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酸梅湯、炒紅果和果子干兒

微信圖片_20200928141846.jpg

近日,閱讀網上的一篇文章,介紹老北京夏天的冷飲,其中談到酸梅湯、炒紅果和果子干兒。不禁也想聊上兩句。

酸梅湯是夏季消暑的飲品。只是,在筆者青少年時期,好像除了汽水,沒有什么能“拿來就喝”的飲料,酸梅湯也不例外。而走街串巷叫賣酸梅湯的小販已經絕跡??墒?,這也擋不住市民對酸梅湯的渴望?;ㄉ厦珒喊朔?,到藥鋪抓上些烏梅,放入大茶壺,倒上滾開的水,再擱幾把白糖,晾涼了就可以喝了。如果拿涼水鎮一會兒,口感更好。那時候,日子雖然苦,但北京人那種自得其樂的灑脫就表現在對生活的追求上。

提起炒紅果,不得不多說幾句。

筆者小時候,不知道有炒紅果,只記得有榅桲。雖然二者很相似,但還是有區別的。紅果也叫山里紅,用糖熬出來,就是炒紅果。而榅桲比紅果小,也沒有紅果那么圓。老北京所說的榅桲,就是用榅桲做的帶汁兒的蜜餞。一般都是零打(賣)的,有點檔次的副食店擺著玻璃罐,紅紅的、稠稠的。拿著小碗或者茶缸子,打上少許,過大年時,將大白菜心兒切成細絲碼盤,淋上榅桲,甜甜的、涼涼的,是下酒醒酒的小菜。只是,榅桲不能過早地淋上,時間長了,白菜心兒就有一股子臭白菜味兒了。

榅桲很甜,不能白嘴兒吃,否則會齁兒得慌。

可能是先入為主的緣故吧,總覺得現在的炒紅果沒有以前的榅桲味道好。

為什么不做榅桲了呢,只能請教于商業系統的師傅們了。

至于果子干兒,也是老北京冬天的零食。

把柿餅撕成小塊兒,用涼白開泡,蓋上蓋兒放到屋外面,半天時間就用干凈家伙攪一攪,一二天柿餅就化成稠湯了,放上純杏干(純杏干已然在市場上難以尋覓,到農村趕集偶爾還能看到)、藕片。又甜又酸又涼又脆,圍著火爐子來上一小碗,真是沁人心脾,痛快、舒服。只是過大年來了客人,凡是喝了酒的,都不上果子干兒。據說,柿子和酒相克,甚為遺憾。

有人說,果子干兒是老北京夏天的冷飲。筆者不敢茍同。您想想,柿餅、蓮藕冬天才大量上市,大夏天的上哪兒淘換去。而且早先沒有冰箱,柿餅泡在水里,一兩天那還不得餿了。

為什么有人說,果子干兒是夏天的小吃呢。也許是隨著科技的發展,反季節的東西出現了,一切皆有可能。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