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離天最近的茶園——云南大理云龍縣“興茶脫貧”紀實

微信圖片_20201125103322.jpg

2020年春夏之交,欣聞當年的國家級貧困縣云龍終于整體脫貧了;及至夏秋之交,當年組織我們采風的中國報紙副刊研究會,又與中國文藝網聯合推出一個重大策劃:“重走采風路,共譜脫貧曲”。我立即報名參加,并且毫不猶豫地選定了最想重走的目的地——云龍。

這是一次迫不及待的出行,我無數次想象著它們的美景,無數次在夢中穿行于茶壟,如今,終于有了實現夙愿的良機。

翌日,我們的茶山之行隨即開始。探訪的第一個茶廠,是位于團結鄉河南村的佬倵茶廠。

“佬倵”本是一個民族的名字,屬于彝族的一個分支。佬倵茶,顧名思義,就是佬倵族人種植、采制、出品的茶葉品牌。去團結鄉的公路正在整修,有一大段路要繞行山上,山高坡陡,彎急路窄。盡管我們已有思想準備,但還是頭暈耳鳴。

70歲的老廠長早已等候在茶廠門口。稍事寒暄,坐定泡茶。老廠長名叫字學文,早年做過民辦教師,20世紀80年代擔任村干部。他慢條斯理地跟我們講述著自己的種茶經歷,臉上始終呈現著那種飽經風雨后的淡定與從容——

我們這里以前沒有種過茶,2001年有專家過來,分析我們這片大山的土壤啦、氣候啦、自然條件啦,說是適宜種茶。上級就讓愿意種茶的人都來報名,起初報名的有18人,但實際落實的只有兩名,其中就有我。剛開始時相當困難,另一戶也沒堅持下來,最后只剩下我一家了。沒有資金,沒有技術,種的茶樹全死了,那真是哭都哭不出來呀,那段日子太艱難了——我說,砸鍋賣鐵,把全部家當都砸進去,也要把茶樹種活。沒有技術,我就找到大栗樹茶廠的尹老,說我把兒子派到你那里去學茶,尹老很支持。兒子學了技術回來,再結合我們這里的茶樹情況,摸索適合佬倵茶的制茶方法。慢慢的,我們的茶樹成活了,成片的茶園可以采摘新芽了,我們的佬倵茶上市以后很受歡迎。

茶廠賺了錢,我就跟孩子們講,咱是共產黨員,過去還是村支書。當初是響應號召出來種茶,想要干一番事業?,F在茶種成了,咱要帶動全村人都來種茶,共同富裕。周圍的鄉親看見我們種茶有了收入,也都想來種茶。我就搞了一個合作社,加入合作社的茶農都按照科學環保的要求種茶,所有茶青都由茶廠收購。這樣,他們就有了一份穩定的收入,茶廠也有了穩固的茶葉基地。我們的合作社現在吸納了157戶。茶廠的產量增加了,大家的收入也跟著增加?,F在我們的產量是一年60噸茶葉,將來要達到100噸;現在一年的總產值是900多萬元,我們把700多萬元都用于收購茶農的茶青,也就是分散給周圍的茶農了,利潤只留下100多萬元,主要用于擴大再生產。

微信圖片_20201125103311.jpg

佬倵茶園小景

我們問起佬倵茶是不是也上網銷售?老廠長笑了,說那是孩子們搞起來的,從2018年開通了網購,勢頭挺好。過去,佬倵茶只在大理和省內能買到,現在一上網,全國各地都能買到了。

說著,老人站起身來:“我帶你們看看我的庫房吧,現在已經沒剩多少庫存了,說明我們的茶還是供不應求的?!蔽覀冸S著他查看了各個科室和車間,最后來到成品倉庫,確實,已是空空如也!

從茶廠的后門出來,就是一片茶園。傍晚的夕陽斜照下來,如同給茶樹鍍上一層金光。我隨手掐下一片茶芽,放進嘴里輕輕咀嚼著,只覺得一絲苦澀,充溢唇齒。

臨行之際,我把主人沏給我的那杯佬倵茶,倒入我的保溫杯里,在歸途中慢慢品飲。這茶真是很苦,苦得爽直,苦得酷烈,而下咽之后,兩頰生津,隱然回甘。這種境界,確實與其他綠茶迥然不同。

我們探訪的第二座茶山是寶豐鄉黑羊箐茶廠。老板是一對夫婦,一見面就認出他們也是當年茶會上的老茶友,男的叫汪德軍,女的叫李艷琴。汪德軍給我們泡了一壺綿軟醇厚的梅占紅茶,他告訴我,黑羊箐是以紅茶為主,這樣就與大栗樹和佬倵的綠茶為主,錯開了市場。

大家邊喝邊聊。原來,他們夫婦是在林場結緣的。李艷琴從林業學校一畢業,就分配到國有林場。那時候靠山吃山,林場以砍伐林木為主營業務。后來,國家政策調整,不能砍樹了??墒悄敲创笃幕纳椒N什么?海拔較低的地方就種核桃,高山上就嘗試種茶。汪德軍說著,也談起了尹何春。他說,我本來是跟著尹老辦木器加工廠的,起初做得很好,后來木材生意不能做了,尹老辭了村官上山去種茶——那是需要很大勇氣和魄力的。我也是早期參與者之一。經歷千難萬險,大山頭上種茶成功了,一舉突破了茶樹生長的極限海拔,這一下,好多海拔在2000米以上的荒山,都被茶樹“盤活”了。我也回到黑羊箐種茶,尹老全力支持我,還把我們茶廠當做大栗樹茶廠的一個分廠——在創業最艱難的階段,如果沒有尹老的支持,我們也許早就夭折了。當我們茶廠站穩腳跟之后,尹老又讓我們獨立出來,這種胸懷真是令人欽佩!

“你們茶廠站穩了,對黑羊箐周邊民眾的脫貧,起到什么作用呢?”我問。汪德軍說:“黑羊箐這個小組(自然村),因為有了我們這個茶廠,村民都開始種茶了,采摘的茶葉全都由茶廠收購,單是這一項每年就有60多萬元。我們的員工也是周邊的鄉親?,F在全村種茶戶有30多戶,只有4戶沒種茶,他們種核桃,收入也不錯。應該說,我們村已經都脫貧了?!?/p>

汪德軍人高馬大,一表人才,與當地白族人明顯不同。一問才知他是傈僳族;李艷琴是白族人,長得小巧而精致。他們的茶廠周圍長滿了高大的栗子樹,他們說,大栗樹村就是因這些栗子樹而得名的。后來,“大栗樹”被尹老用作他們茶廠的名字。如今,“大栗樹”作為一個名茶品牌,已經是名聲在外了。

微信圖片_20201125103316.jpg

云龍成為高海拔地區茶葉品種的試驗場

黑羊箐與大栗樹茶廠處于同一座大山的陰陽兩面。黑羊箐這個自然村也隸屬于大栗樹村管轄。乘車轉過一個山坳,就到了大栗樹茶廠。

大栗樹茶廠是云龍縣茶葉生產的龍頭老大,也是這一片片綠色茶山的發祥地。1987年,時任大栗樹村支書的尹何春,為了給全村人找到一條穩定的生路,毅然辭掉村官,帶著幾個人上山種茶,成為“敢吃螃蟹的第一人?!边@些故事,在云龍早已流傳開了;而這類艱苦創業取得成功的“勵志故事”,在全國各地也并不鮮見。然而,在我看來,更令人驚異的是,這位老茶人就在茶廠蒸蒸日上、財源滾滾而來之時,又突然決定辭去廠長之職,回過頭來“競選”大栗樹的村官。所有人都被尹何春的決定驚呆了,先是他的子女們大惑不解:您已是花甲之年,別人到了這個年紀都要退休了,您怎么放著清福不享,卻要去爭一個小小的村官?茶廠的人們也不理解:大栗樹茶廠已然成了規模,實力雄厚,具備了走向全省乃至全國的條件,再努一把力,就可躋身全國一流茶企之列,偏偏這個時候,老廠長卻選擇去管理一個尚未脫貧的窮村子,這不是自找苦吃么?

當然,人們也知道,尹何春每次做出的決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認定的事情任何人也休想改變。他對子女們說:“當初辭掉村官辦茶廠,就是為了闖出一條生路,讓大家過上好日子。如今,我們茶廠的日子好過了,可大栗樹還有不少村民生活艱難,所以,我要回村上為鄉親們辦點事?!?/p>

抱著這樣的信念,尹何春于2003年參加了大栗樹村的村官競選,并高票當選為大栗樹村主任。從此,在大栗樹各個自然村的高山深谷間,就出現了一道特異的景觀:一個開著自己的保時捷靚車的村官,日夜奔波在崎嶇顛簸的山路上,走村串戶、修路架橋、訪貧問苦、噓寒問暖……有時,甚至還要“花錢挨罵”——修路是大栗樹村的當務之急,但資金極度匱乏。尹何春在政策性資金尚未撥付的情況下,為讓工程早日開工,多次墊付資金??墒?,村路每推進一步都異常艱難。在大栗樹??诠沸藿ㄟ^程中,農戶阿建平的老母親,為護住自家水田,死活不讓推土機進場施工,還指著尹何春的鼻子大罵:“你沒良心!你有幾個錢就了不起啦……”尹何春的女婿聞知趕到現場,苦苦相勸:“爹呀,求求您別在村上干了,這么大年紀還在這里挨罵受罪,何苦呢?咱回茶廠吧……”尹何春沒回去,繼續苦口婆心做工作。后來,路修通了,阿建平家買了汽車,辦起酒廠,蓋起新房,生活大變樣。他跑去給尹何春賠禮道歉,還要請他嘗嘗自家的好酒,尹何春笑著謝絕了。在他眼里,共產黨就是給老百姓辦事的,能辦成事就是最大的滿足——受點委屈,那算個啥!

微信圖片_20201125103159.jpg

在大栗樹茶廠巧遇前來交茶青的茶農

在大栗樹村,我們專門走訪了兩戶普通村民,聽他們講述自家的脫貧故事。

在菖蒲塘村民小組,我們推開了茶農阿文聰的家門。這個農家院子里,一面并排蓋著三棟小樓,另一面則種著鮮花、水果和蔬菜,干干凈凈,生機盎然。阿文聰一副憨憨厚厚的樣子,把我們讓到小板凳上坐下。聞著撲鼻的花香,吃著現摘的葡萄,喝著自制的清茶,讓人頓時坐忘塵世的喧囂。阿文聰今年48歲,有兩個兒子。他說:“十多年前,孩子還小,生活特別艱難。尹老當上村主任,就來動員我種茶,我說,我沒錢買茶苗,也不懂技術。尹老說,我給你茶苗,教給你技術,采了茶葉,茶廠全部收購,你就放心種吧!有了尹老給我托底,我就大著膽子,種了20多畝茶樹。起初每畝茶葉只能賣300元,2011年后畝產值年年增加,現在每畝能賣3000多元了。后來,孩子也長大了,兩個兒子先后進了茶廠,娶了媳婦也在茶廠——沒有茶廠,沒有尹老,哪有我們家的好日子呀……所以,尹老出殯時,我們全家人都去了,要送送他老人家,他是我們家的大恩人??!”

另一家農戶是阿文聰的鄰居,我們以為步行即可到達,誰知陪同的當地朋友說,這里的“鄰居”也要乘車翻過一個山梁才能到達。居住分散是云龍的一大特色。4400平方公里的縣域(在大理州面積最大),只有20.8萬人口,全都分散在各大山嶺之間,這成為云龍脫貧的最大難點。比如修路,別的地方投資1000萬元修的路,受益人群可能是幾百幾千甚至上萬,在云龍投同樣多的錢修路,受益面只有十戶八戶,甚至一戶兩戶……

微信圖片_20201125103256.jpg

靠茶脫貧的茶農阿文聰在接受媒體采訪

說話間,“鄰居家”就到了。停車進門,一個寬敞的院落,一個小個子漢子,還有一群雞兩只狗。一排房舍顯然是新蓋的,屋頂上覆蓋的合成瓦片,在陽光照射下還閃著亮光。主人叫楊和軍,今年43歲,家中五口人,夫妻倆贍養著老父親和兩個孩子。楊和軍不善言談,把我們讓進他家的“飯堂”,說這是他們家平常聊天喝茶的地方,屋子一邊兒是做飯的地方,中間是吃飯的地方,另一邊就是一個火塘?;鹛辽弦话汛箐X壺燒得滿身黑灰,我摸一摸,尚有余溫,說明不久前這火塘還燒著火。我說:“咱們就圍著火塘聊天吧?!睏詈蛙娬f:“我就是這個意思,只怕你們城里人不習慣呢!”他告訴我,早晨起來,天氣還有點涼,他父親就在這里烤火吃茶。直到太陽升高了,暖和了,他就跑去茶園除草了。我問:“老父親多大年紀了?”他答:“78了,在家里坐不住,每天都要去茶園干活兒!”

我們在屋里屋外轉了一圈。我說:“老楊,你這房子不錯呀,很寬敞,也很漂亮?!睏詈蛙姾呛切χf:“這真是沒想到??!前幾年,我家特別困難,老的老小的小,太‘老火’了。那天,尹主任來我家,看到我家的老房子柱子都歪了,就說這個房子不能住了,太危險!我說,我不住這兒又能住哪兒呢?我沒錢蓋新房子呀。尹主任又看看我家的地形,說你這個山坡也不行,還是移居到安全地方去吧!我更為難了,移居,我上哪里去找宅地呀?尹主任說,我來想想辦法。他想的辦法就是,從他自家的茶園里劃出一塊地方,無償給我蓋新房。你們看,那山坡上的茶園就是尹主任家的,這塊平壩就是從茶園里硬切下來的。房子蓋好了,沒水沒電。尹主任說,我有的你都會有。很快就把水電都接通了。然后就教我種茶,我種了20畝茶園,現在每年能收入4萬多元。我還養了100多只黑山羊。尹主任關照我,茶廠來了客人需要羊肉,就指定到我家來買,他這是在幫我呢?。ㄎ也逶挘骸@就叫消費扶貧’)去年賣了50多只羊,收入5萬多元。再加上賣核桃的收入,一年差不多有10萬元的收入,現在的日子好過多了?!睏詈蛙婎D了頓說,“都是因為遇上了好人,尹主任是共產黨的村支書,他對我這么好,我就要念共產黨的好——沒有黨和政府,我能住上這么好的新房子嗎?”

楊和軍眼里閃著晶瑩的光,沉默了。我問:“那你現在還‘惱火’嗎?”他趕忙解釋說:“不是惱火,是老火。這是我們這里的土話,就是特別難受、特別困難的意思。我現在還‘老火’什么?成天就想笑,干活兒渾身都是勁兒?!蔽覇査刻於加惺裁磰蕵坊顒??他說老父親和老婆、孩子就愛看電視。我追問:“那你自己的呢?”楊和軍脫口即出:“我的娛樂,放羊呀!”一句話,引得滿屋人都哄堂大笑。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