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悉尼歌劇院與音樂會

疫情之前,我與好友步起躍先生(美國威爾斯利女子學院的講席教授、美籍華人)有個約定,每年做一次長途旅行,目的地是兩人共同感興趣的地方。疫情前曾經遠游了新西蘭、越南、蒙古國等,疫情期間,不能遠行。中斷三年之后,今年可以出游了,選擇了澳大利亞。

疫情之后的航班,遠未達到疫情之前的2019年。我們在福州長樂機場搭乘廈門航空公司MF837航班前往曼谷。之所做如此飛行,是因為從曼谷飛悉尼,才能得到積分兌換的免費公務艙。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概念,“積分兌換的免費公務艙”,我是不可能有多少積分的,兌換的積分,均由步教授提供,他到現在僅美國飛中國,已達110航次之多,加上其它的飛行,可以說積分用不完。但他的積分兌換也受到航空公司限制,所以,遠程飛行航班的選擇,必須是可以用積分兌換公務艙的航班。從福州飛曼谷的廈航,不能用積分兌換,這個航班也無公務艙。我們坐經濟艙飛曼谷。

步教授從美國飛中國,在國內旅行一段時間后,8月來福州與我會合。在長樂機場,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上午12點之前,國際航班僅這一個航次,候機廳空空蕩蕩,所有的店鋪都關閉,連買一瓶水、吃個便餐的地方也沒有??梢娨咔橹蠛娇盏亩爝€是那么嚴酷。


微信圖片_20231017111031.jpg


但是在曼谷機場、悉尼與凱恩斯機場,情況則完全不同,人聲鼎沸,熙熙攘攘,航班似乎恢復到了疫情前的水平。這可能與這兩個國家開放得較早有關。航班上的公務艙基本客滿,中國旅客卻是很少。我們乘坐的是泰國皇家航空公司的班機,這個航班之前我曾乘坐過,空客300大型寬體機型,平穩而舒適,空姐服務態度與餐飲質量堪稱一流。落座后便有熱毛巾、香檳酒與堅果,近11個小時的飛行,兩個正餐,多道菜,甚是豐盛。我對步教授笑言,咱們一分錢沒花,還享受如此精致的餐飲與服務,天下果然有免費的午餐。步教授正色道,我們是用了大量的飛行里程才換得的,沒有前因,那有此果。

曼谷至悉尼的航線我沒有飛過,打開飛行圖,往返航線均飛越馬來西亞、文萊、印尼等國的上空,這些國家以前去過,想到疫情前曾多次來這兒參加活動,那些可愛的老華僑,不知經過三年疫情之后,今可安好!


微信圖片_20231017111122.jpg


悉尼歌劇院作為人類文化名錄、澳大利亞名片,當然是首先打卡地。為此,步教授做了仔細的攻略。首先是選擇了坐落在便利朗角國際連鎖店萬豪大酒店入住。我們于晚間下榻,清晨醒來,拉開窗簾,悉尼歌劇院便出現在窗前的晨光中。酒店房間的位置,也是事先選擇的,在窗前能看到歌劇院景的房間不多,我們算是幸運。從高樓上俯瞰晨光中的歌劇院,如白色的貝殼鍍上道道金光,海浪從遠處涌向歌劇院,游艇拉起水花波浪,則如彩練環繞。

早餐后來到皇家植物園,這兒有眾多的澳洲珍奇樹木,高大的沃勒米松、華蓋如云的白皮大葉桉、神奇的許愿樹等。植物園與歌劇院隔著一道海灣,遙遙相對,站在這里可以一覽無余地平視歌劇院,背景是彩虹般的悉尼大橋,跨越在歌劇院上空。這里是留影的最佳位置,悉尼的兩大建筑盡入框中,海灣的細紋波浪,微風吹動衣襟,都會令這幀照片美感與動感完美結合。

在便利朗角環形碼頭乘坐游艇,則可環繞歌劇院,從海面不同角度,觀察歌劇院。此時的歌劇院如同張開的風帆,在大海中航行,風帆前高后低,亦如主帆與副帆,側身立于萬頃碧波之中,向著大海的遠處駛去。你可看到此時的主帆動力強勁,副帆似在把握航向,歌劇院并列著兩組風帆,似有爭先恐后之勢,此時,恰與環繞的游艇,形成了犄角,起伏的浪濤之中,盡顯英姿芳華。

也在傍晚時分,遠眺歌劇院,墨綠水色中,夕照下的風帆還要遠航,不知道它駛向何方,莫扎特、貝多芬還是帕瓦羅蒂的港灣?據說,帕瓦羅蒂在此演出時,拒絕走過歌劇院鋪設的紫羅蘭色地毯,這種色彩,意大利多用于葬禮,而歌劇院鋪設的都是紫羅蘭呀,不知這位男高音之王最后是如何走上那個大舞臺的?第二次飛抵悉尼,仍然入住萬豪,仍然選擇了歌劇院景的房間,并且升級為套房,因為我倆都已年過花甲,在澳大利亞被視為應得到關照的老人,故而在空置的情況下可升級為套房。套房的客廳里有小桌一方,滿足了我愛擺茶席習慣。每次出國,我的行李箱中,一半要被茶具、茶葉占去,每到一地,只要有條件都會擺起茶席。這次遠赴澳大利亞,自然也帶上了好幾款茶葉,面對歌劇院美景豈有不設茶席之理!而一設,便有了澳洲風閩粵味。取出旅行專用的茶具,蓋杯、茶海與主賓兩只杯盞,選出正巖大紅袍、正山小種、妙齡水仙各一款,開泡,舉杯,冷艷歌劇院在冬日暖房茶的氤氳中,若隱若現,既真實又飄渺,既悉尼又福州。有茶的遠方,也是故鄉。


微信圖片_20231017111308.jpg


一般以為,悉尼歌劇院設計者的靈感來自大海的貝殼,但當我們進入到這個貝殼之中時,卻被告知,靈感來自橙子,那切開的橙瓣,豎列起來,便就形成了風帆的模樣。歌劇院由丹麥建筑師約恩·烏松擔綱,1959年3月動工建造,3年完成矮墻工程,6年之后,即1965年,支持歌劇院工程的工黨政府在大選中失利下臺,新上臺的自由黨政府繼續對此工程不遺余力地批駁,指責前任政府“不惜巨額財力建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歌劇院是奢侈和浪費”,拒絕為工程追加新的預算,并終止了與約恩·烏松的合同。次年,即1966年,約恩·烏松黯然辭職,直至1973年才正式建成,英國女皇伊麗莎白二世親自出席隆重的落成典禮,隨后,澳大利亞指揮家唐斯指揮,首演了謝爾蓋·普羅科菲耶夫的《戰爭與和平》。

有意思的是,我們在歌劇院建成50年之后的2023年冬日,聆聽的也是來自俄羅斯的謝爾蓋·拉赫瑪尼諾夫聲樂作品演唱會,演唱的音樂廳竟然是烏松廳,即以建筑師命名的音樂廳。音樂會僅一位歌手,女高音歌唱家艾塞·戈克努爾·莎拉爾,一位鋼琴手,本杰明·馬丁。他們來自今日莫斯科,當著黑色長裙、披紅色絲巾的女歌手一上臺,顯得異常激動,她說,她到達澳大利亞時,一夜未眠。她詢問現場,有沒有來自俄羅斯的聽眾,請你們舉起手來,并且鼓勵說,勇敢地舉起手來。話音剛落,全場竟然舉起了20多只手,女歌手深深鞠躬,向他們致敬。女歌手演唱了拉赫瑪尼諾夫作品606號《狂野的夜晚,不眠的夜晚》。亞歷山大·斯克里亞賓作品32,升F大調詩作,升D小調練習曲等作品。演唱會返場三次,最后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場俄羅斯人輕聲和唱,其他人也都跟隨,一位中年男上臺與女歌手來了個二重唱。男士高挑牛仔褲,嗓音竟是“帕瓦羅蒂”,十分和諧,最后相擁并讓男士親吻了臉頰,一片歡聲笑語,俄羅斯大使上臺獻花祝賀,演唱會達到高潮。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