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山河無恙(四)

第四章:暗流涌動

1

史一兵點點頭:所以我聽從了你的建議,要與韋斯林合作。

是,這招棋你又先人一步了??墒枪庾哌@一步還不行。畢竟我們與韋斯林集團合作的產品,不過是換了件馬甲而已。我們缺乏有自主知識產權、技術含量高的拳頭產品,即便合作成功了,也不能長期持續。

史一兵深有感觸:老羅,我又何嘗不想呢,只是研發這樣一款產品,需要的巨額投入暫且不說,沒有核心技術和尖子人才也是白扯。

羅凡像一位獵鳥人,見到鳥兒已經跑到籮筐下啄食了,便一拉支著籮筐的木棍:今天我急著找你,就是要告訴你,這樣的拳頭產品、核心技術和尖子人才,就在跟前,觸手可及。

史一兵果然入套:你說。

本來,是不是將青橋研制中藥組方的事告訴史一兵,羅凡還沒有想清楚??吹剿麑η鄻蚱鹆藲⑿?,羅凡沒轍了,只有這一招才能使青橋轉危為安。不過,他了解青橋,招安他的計劃能不能實現并沒有把握,出頭的癤子先去膿吧,只能先顧眼前:據我所知,青橋正在研究一個中藥組方,以對抗中老年人中存在的阿片類藥物依賴。這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一旦成功,商業空間不可限量!

史一兵有些不屑:就憑青橋這個嘴巴沒毛的中醫大夫?

羅凡表情嚴肅:如果換個人,我會當成一個笑話聽。青橋就不同了,他家學淵源、幾代名醫,是一個有能力創造奇跡的人。

史一兵急切地問:那怎么辦?

羅凡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淡然一笑:所以,你對青橋千萬不要輕動妄念。能把他挖過來為我所用,那才叫本事。


2

下午,是青橋的專家門診。隨著護士的叫號聲,進來一個把自己裹得很嚴的患者。摘下帽子和墨鏡,原來是一個明眸皓齒、衣著時尚的年輕女子。青橋翻了翻沒有任何就診記錄的病歷本,問:哪兒不舒服?

來人笑而不語,含情脈脈地望著青橋。

青橋抬頭一看,覺得面前這位患者眼熟:請問,你哪里不舒服?說著,示意患者伸出手,給她搭脈。

我患了“蟲草口服液”后遺癥,聽說青大夫對此癥頗有研究,特來求醫,想必青大夫一定能夠手到病除吧?

青橋警覺起來,他看了一眼患者姓名:嚴婷婷?原來是康壽集團副總?

在上海的“健康中國”高峰論壇上她找過青橋,說只要在講演中能宣傳一下康壽的產品,必有重謝,被青橋懟了回去。自己剛發了博文揭露“蟲草口服液”欺騙消費者,她就出現在這里,肯定來者不善。于是,把她的病歷往前一推,目光炯炯地盯著她:嚴副總,你不是來看病的,有什么話不妨直說。

嚴婷婷也直視著他,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砰的濺出火花,只不過,與愛情無關:青大夫果然犀利,怪不得能看出“蟲草口服液”中添加了違禁藥品。只是您一篇博文,不知要斷了多少人的財路。

青橋盯著她:作為醫生,我不會看著消費者的健康被傷害一言不發。

嚴婷婷不以為然,輕蔑地一笑:此言差矣。其實您也明白,這點藥物添加,對消費者根本造不成實質性傷害。

青橋憤怒了,一拍桌子:一盒成本不到100元的“蟲草口服液”,售價賣到3000元,這樣的昧心錢都敢賺,還說對消費者沒造成傷害?我看你也是衣冠楚楚,怎么能說出這樣喪盡良心的話?明說吧,你是來當說客的,還是來下戰書的?

嚴婷婷并不慌亂,她看著青橋,輕聲細語:都不是,準確地說,是友誼的使者。說著拿出一個信封順桌面推給青橋,這里面是一張20萬的銀行卡,密碼是你身份證的后6位數。沒有別的要求,不再看到類似文章就可以了。

青橋拿起信封,掏出銀行卡看了看,扔到嚴婷婷面前:你也受過高等教育,如果不知道“可恥”這兩個字怎么寫,回去問問你的小學語文老師。

這樣說,是沒有商量的余地了?嚴婷婷問。

青橋起身開門:請你出去。你的病我看不了,要看得去監察局。


3

晚上,羅凡被史一兵的電話叫走了。見面沒有安排在十號會所,而是定在辦公室,這讓羅凡隱隱感覺,史一兵要談的話題不會愉快。果然,一見面史一兵就罵:這個青橋真是不識抬舉!  

一旁的嚴婷婷讓他看了青橋新發的博文:《診室奇遇》,說為了化解這次公關危機,公司將花大本錢。

羅凡吃了一驚,同時也責怪史一兵用錢封堵青橋嘴的作法太過拙劣。如果事先跟他商量,他肯定不會同意,因為青橋不是用錢可以收買的人。

史一兵不以為然,說你別把青橋說的那么清高,他所以不肯就范,是因為出的價碼他還不夠滿意。羅凡不想跟史一兵爭辯,只是關心他下一步怎么出牌。上次他談了自己的想法,史一兵沒有表態,不知道他葫蘆里到底裝的是什么藥。

史一兵是商人,每筆生意的投入和產出都要精確計算。

那天,他回去后上網查詢了青橋的多篇論文,找到了所有可以找到的有關青橋的背景資料,認真作了評估,確定羅凡言之不虛;又從吳迪處了解到小米勒對康壽集團的產品質量與商業信譽不無擔心,心想,如果能把青橋挖過來,對康壽集團未來的發展意義重大,也許真的能形成康壽的核心資產。不過,青橋連發的兩篇博文讓史一兵明白,拿下青橋靠一般套路不行,必須另辟蹊徑。于是他設了一個局,找來羅凡,就是讓他配合演好這出戲。

羅凡聽了史一兵的計劃,覺得有點下三路,但史一兵心意已決。

走時史一兵又叮囑:你不是說前幾天,青橋的奶奶不小心摔傷了嗎,出院后肯定要找保姆,記住,我給她安排,這事你先做好鋪墊。

羅凡不明就里:找保姆?有這個必要嗎?

史一兵詭異地沖羅凡一笑:這是預案,現在用不上??墒且坏┯蒙?,就會是一顆威力無比的炸彈。


4

一個病人,坐在了青橋對面。

哪兒不舒服?青橋問。她約莫30來歲,面容姣好、衣著時尚。望著青橋,神色略顯尷尬:我……我的左乳房很痛。

青橋為病人診脈,正常,就問:除了痛,還有哪些癥狀?

女病人用手揉揉乳房:除了痛,還發脹。

青橋望著病人:張嘴,伸出舌頭。

女病人張開嘴,這時診室的電話機響了,護士接聽:喂,是我,現在嗎?掛上電話,她說羅院長讓她馬上過去一趟,就急匆匆走了。

青橋略一遲疑,女病人已解開扣子,欲掀內衣:大夫,您好好給我看看。

青橋擺了一下手:稍等一下檢查。又問了一些基本情況,站起身準備去洗手,女病人突然從背后一把抱住他,情不自已地說:青大夫,你太帥了,我真的特別喜歡你,我關注你很長時間了。

青橋大驚,回頭斥責:請你放尊重些,看病坐回椅子上,不看就出去。

女病人不松手,嗲聲嗲氣說:干嘛那么兇,人家喜歡你嘛,喜歡你也犯法?

青橋一時有點發蒙,他使勁掙開女病人。正巧,護士推門走進診室,見女病人站在診室當中,衣服凌亂,一下愣住了,驚叫:怎么回事?

女病人上去一把抓住護士,躲在她身后:這個大夫是流氓,他猥褻我!

青橋覺得很可笑,鄙夷地說:什么,我猥褻你?

女病人并不理會青橋,她跑出診室,捂著臉哭著在樓道里一邊跑一邊喊:什么白衣天使,分明是衣冠禽獸,我要告你!


漫畫.jpg

正好,羅小力到醫院來找青橋,兩個人撞了個滿懷。

羅小力不知出了什么事兒,問:你怎么不看人,跑什么呀你?

女病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大夫看病耍流氓,我要去告他。

羅小力很驚訝:耍流氓,哪個大夫?

女病人邊走邊說:還能是哪個大夫,青橋,那個所謂的中醫專家,狗屁!

羅小力一聽噗哧樂了:青橋跟你耍流氓?你是不是吃錯藥了,胡說吧你就。

女病人瞪了羅小力一眼:你才胡說呢。你跟他是什么關系,憑什么向著他說話?我懶得理你,我去找院長。

羅小力鄙夷地搖搖頭,緊走幾步進了青橋診室。

青橋還在發蒙,見到羅小力有些吃驚:哎,你怎么來啦?

羅小力說:專訪見報之后反響熱烈,報社收到不少讀者反饋,有些是需要回復的,有些建議估計對你會有些幫助,我整理了一下給你送來看看。哎,剛才是怎么回事?沒等青橋回答,馬上反應過來,會不會和你發的那兩篇博文有關?

青橋還沒說話,桌上的電話鈴響了,護士接聽電話,里面傳出羅凡的聲音:搞什么搞?讓青橋立即來我辦公室一趟。

不想一進院長辦公室,等著青橋的竟是劈頭蓋臉一頓訓。

羅凡根本不聽他解釋:青橋啊,青橋,你又給咱們醫院刷新了一項紀錄,在診室猥褻女病人,建院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呢。

青橋情緒激動,像一只斗架的公雞:羅院長,你是相信她,還是相信我?

羅凡一拍桌子:誰我也不相信,我相信事實。

事實是她無中生有,對我進行人格侮辱!青橋真急了:你調查了嗎?你知道都發生了什么?你憑什么斷言是我的問題?

羅凡還沒來得及說話,辦公室的門被一腳踹開。

那個女人和幾個滿臉怒氣的男人站在門口,其中一個留著平頭的精壯男人高聲吼:誰是青橋啊,敢猥褻我老婆,他媽這是找死呢,還是不想活了?

青橋起身迎上去,鄙夷的一笑:呦呵,我還是第一次聽見,一個無賴把一個牛皮吹得這么超凡脫俗。

平頭搶上一步揪住青橋就打,青橋也不示弱,出手反抗,雙方撕扯起來。

羅凡見狀大喊:搞什么搞!我報警啦。說著撥打電話,110、110嗎,我是燕北大學附屬醫院……


5

老板臺后的史一兵,雙目微閉,靜坐養神。嚴婷婷推門報告:鄭嫣到了。

真皮轉椅上的史一兵腳一點,面向房門:讓她進來。

一身職業套裝的鄭嫣有點忐忑地走進來,她打量了一下這間足有一百多個平方米的豪華套間,有些局促地站在了寬大的老板臺前。

康壽的等級制度非常嚴格,越級面見上司是違反規則的職場小白行為;許多人從入職到離開,甚至沒有機會和老板說上一句話。鄭嫣作為一個基層門店的店長,能被老板知道并被特殊召見,實在沒有過先例。

不光鄭嫣,連嚴婷婷也對史一兵的做法異常驚訝。

早晨上班,史一兵讓她通知鄭嫣立即來公司總部,她就覺得奇怪。史一兵怎么會認識鄭嫣?什么重要的工作需要總裁直接向一個店長交待?

她沒有問。一來這是職場規矩,上司的隱秘不可以打聽;二來她知道史一兵的任何做法都有他的道理,如果超常規了,很可能是他布的一步大棋。

作為商人,史一兵的精明和應變能力毋庸置疑。

“蟲草口服液”添加違禁藥物,一次多么大的企業危機?換家小企業就是滅頂之災,史一兵巧施換崗之策,居然就瞞天過海了。當然,平時維護的眾多社會資源也起了作用,但那不也是他未雨綢繆的結果嗎?高電位治療儀早已是歐美過時的淘汰產品,不過是換了一個名字而已,組裝一臺也就幾百元,現在兩萬元一臺竟供不應求。開始公司高層不理解,這么大的利潤空間為什么壓貨不賣?消費者一旦體驗了覺得效果不好不買了,流水線日夜組裝出的幾千臺機器,豈不是就成了廢銅爛鐵?史一兵聽了,不但明確銷售策略不變,還讓工廠日夜加班。

嚴婷婷曾問史一兵:您就這么有把握?

史一兵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講了一個故事——

達爾文醫院曾接收了一位奇怪的病人,他的癥狀是無法吞咽,不能進食、喝水。很奇怪,醫生檢查不出任何病因,而他本人也拒絕治療,因為自己“已被指過,肯定活不成了”。病人名叫吳魯穆,是澳大利亞美利族人,因為觸犯族規被實施了“骨指術”——施術者借助一種莊嚴的儀式,用人骨和頭發制成的殺人骨,只要向對方一指,受害人便猶如長矛刺心,不留任何痕跡死去。

果然,吳魯穆在進入醫院的第五天衰竭而亡。

講完故事,史一兵問嚴婷婷:這種殺人方法屢試不爽,你說是為什么?

嚴婷婷倒吸一口冷氣:難道是因為心理暗示?

對,史一兵說:一根骨頭當然不能置人于死地,他所以死了,前提是絕對相信施以巫術者的法力。這樣,就會在心理上因為極端恐懼而產生了一系列不良反應:如腎上腺激素增加、血流量減少、血壓降低,從而造成喉嚨失聲、口吐白沫、全身發抖、肌肉抽搐、無法進食等癥狀,最后導致死亡。

嚴婷婷聽得毛孔悚然:這和高電位治療儀的銷售有關系嗎?

當然有。史一兵得意地說:不過是殊途同歸,讓消費者迷信它的功效。一旦這種迷信產生,他們就會感覺身輕體健,就不會對治療效果有任何懷疑,你不賣給他們,他們才會跟你急呢。

后來發生的事情,果然不出史一兵所料。

史一兵是從公司每月的銷售報表上知道鄭嫣的。一個門店偶然拿個銷冠不難,連續三次銷冠就不是偶然的了,一定有她的獨到之處。

他假扮成一個消費者,專門在鄭嫣管轄的一個銷售點觀察了半天。

人的命運走向有多種可能,就像一條魚,從雜草叢生的河岔游向哪一片水域,往往受到許多不確定因素制約。鄭嫣的命運,就是在那天發生轉折的。

史一兵了解到鄭嫣的隱秘,找到了她的軟肋。于是,他布下了一張網,網眼很小,鄭嫣根本就無法掙脫。


6

一大早兒,青橋接到羅凡電話:青橋,你好日子到頭了,今天上班。

握著手機,青橋一時沒轉過彎兒:上班?上什么班?青橋已經被羅凡停職半個月了,聽羅凡這么發問,他有點懵。

搞什么搞?羅凡在電話中急了:你這話兒問得奇怪,你是大夫,不上班為病人治病,整天在家貓著干嘛?

這回輪到青橋急了:院長大人,這話說的太虧心了,是我不上班嗎?是你停了我的職;再說,這幾天我一直忙著在社區調研,閑著了嗎?

羅凡樂了:哼,這醫院里也就你敢跟我大喊大叫,告訴你,警報解除。那個女人去公安局自首了,承認是誣告你。警方來了通知,徹底為你平反昭雪。

青橋覺得事情有點蹊蹺,想再問點什么,羅凡已經不耐煩:你別啰嗦了,我就知道這么多情況,有什么話見了面再說吧。

青橋還是別扭:我奶奶昨天下午剛出院,我要照顧她。

羅凡噢了一聲:看我這腦子!我幫你找的那個保姆今天九點去正式上班,人家可是衛校的高材生,專門學過護理的,你對人家好點啊。

掛斷手機,青橋回想起這些天發生的事兒,總覺得像是做了一場夢:開始是發文揭露康壽,緊接著被高價封口,又身陷“猥褻門”,那個女人還糾結了一幫人在醫院門口拉出橫幅:懲辦青橋!舉著高音喇叭,叫喊還我公道;警察來了,勸散,他們鼻涕一把淚一把地控訴無良醫生喪失醫德,請求警察為他們伸張正義,圍觀者眾,鬧得醫院無法正常工作,羅凡無奈,停了青橋的職。停職期間,被獵頭公司獵中,開出的價碼令人咂舌,說有一家公司以年薪五百萬聘用他,他無意下海經商,又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就果斷回絕了。這些事兒看上去風馬牛不相及,隱隱約約又好像有一條線貫穿其中。是什么線,青橋也理不清。

青橋開始沒有這么想,他覺得博客文章與“封口費”“猥褻門”有關,獵頭公司的出手應該完全是孤立事件??稍谏鐓^調研時,牧婧知道情況后卻不這么看,還風輕云淡地說了一句:獵你的公司說不定是康壽。青橋覺得絕無可能,康壽對自己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怎么肯出這么大價錢來獵自己?

你不是在研究中藥組方嗎?牧婧似有深意地點了他一句:反正你加點小心吧,康壽不會做賠本的買賣。

青橋開始不信,后來獵頭再次找來,他脫口而出,雇傭你的公司是康壽吧?獵頭沒有承認,但神色為之一驚,觀察他的微表情,牧婧的話并非空穴來風。

傳來幾聲敲門聲,青橋一看手表才七點過一點兒,就嘟囔了一句:誰來這么早?打開門,一個女孩兒提著旅行箱站在門口,二十多歲,明眸皓齒、青春靚麗,身穿一身灰底白條的運動衣,顯得陽光又干練。

你是……? 

你是青橋哥吧,我叫侯小霞,羅院長介紹我來的。


7

于雪菲又現身了。

她像一個會隱身的仙女,魔咒一念,消失得無影無蹤;等你快要把她忘記時,又踩著阿拉伯傳說中那條飛毯,突然降落在你的面前。

兩個多月前,和小米勒一起看球時,青橋接到了于雪菲莫名其妙的短信,就再也找不到她了;電話關機,微信不回,租住的公寓也是鐵將軍把門。青橋無奈,只得寬慰自己:這丫頭如同貓頭鷹,睡覺也會睜一只眼睛,精得很,沒人能傷害的了她,索性隨她去吧,潛水久了總會出來冒泡。

果然,就在青橋因為遭遇一系列奇葩的事煩心時,收到一條短信:

文姬歸漢了,你下班過來做幾個菜犒勞犒勞。

青橋下班來到于雪菲的公寓,倒不是要急切地展示廚藝,而是想知道這個鬼丫頭兩個多月的時間到底干什么去了。他和她約定,不把她回京的事泄露給任何人;信守這個約定的同時,也給自己增添了一份無形的責任。

見到青橋,于雪菲高興地抱住他又蹦又跳。青橋訓斥她:你什么時候才能長大?然后說,老實交待吧,否則我立馬走人。

于雪菲沖青橋撒嬌:別呀,你沒看到人家都瘦了嗎?要好好補一補。

這丫頭不記仇,早忘了剛回來就被青橋澆了兩瓢冷水的事。

青橋這才注意端詳了一下于雪菲,她還是那樣光彩照人、鬼氣精靈,只不過與兩個月前相比確實瘦了一圈兒,皮膚也黑了。與平素養尊處優的生活相比,于雪菲這段時間不亞于蘇武被流放;不過,畢竟是一個纖纖女子,所以她把自己的現身形容為“文姬歸漢”。(四)

標題題字/張克軍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