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家住十三寨

微信圖片_20201113122458.jpg


黔江城區44公里,緊鄰享譽全國的小南海景區,有兩山夾一溝處,被當地人稱為板夾溪。沿板夾溪逆流而上到達溪流發源地雞公山腳,這里保存著中國目前規模最大、最完整的土家吊腳樓群。土家人在此逐水而居,聚族面寨,形成具有典型代表性的土家民居群落,這便是十三寨——黔江區新建村。近年來,該村依托以土家民俗文化為主題的土家十三寨4A景區,大力發展鄉村旅游,助推脫貧攻堅取得良好成效,獲得重慶市脫貧攻堅先進集體稱號。


高高的大白巖山下,一條雙生谷河蜿蜒而去……

所謂雙生谷,是具有神秘色彩的一條河,因一口井而得名。當地村民家中生了很多對雙胞胎,據說是因為喝了寨里那口井水所致。而讓村民任明祥、許丙秀兩口子沒明白的是,同樣是吃這口井里的水長大的,別人家生了健康的雙胞胎,自己卻生了一個智障兒子。

不過,那是2001年1月的事情,距今已有19個年頭了。讓任明祥高興得熱淚盈眶的大事是,19年后,兒子打給他一個自立自強的電話。

任明祥在兒子吞吞吐吐的話語中終于聽清楚:他昨天發工資了,言語中不乏興奮。掛了電話的任明祥,眼淚情不自禁地“唰唰”流下來——這可是兒子第一份靠自己的雙手掙來的工資??!

家住板夾溪十三寨的任明祥是2013年的建卡貧困戶,家住瓦屋寨——新建村四組。在任明祥家大門上,貼著的黔江區脫貧攻堅明白卡上寫著:因殘致貧。這個殘,就是兒子的智障。

“前些年,四處借錢,帶著智障的兒子,到處求醫看病。最后竟沒人愿意借給我們了。好幾次,妻子都哭著要去尋短見……”往事不堪回首,想起那些絕望的日子,大山里這位滿臉滄桑的漢子語氣變得沉重起來。盡管任明祥會木工活,有手藝在身,人也特別能吃苦,跑過上海、江蘇、貴州、重慶打工,但收入仍然無法支撐家庭的各項開支,身心的痛苦,只有默默地承受著。

命運發生改變,是在2013年建卡之后。在黔江區殘聯安排下,智障兒子進入了黔江特殊教育學校上學;妻子許丙秀通過政府安排,招聘到了區郵電局上班,在食堂里洗菜煮飯打掃衛生,一周休息兩天,每個月收入接近2000元。

2016年,村里又有新政策,任明祥得到一個公益崗位,負責學堂寨、熊家寨、瓦屋寨、女兒寨、擺手寨的環境衛生,每個月補貼990元;寨子里搞風貌改造,閑暇之余,任明祥去打零工,一天能掙到300元;還享受了金融扶助貸款5萬元,三年無息。貸款后,任明祥購買了兩頭小黃牛。

白天,在打掃完寨子里的衛生后,任明祥把兩頭黃牛散放在山坡上吃草,自己就割草。夕陽西下,游客們看見吃得脹鼓鼓的兩頭牛,一前一后往寨口走來;背后的任明祥背著冒尖尖的一背篼青草,像座大山蹣跚地走在霞光里,覺得這是真正的田園生活,爭相拍照留念。

從寨子出來到石會鎮那條公路上,平時車少,山坡的芭茅花莽莽蒼蒼,瘋狂地生長,把公路都遮住了。村里安排村民去割,每天補助60元,很多人不愿去,任明祥一聽,爽快地答應了。他心里樂著呢,順便割了牛草不說,還掙了錢。所以,一到秋冬,村里都安排任明祥去割坡。

在任明祥精心喂養下,兩頭牛也瘋長,體肥膘厚,年底殺了后,不用挑到鎮上去賣,寨子里的幾家農家樂一下就分了,光一頭牛,就能夠賺到1萬多元。

在2016年底,任明祥主動上交了脫貧申請書。

雖說脫了貧,但智障的兒子如何自理,依舊是任明祥兩口子心里的痛。

終于,在今年初,疫情過去后,又是通過殘聯的關系,畢業后的兒子經過兩次考核,被分配到重慶市一家科技公司上班。這不,終于領到了工資,兒子忍不住高興,給任明祥打電話來了。多年來,壓在心上的一塊大石頭終于落地了。

可能是有些興奮,昨晚整整一晚,任明祥都沒有睡好。

胃痛的他幾次都差點暈過去,想到兒子終于有了工作,任明祥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去醫院檢查。

讓任明祥沒有想到的是,一大早來到武黔醫院,從掛號簽字到做手術,一站式就搞定了。午后,天已經放晴,陽光透過病房的窗戶照射進來,病房內顯得溫暖、祥和,他心里感到很幸福。一周后,出院辦理手續時,1萬多元的費用,按照國家標準,任明祥只付了1000多元。

走出醫院的任明祥,想到病終于治好,來了精氣神,大踏步向車站走去……


經過瓦屋寨,沿著鋪滿瀝青、平整的209省道繼續前行約兩公里,對面半山腰上的幾個大字豁然出現在眼前:山歌發源地。走近一看,在對歌長廊的壩子里,一位穿著紅色蘭普卡的漢子領著12個土家幺妹唱得正歡。壩子中間,堆碼起了一大堆柴塊。原來,今天密基卡民俗文化團要搞篝火晚會,對山歌,跳民俗舞。

夜色漫上來,在“咚咚咚”的鑼鼓聲中,紅紅的篝火燃燒起來,游客跟著跳起來……

這里就是十三寨的何家寨,山歌發源地。之所以叫山歌發源地,是因為何家寨住著非遺山歌傳承人田桂香,如今,田桂香年紀偏大,在收了弟子后,就已經不再唱山歌了。這個弟子,就是領唱的漢子——密基卡團長何福。

小時候的何福天資聰穎,生得一副好嗓子,正式收為弟子后,田桂香就把自己會唱的山歌全部教給了他。在這之前,會表演和會唱山歌的何福一直在上海等地打工,微薄的收入勉強能夠維持家計。在2015春節,從外地回到十三寨的何福,卻得到妻子的一紙絕情離婚書,當時兩個孩子還在上小學,為了照顧孩子,無奈之下,何福只有滯留在家中,打工收入被切斷了;偏偏禍不單行,同年五月份身體生病,腸炎發作,前后動了三次手術,命是保住了,但花光了所有積蓄,還欠了外債,眼看著孩子上學也成了問題。

WechatIMG1706.jpg

從此,這位山里的漢子,陷入了絕望之中……

讓何福重新振作起來,是在2016年村里給建檔立卡,被評為貧困戶。

一直還想出去掙錢的何福,看見游客越來越多,而自己又會唱山歌,打消了再出去打工的念頭,在政府的支持下,于2017年成立了重慶密基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地點就設置在二嬸田桂香樓下的一間屋內。

在田桂香的建議下,何福開始招聘貧困戶,一起脫貧。整整訓練了三個多月,到2017年底,班子已經像模像樣。為了鼓勵何福他們早日開業,政府購買了一套音響設備,每周演出一次,一個月給團隊4000元,團隊共計13名成員,這樣,每個隊員每個月能夠拿到300多元。

有了第一份收入,何福有了信心,隊員們也有了信心。

在2018年開年后,正式擺開場子,表演起來。團隊從開始的對歌、跳舞幾個單一節目,發展到土家蒿草鑼鼓、土家擺手舞、土家年宵舞,再到后來的土家農耕文化:犁田、插秧、挖土、挑水,現在又在歌舞中穿插土家民歌、后壩山歌、小南海漁歌、黔江新編六口茶等,每個節目既具有濃郁的土家特色,又顯得豐富、飽滿,每次演出,像一臺大戲,讓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們大呼過癮。

很多旅行團來了之后,都主動要求看表演,除開周六演出外,平時一場表演,收取1500元演出費;遇上端午、中秋、國慶節這樣的大假,一天還要演出兩場。

另外,何福還帶領團隊到黔江、濯水、小南海等地演出,在政府的牽頭下,甚至還參加了黔江區“三區”人才文化服務交流活動、黔江區文化景區2020年送戲下鄉等活動,這樣的外出表演,一人一天能夠掙到100元 。

除了表演的收入外,何福還申請到做壩子清潔衛生的公益性崗位。

2018年,政府幫助2萬元,何福把自己家的五間房子裝修出來作為民宿,第二年,何福不僅脫貧了,密基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所有貧困戶,都跟著脫貧了。

更讓何福沒有想到的是,民俗文化團給何福帶來了財源,還帶來了愛情。

2019年底,一位女游客慕名來到十三寨和何福對歌,竟然看上了何福,兩人一見傾心,成了婚。如今,妻子也加入了團隊,一起表演。

沒有演出的時候,夫妻倆就在“鬼推磨景點”處擺了一個小攤,賣綠豆粉,賣燒烤。山歌唱得響響亮亮,如今,小日子也過得紅紅火火……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