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偉大的勝利

七十年前的那一場戰爭

文/楊志學

那一戰,讓這支軍隊

又多了一個志愿軍的頭銜


那一戰,其實是這支軍隊

不得已而打出去的鐵拳


因為,我們的鄰邦兄弟發出了求救

因為,遙遠的敵人跑到了我的家門前


怎容忍強盜的囂張氣焰

必須讓祖國母親徹底擺脫危難


于是乎,讓不可一世的美軍丟了臉面

不得不對這支軍隊刮目相看


他們不得不坐下來談判

也不得不為自己的愚蠢和狂妄買單


這支軍隊,戳穿了那支軍隊的神話

讓新生的國家獲得了不可凌辱的尊嚴


比武器更重要的是掌握武器的人

催生英雄的,是英雄的土壤和信念


平靜的鴨綠江嫵媚多情

但不會忘記七十年前的狂濤巨瀾


天空看見了一切,陽光照耀著大地

大地煥發無限生機,正義之師一往無前

timg (4).jpg

邱少云·冰雕連的生成

文/高若虹

當我寫下邱少云這三個字的時候

我握筆的手 像握著三團火焰

每一畫都是吐出的火舌 

舔著我的手 灼熱 炙痛

近70年了 仍保持著1000°的高溫


三個字

三塊燒紅的發出奪目光芒的鐵

在稿紙上發出錚錚的金屬之聲

這是火焰燃燒他206塊骨頭的聲音

每一聲  都是鐵 是鋼喊出來的

是戰爭將一塊叫做邱少云的鐵

燒紅

放在391高地的鐵砧上一下一下鍛打的的聲音 


1952年10月12日 下午 391高地

由侵略者點燃的火

正向邱少云這塊高地大舉進攻

火 手舞足蹈 狂歡著 獰笑著

肆無忌憚像無數條蛇

纏繞 焚燒 吞噬 撕咬

舔舐著邱少云

寂靜 一片茂盛的寂靜

不動 一片燃燒的巋然不動


我相信 邱少云一定聽見了206塊骨頭

被火燒烤的206響壓抑的砰砰聲

聽到窒息的心猛烈地撞擊著胸膛

以及一腔燃燒的血液洶涌著要沖破血管為他滅火

他一動沒動  他就是一把槍

一把忠實執行命令的一言不發、冷漠地蔑視火的槍


僅僅用意志的牙齒死死咬住仇恨還不夠

還必須用紀律的血脈緊緊束縛住四肢

縛住肢體本能的掙扎 抽搐 反抗

只有十指樹根樣扎進泥土

只有胳膊釘子般釘進大地

如此 即使燒成灰燼

風也不能把他吹動


其實

邱少云身后兩米處就有一條水溝

仿佛 那水就是為營救他而流淌的

只要倒退或打個滾

他這塊鐵就能獲得一次淬火

他沒有 他不需要淬火 

他已經是大地最堅硬的一部分


當一場大火撲滅后 戰友們發現 

邱少云已把自己潛伏成

扳機的形狀

刺刀尖的形狀

一座山隆起的形狀


冰雕連的生成

寂靜  白茫茫的寂靜

129位志愿軍戰士穿著零下40°的冰雪的衣裳

把呼吸 心跳 縱橫交錯的紅色血管

堆積著愛和仇恨的肌肉 骨骼

統統埋伏在雪里 埋伏在零下40°中


連睫毛也垂下冰凌 

129支埋伏的槍 沉默的槍 發燙的槍

迅速冷凍  待一聲命令 129粒冷凝的子彈

就會瞬間爆發  成為從冰雪中躍起的雪豹


 二

陽光零下40° 風零下40°

空氣零下40° 雪花零下40°

1950年的11月零下40°

零下40°的長津湖戰場  太陽 月亮兩個冷冰冰的錘子

不分晝夜 連續十多天不停地捶打 雕刻 129名戰士


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埋伏  就是一動不動 

包括眼睛  就是自己把自己當成釘子

釘進戰壕 沒有命令 誰都不可能把他們拔出

129名志愿軍戰士鑄成一道鐵壁

如果你想摧毀他們  除非你能摧毀季節

改變天氣  撬動冰凍 


更像是129名志愿軍戰士

每人手持一把意志 忠誠 堅韌 向死而生鍛打的雕刀

自己把自己雕刻 一如日復一日用條例雕刻令行禁止的姿勢


直至把自己雕刻成凝固的巖漿

任憑你采取什么樣的方式也無法將他們挪動

他們就是祖國碼放在這里的一塊土地

他們不動  祖國就安寧


當被設防阻擊的美軍出現在陣地前時

129個戰士 129支槍 129顆握在手里的手榴彈

沒有躍出戰壕 沒有扣動扳機 沒有拉斷引線

當然也沒有喊殺聲  沒有表情


只有129支槍保持著同一個姿勢  同一個高度

鐵壁般冷峻 剛毅 一言不發 

卻令美軍 戰栗 膽寒 進而肅然致敬

因為他們面前站著的是凜然不許侵犯的和平


紀念碑

——給犧牲的英雄們

文/高旭旺

一塊磚緊緊地挨著一塊磚

沉默。是一種高度


正面迎雨,寸草返青

背面靠風,閑花怒放

過自己打下的日子

就是不說話

不說人間過頭的話


沉默走進沉默,榮光

藍天與白云呼吸

磚頭與英雄對話,縫隙間

長滿了花草和鳥鳴


它們無私追趕無限,不斷地

從血泊中站立。沖鋒

班靠著班,連追著連

營超過團。別忘了

還有師和軍,一起

承受血的流量和肉的

飛揚


它無宮,依舊站立

風吹久了

磚頭老了


磚頭老了

鮮花開了


我們愛好和平

文/張慶和

魔鬼的手伸得太長

扯斷了三八線

企圖到鴨綠江邊興風作浪

打壓新生的共和國

踐踏我們和平的土壤


魔鬼們不曾料到

一旦惹翻了中國

這個文明古國里

就有燃燒的怒火噴發

就有滿腔的豪氣激蕩

就叢生摧毀譫妄者的信念

就要被鐵流猛烈沖撞

因為     這是新中國

已經改變了舊時的模樣


歷史沒有忘記

往事猶在眼前耳旁

邱少云的意志

黃繼光的胸膛

羅盛教的愛心

上甘嶺的火光……

王海    劉玉堤   孫生祿

張積慧     趙寶桐

一只只敢于搏獵的雄鷹    

一個個

剛剛出殼的空中霸王

氣昂昂    頂天立地

雄糾糾    不可阻擋

一個戰士一堵銅墻鐵壁

想越過

那是癡心     妄想



我們正進行和平建設

人民對幸福充滿渴望

我們熱愛和平

我們需要安寧

如果誰敢犯我家園

打狗    我們有棍

打狼    我們有槍

天南地北

每一寸土地都是戰場

每一塊石頭

都蓄滿砸向惡魔的力量

什么狼蟲虎豹

什么魑魅魍魎

一個不留    徹底埋葬

中國各族人民堅決要求抗美援朝,保家衛國.jpg



謳歌與感嘆

文/趙國培

綠水青山,

鋪展富麗畫卷;

巨江大河,

吟詠壯美詩篇。

我總慶幸,

自己盡職在

和平的時光段;

日?,嵥橹?,

富有太多

圓滿與平安。

但時而

心生幾絲不滿:

為什么到這世間

來得太晚?

沒有趕上

上世紀五十年代

第一個秋天!

 

遙想當年,

剛剛昂首啟航的

共和國巨船,

征帆高高揚起

劈波斬浪向前。

億萬勤勞的水手

開始勾勒的美好畫面,

幅員九百六十萬

海洋般雄渾浩瀚!

恰在此時此刻

就在家園門前,

一團邪惡兇殘

被肆無忌憚的野獸

瘋狂點燃!

妄圖燒毀一腔腔

蓬勃伸展枝葉的

和平意愿!

我眾多父兄師長,

告別身邊的

車間礦山,

放下手中的

锨鎬鋤鐮,

存起桌上的

粉筆教鞭……

雄姿赳赳的整齊步伐,

英氣昂昂的滾燙誓言;

正義在胸,

鋼槍上肩,

沖上保家衛國

火線前沿!

 

一仗又一仗

生死較量,

一爐又一爐

鳳凰涅槃。

多少條圖們江,

被一番番強渡

無敵攻克;

多少座上甘嶺,

被一桿桿大旗

無畏紅遍。

草叢烈焰中,

忠誠紋絲不動;

槍眼噴火時,

奉獻沖鋒奔前。

挑戰彈盡糧絕

勇士面前無困苦,

痛擊冰雪嚴寒

雄師怒火可燃天!

閃光的戰績

樁樁件件,

永生的姓名

排排串串!

最可愛的人啊,

終于贏得了

版圖錦繡依然

江山堅固如磐!

 

歷史車輪啊

滾滾吶喊,

誰也無法阻攔!

如果有那么一天,

我七十歲的共和國

又要面臨

鴨綠江的考驗,

十四億的我們,

就是一尊尊

奮不顧身的

黃繼光

邱少云

葉永安……

就是一隊隊

整建制在編的

楊根思連

王鳳江排

毛國臣班……

人民啊,

是永遠可愛的

英雄兒女;

祖國啊,

是一直堅挺的

鐵桶江山!


記憶與硝煙·淚灑金達萊

文/胡玉枝

鴨綠江的波濤滾滾而去

巨浪撞擊著日月

那些破碎的山河草木

經過歲月的沖刷

再一次走進

今天  歷史已經改寫

七十載 風云變幻

七十載 唇齒相依

七十載  載不動的

豐碑與傷痛

七十載  難以忘懷的

記憶與硝煙

一聲令下

百萬志愿軍戰士

踏過冰川

將一腔熱血灑染在

這片開滿金達萊的土地上

染紅每一片花瓣


橫槍立馬揮手成仁


保衛和平  保衛家鄉

那一首嘹亮的戰歌

依然響徹在鴨綠江兩岸

響徹在世界的上空


淚灑金達萊


伏臥的冰雕

一朵朵潔白的金達萊

那是年輕的生命

鑄就的花魂

怎樣的信念讓熱血的身軀

化作泥土和蒼鷹

與天地同在與日月同輝

是祖國和親人

是志愿軍無上的榮耀和擔當

是心中不落的太陽


聽  勝利的號角已吹響

硝煙即將散去

回家的路就在腳下

親人遙望著你歸來的身影

可你卻倒在了血泊中

再也聽不到沖鋒號

和娘親的呼喚

你十八歲的韶華

就這樣長眠在了鴨綠江畔

金達萊的花叢中


踏著父輩的足跡

去實現馳騁疆場的夙愿

志愿軍名單上

第一個寫下自己的名字

卻將未捷的身軀留在

那個廢棄的礦穴

看著你殉國的電文

歷經無數戰爭的

父親  領袖  偉人

久久不能離開的目光和

幾次點不著的香煙

將巨大的悲痛摁在了骨血里

只說打仗總會有犧牲

染淚的金達萊

不朽的英魂

76195a0da9bb94997805a6d62368ec15.jpg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