2月3日。

這個早春,光明煊映著這條街,這座城。多少人等待著,渴盼著,用目光見證史詩般的壯景。新的世代迎來開端。

劉白羽在通訊《沸騰了的北平城》里做出了實時記述:“箭樓上,檢閱著這一英雄行列的將軍們,莊嚴而親切地注視著每一輛炮車,注視著人民的狂歡?!本G色的鋼盔、雪亮的刺刀、飄展的紅旗、敬獻的鮮花、震天的鑼鼓、喜悅的淚光、雄壯的進行曲、雷動的歡呼聲……北平市民和英勇的子弟兵在珠市口交匯了,不斷音的歡笑喧成一片。老城上空,久無這樣的聲浪了。市民們面上含笑,把熾熱而又新奇的眼光射向這支軍隊,禮贊英雄的凱旋。是的,北平也是戰士們的家。

欣喜的情緒占滿了心野的每一個空間。無數的靈思泛出來了,無數的向往幻出來了,朝著夢想升起的前方。人們一路簇擁,“高唱‘我永遠跟著你們前進’,昂然通過一向為帝國主義禁地的東交民巷”。雄健的步履跨過這里,宣告一段恥辱歲月的終結。 

前來歡迎解放軍的大學生們禁不住喜悅心情,爬到停放的坦克上歡迎解放軍,非常開心,軍民感情深,令人感動.jpg

前來歡迎解放軍的大學生們禁不住喜悅心情,爬到坦克上歡迎解放軍,非常開心

“我們今天,在自由的天空,自由的城市,慶祝人民自己的偉大勝利……”葉劍英將軍的致辭,飛響于曙光初照的新天,中國的上空,升起一片希望。希望是生活的動力,億萬人的希望,推進社會巨輪破開風浪。放眼神州,已不是從前的天下。

正陽門,這座只有帝王從紫禁城到圜丘壇祭天出入的城門,人民戰士赳赳通馳。進京的部隊打開了一扇門,人民看見一個新世界,擁抱它。

太陽下,鑲飾琉璃瓦的巍樓飛甍,綠得那樣鮮!

每個戰士都是一滴水,無數相同的水在奔流中合成浩蕩的大河。綿柔的水一經匯聚,爆發出剛性力量,沖決圍護腐朽社會的岸壩。勇赴紅色理想的大海,是戰士們一生的追求。跟在他們身后的,是一個新光曜天的世紀。太陽用明艷的、熱烈的光華表達歡欣,照亮了沉沒在黯陰里的一切。

這戰火淬煉的靈魂,這征服山河的腳板。一步一步踏過的土地上,遍地鮮花,紅得眼明,輝映著新來的日子。披著掛滿征塵的戰衣,他們又迎向漫天烽火。兩個月后,百萬雄師的戰帆掠過長江,紅旗直插廣袤的江南。

那個年月的印跡在憶想中遠了,拉出的時光經緯,綿延,悠長,如同畫師在樓頭平座表面落下彩筆,繪出美麗的如意紋,絲縷接連,不會在任何一處斷開。


古城,和平地回來了,回到人民的懷抱。

世道一新,人民政府做主,撐直窮苦人的腰。安靜過日子,過幸福的日子,是老百姓本能的愿望。先前,這個愿望跟他們隔著一段遠遠的距離,打今天起,這段距離消失了。陽光照進心里,沉黯的胸間一片灼亮,開出新艷的花朵。他們的眉頭一舒,不用再怕什么,再擔心什么了。

這以后,在響過隊列鏗鏘足音的街路上,新社會的營商者們,生意有了著落,有了依靠,懸著的心神分外安穩。矚望到燦如朝花的將來,他們眼目里閃出期冀的光,像蓄滿動力的機器創造商業繁榮。

商人與商業,是城市詞典里的重要條目。紛雜的鋪面為業態賦形,各異的貨物為民生筑基。店肆的建筑塑造出街區外貌,售賣的商品維系著百姓生計。

把買賣接茬開下去的鋪家,集簇在正陽門前,一個個很神氣地錯列于通道兩側,在新型的商業秩序中孕生出示范意義,改變了舊日里坐賈行商的派頭,勢利涼薄的習性也漸漸失去了。年深月久,到了今天,這條商業街的聲勢比當初還要壯大得多。經商者在夢里似乎也喊著帶上喜氣的迎客聲。希冀,在他們的夢里;明天,也在他們的夢里。夢和現實貼得那么近。溫暖的市聲里,心襟閃出的光、街燈散出的影,把商鋪映亮了。一個商鋪是一個世界,里面有層層疊疊的記憶,有曲曲折折的人生,更有亮亮堂堂的憧憬。憧憬來的時候,一切都安靜了,不愿被風聲雨聲擾了,不愿被歌音笑音亂了,只聽得隱隱的心跳,只聽得微微的氣喘。靜思一下子變成了慨嘆。

微信圖片_20200915163208.jpg

凡有顧客的街面,就有商家。反過來說,凡有商家的街面,就有顧客。商業邏輯生成了彼此依存的對應關系。顧客和商家,好似一對兄弟,牽纏得緊。明白生活實情的商家不求一時當紅,只愿牌號歷久不倒。再難,也得把門面撐著,門面一丟,天就塌了。因此,店東比常人對世事更有經驗,更懂得日子該怎么個過法兒。買賣要做大,必得顧全老少男女的居家日用,這個常識,斷不能違。店主人胸中自有不成文的規例,故而購進與售出,先盡著大眾的日常服用——為養命而操勞的尋常百姓,一副生活擔子加在肩上,鞋帽與食品,多是平日離不了的。既然奔著穿戴與吃喝,皆為顧客的溫飽而忙,想在商市上立業,就看各家手段的高低了。目標一旦定下,死不放松。

店鋪賣的貨,自顯一番面目。盛錫福、馬聚源的帽子,步瀛齋、內聯升的布鞋,瑞蚨祥、祥義號的絲綢,支起大柵欄的格局。全聚德、月盛齋、天福號、六必居、都一處、一條龍、張一元、吳裕泰,門臉湊得緊,瞧著倒不亂,自有排布。一條街上,包羅萬有,營生雖雜,卻也各管著各的門戶。有時候,互為依傍,更方便招來客源。趕上年節的當口兒,逛商店的一到,逢著過多的那刻,烏泱烏泱,擠得錯不開身。開店的不怕熱鬧,就仗著這個場面起勢呢!到頭來,大家有飯吃。

正陽門前的商街,比四方市肆更有它特別的地方,同樣 的貨色一擺到這里,就長了行市,顯出很大的不同。牌子如果再響些,愈見亨通光景。允稱獨步,誰與為偶?也算得一個惱人的題目。

招牌如一件外衣,很打眼,當然要看去漂亮。老鋪子多取三字為店號。在向社會顯示自家的營商理念或者商品特色時,一定要挑最好的字眼來用,務求適切、斯文、優美,不廢風雅。一經制用為商號,長久專享自不待言,當成市招,誰也不好搶去。

亮給世人的名號,可不敢敷衍——內蘊的倫理力量約束市場行為,外顯著道德符號的全部特征。老實說,入了貨殖之門,征利的心思自屬當然,只要不太露骨便無可怪,但總要含上一些人生趣味。想出這三個字的人,肚子里裝著學問。那好聽的名兒,是極易讓人思遠的。一見之下,皆有暗含的好意味叫人領受。這樣看,往深了說,中國的服飾文明和飲食文明,在這滿街的店上部分地表現出來。

微信圖片_20200915163215.jpg

開在這片街市的出名字號,除去上面舊有的數家,還從別處跟來一些,把這兒當成落根的地方,自然受到注意。我起初覺著眼生,細瞧門上的匾額,只就它們的名字上論起來,可說韻味長,寓意深,已露出老店的頭角了,越品越美。能頂門立戶,鉚勁奔日子,靠的當然是硬氣的本錢:“謝馥春”的胭脂香粉、“廣譽遠”的古法搓丸,各有巧妙,提起來,就像說到同仁堂的丸散膏丹、湯劑飲片,謙祥益的綢緞紗羅、洋貨布疋,叫人豎大拇指。懷著篤厚心腸的從商者,守的是信譽,根底全在一個“誠”字,一心認定這是興業的魂,買賣興隆,也全是它的功績。店主每日以好貨應市,立誓將心中之誠播在人間,把精神熱量滲入每一件貨品上面,每一宗交易中間,直到最后。過往的客商行旅,朝門店投去一瞥,笑盈盈的臉正迎著他呢!心頭一暖,感其樸直之情,便邁了進去,或是衣冠加身而增美,或是胃口大開而得飽,流連不忍遽去。身光顧而情留戀,毫不足驚。來客稱心快意,商家也便眉開眼笑。兩邊都沒白忙活??茨墙稚系膲K塊店幌、點點人跡,聽那高一陣、低一陣的吆喚在空氣中蕩起一種歡暢聲調,無論嚴寒還是溽暑,四季不絕,直把商業叢林的好處一一收取,可謂其聲可入風中雨中,其影可入日中月中,其情可入詩中酒中,其味可入心中意中。

費點腳勁,抬腿奔大柵欄東口斜對過兒一走,進了鮮魚口。游心寓目,魚市的熱鬧勁兒瞧不見了。別慌,先穩住神兒,抽抽鼻子,嘿,聞到了香!天興居的炒肝包子、便宜坊的燜爐烤鴨、朝陽樓的鹵煮火燒、錦芳的豆汁焦圈,全是我數得上來的,多年不走味兒。從門口路過,朝店里移進身子,但凡不怕破費飯錢,滿碟滿碗,夠你嘗的!直塞得肚皮里簡直沒有再吃的余地,方肯離席,也是常見的。在北京住久了的人,好的就是這口兒,且能聊出美食的許多事,借此湊出不少趣話。

鮮魚口的風味,當然是老北京的風味,氣場卻是大前門的氣場。離了這兒,伸勺下筷子,滋味上總像欠點啥。

故景不殊,只嘆年世貿遷?,F今,開的店夥起來,逛街的外地人比北京的還多,當街吆喝生意的伙計,嗓子扯開了,聽去卻不是京味——哪兒的口音都有,雜成一片。南腔北調,倒也交融得好。

微信圖片_20200915163201.jpg

年光久了,久得連子孫都生出幾代,輩分也換了數回,門匾上的鋪名卻一直相沿下來,不肯改掉——在心中立了誓的店家,堅守世傳的信念,這堅守無比執著,天公地道。牌匾是一枚巨大的徽記,向主顧下定莊重的承諾,也宣示了自信。

信義如山,定是虧不起的。照這樣看,由他們經營起來的鋪戶,營業日日發達,自朝至暮,門前決不會清靜。

字號的老,表明生命的長。延續這生命的,是社會的安定、生活的踏實。大幅的時間跨度,提供了強大的歷史證明。遠望橫在南天浮靄中的永定門城樓的一抹檐脊,近觀正陽門前的商業大街,我感覺承繼家業的幾代人,他們的心里應該深印著當年的影子。隊伍雖然去得遠了,那些年輕的、負著背包的戰士,給這條舊街、這座古城帶來的幸福是深厚的、長久的。盡管一張張閃過的臉孔是陌生的,卻被街頭巷隅的普通長幼記著,只因他們擁有一個共同而熟悉的名稱:解放軍。接受恩澤的人,萬千心事,念念于懷。為求由衷報償,當會把這個神圣的名稱跟自己的字號永遠聯系在一起。

斷不了的日子連成一部京華生活史,似一幅筆致平實的市井風俗圖,以這條八百米老街為底徐徐畫出,分外明朗清楚。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