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我在故宮修古畫

2016年最火的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記錄了這些修復師的工作,他們隸屬于故宮博物院科技部,部門下設鐘表室、銅器室、木器室、漆器室、裱畫室、摹畫室。

我們今天所說的古畫修復,就屬于裱畫室和摹畫室兩個部門,本刊此次探訪故宮的古畫修復師,看看這些國寶是如何在他們手里妙手回春的。

從《清明上河圖》說起

很多人都知道北宋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是故宮第一文物,卻不知道民國大師馮忠蓮的摹本《清明上河圖》是“故宮第二文物”。

紙壽千年,卷壽八百。如今,就連宋朝的一個紙片都很值錢了,那么只此一件的宋代名畫就更不用說了,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使國寶保真呢?再臨摹一張復制品。

“摹一張新畫,等于延續八百年”。以發展的眼光來看,今天的摹本放到800年、一千年之后,也是一定意義上的文物了。有人說,現在有了照相機,有了數碼噴繪,但就像故宮摹畫室郭文林所講的,“電腦噴繪噴是的是油墨,噴不青山綠水,他的質感和厚度,你弄不出來。還有金屬的顏色,勾金描銀,你也弄不出來”。

這就是手工摹本的重要性。那么,是不是任何一個畫家都能臨摹呢?答案是否定的。畫家畫一幅畫,強調的是創造性思維,而臨摹一幅古畫,需要“個性都收回來,完全按古畫走”,即便古人那一筆是敗筆,你也要跟著敗下去。

這就是這個行業的特殊之處。

這個復制品,有個名字叫“下真跡一等”,比真跡差一些。故宮文物有兩個系列,故宮原存的,叫故字號;新收進來的,叫新字號。還有專門一個復字號,就是復制品。

除了《清明上河圖》,《游春圖》《聽琴圖》《韓熙載夜宴圖》也都有現代摹本的。

對古畫進行臨摹,做得最好的就是宋朝,宋徽宗本身就是一個臨摹大家,很多珍本只有一件,沒有印刷品,就臨摹,宋徽宗親自臨摹送給大臣,這叫官摹?,F在留下來很多名畫《韓熙載夜宴圖》《清明上河圖》都是宋摹本,包括現在《蘭亭序》八個版本,都是當年的臨摹品,原件據說被唐玄宗帶到墓里去了。

我們今天的采訪對象就是故宮科技部摹畫室的畫家,也是故宮傳統摹畫第三代傳人巨建偉,他的師父是郭文林,郭文林的師父就是大名鼎鼎的馮忠蓮。

1962年,榮寶齋的陳林齋和馮忠蓮奉命來故宮臨《清明上河圖》, 按照規定,故宮的文物不能出宮,兩人只能隔著玻璃用放大鏡看,再根據照相機拍的黑白照片構圖,再對照原件和照片,一點一點進入臨摹。這樣臨了四年多。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故宮的人都被下放到湖北農村種地,臨摹工作不得不中斷。直到1976年,才再次啟動《清明上河圖》的臨摹,此時的馮忠蓮已年近花甲,而中斷10年,以前臨摹的部分絹素、色彩都發生了變化,中間的銜接出現問題。馮先生憑著她高超的技藝和豐富的經驗,硬是使摹本前后一致,絲毫看不出間斷已久的痕跡。

1980年,《清明上河圖》臨摹終于完成。從1962年到1980年,前后跨越了18年,成為近代故宮摹畫史上的一個傳奇。

裱畫與摹畫通力合作

事實上,故宮這一套書畫修復技藝,都是早在宋代就已成熟的技藝。

如果沒有一代代修復師的精工巧匠,那么,一千多年的《游春圖》、800多年的《清明上河圖》根本流傳不到現在,現代人根本無緣一見。

然而“不遇良工寧存故物”,如果遇不到好的修復師,寧可不修,可想一個好的修復師是多么難得。1953年,大鑒定家張珩、徐邦達、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的王冶秋到上海,約請裝裱界梅蘭芳之稱的楊文斌、古書畫修復大師張耀先、張興順、孫承枝等幾個前來故宮,這些人成為故宮書畫修復技藝的第一代。

解放后,故宮博物院開始著手搶修最珍貴的文物。

1973年,院里啟動《清明上河圖》的修復工作,主修楊文斌。上一次修復《清明上河圖》,還是在明代。如今畫作已是布滿灰塵,傷痕累累。這時的楊文斌已經60多歲,患有哮喘,手顫。徒弟徐建華回憶,整個修復過程,印象最深的,就是楊師傅的樣子:“連著好幾天都吃不下飯,煙一根接一根地抽?!睆?973年開始,楊文斌一直修復這幅名畫,其間累倒一段時間,直到1974年,才把《清明上河圖》修復完成。

這些人最大的貢獻不光是修復了這些國寶,更重要的是帶出了十幾名徒弟,從那時候起,博物院開始有了書畫修復技藝傳承的脈絡。

如今,這些大師的徒弟也帶出來自己的徒弟,書畫修復的技藝已經傳到了第三代。

未命名-1.png

古書畫的修復步驟很多,最核心的有四個:洗、揭、補、全。

洗——字畫如沒有特別糟,可以直接上排筆清洗,用干凈毛巾吸走臟水,反復操作。

揭——這一步至關重要,先揭褙紙,褙紙后面是命紙,命紙緊挨畫芯,關乎書畫性命。揭命紙時,稍有不慎就會揭掉畫芯,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補——揭下命紙后,拿一張新的命紙托住畫芯,畫芯缺失處要補,斷裂處貼折條。紙本和絹本的補法不同。紙本為隱補。絹本是先補后托。

全——包括全色和接筆。全色就是要跟原來的顏色找齊,不露痕跡。接筆是把畫意缺失的部分接續下來。接筆必須摹畫室來做,這個需要有摹古畫的基礎,因為這兩個部門需要通力合作。

修復的本質是傳承

巨建偉畢業于清華美術學院,2011年來到故宮,由郭文林老師帶著臨摹古畫。

他來到故宮頭一年,都在練習一個事,就是勾線,臨摹古畫要求高精度高準度,一模一樣。美術院校的標準畫中國畫沒問題,但拿到這邊來是遠遠不夠的。

巨建偉第一次為古畫接筆,是在來故宮三年之后。他說“臨摹是用自己的能力、方法去達到那個標準,而接筆是直接跟標準碰撞,直接進入角色?!苯舆^的古畫中,最喜歡的是《崇慶皇太后八旬萬壽圖》。里面有兩個皇子,面部只剩下一半,比如有的就剩下一只眼,那邊就得畫出來。要通過現有的一些信息,把另外損失的信息補上去,因為留下的信息量不多,而且面部接筆比花花草草更難。

因為是學創作出身,接筆中,它缺的是什么,原作者是在什么狀態下,什么審美思路去創作,這方面就會敏感一些。


除了為古畫接筆,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臨摹。

2015年,他接到一幅《羅漢圖》的臨摹工作,之后馬上就做文物修復成果展,做了一年左右,真正在摹有七八個月左右,從來故宮至今五六年了,也只臨過幾件,節奏是非常慢的。

照相一分鐘可以照60張,噴繪可以噴無數張,但是臨摹一年也許可是一張,但是這就是傳承,臨摹重要是的掌握古法,掌握這種傳承的責任。

一幅古畫,修復完了,也接完筆了,最后還有一步,蓋章。這也是摹畫的一部分,摹印章。如果摹畫已是冷門,那么摹印章該是冷門中的冷門,整個故宮只有一個摹章的人。

沈偉,1983年從鼓樓文物職業班畢業之后,來到故宮。他的師父是劉玉,而師父的師父是北方篆刻泰斗金禹民。摹章是一個師父帶一個徒弟,到沈偉這一代是三代單傳。

摹章雖然工作量不大,但非常關鍵,用沈偉的話說“人家兩年、三年畫出來的畫,我們蓋章就十分鐘,不能出錯”。蓋錯了沒法修,印章是紅的,擦不掉,所以一輩子不能出錯。故宮的書畫,基本上就是皇帝用章,老先生都刻過??掏炅耸掌饋?,就是資料了。前輩復制過了我們就可以用現成的,沒有的印章,才重新刻。

沈偉摹過的章,最讓他難忘的就是泰山刻石拓碑。它特殊在于,章有時候蓋一半,畫芯蓋一半,裱的地方蓋一半,那是比較難的。

從1983年到現在30多年了,他臨了幾百方印章?!斑^去是給原畫拍照,然后照片上再勾稿、再對照?,F在方便多了,都是電腦掃描。但是技術再先進,有些工作還是代替不了人工”。摹章的技藝還要傳下去,如今他50多歲了,趕緊要培養一個徒弟了。摹章除了刻章,有很多秘密的技巧,可能就跟窗戶紙一樣,你也說不明白,全在手上了,你會了,這層窗戶紙才算捅破了。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