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摯友溢于墨跡——黃永玉與裱畫名師劉金濤

作者:劉仝保

“湘西大伯”黃永玉去了另一個世界,盡管應先生“遺囑”不搞追悼會、追思會,但最近一段時間內還是有不少人用各種方式來默默的紀念他。這不,京派裝裱泰斗劉金濤次子、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裝裱師劉憲懷采用了一個極具藝術的形式來懷念這位與父親神交一生的大叔——親手將黃永玉為劉金濤畫的多幅畫像及書信、題字草稿甚至是信封都重新揭裱了一次。憲懷兄的這種睹物思人之舉讓筆者不禁發出一個疑問:“黃永玉先生一生到底為劉金濤先生畫過多少像?”劉憲懷在慢慢回憶后說:“不下十四、五幅吧,我手里藏有四幅,哥哥姐姐家應該也有一些,還有一大部分在特殊年代丟失?!?/p>

最近,筆者也從現存畫像及文史資料中,發現黃永玉在為劉金濤畫像題款時,留過“第若干次畫金濤尊容”、“余為其作像十余幅”的墨跡。


一歲相差的兩人相識于1953年。這一年距離劉金濤來京謀生整整20年。

1934年,11歲的劉金濤迫于生活,從家鄉河北省棗強縣陰家莊步行7天來到北平謀生,在老鄉的引薦下于琉璃廠231號寶華齋學徒裱畫,這是一家專裱字畫的老店。


2009年6月筆者第一次采訪劉金濤(右)時,其背景就是黃永玉2008年春為其畫像.jpg

2009年6月,作者第一次采訪劉金濤(右)時,其背景就是黃永玉2008年春為其所繪畫像


至于裝裱這件事,大家并不陌生,但要做好這門手藝并非是件容易事。劉金濤在寶華齋師從掌柜的張子華和師傅張維恭,苦熬10年把裝裱、揭裱字畫的絕活學到了手,學到了家,手藝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其中,蔣兆和的血淚之作九丈巨畫《流民圖》就是師傅帶著劉金濤一起裝裱??箲饎倮?,劉金濤離開了寶華齋并在琉璃廠16號自立門戶創立了裱畫店,國立北平藝專畫家吳幻蓀特意在毛邊紙上寫了“金濤裱畫處”粘貼在門外,就算個“牌匾”,活兒好人厚道的劉金濤逐漸結識了齊白石、徐悲鴻等一大批名家志士,尤其是1947年在徐悲鴻的幫助下擴大店面,重張開業時徐悲鴻親自揮毫寫下“金濤齋裱畫店”匾額,慕名前來的畫家蜂擁而來,霎時間“劉金濤”成了京城裱畫名師。第二年,被視為“悲鴻生命”的《八十七神仙卷》(唐·吳道子)經劉金濤裝裱后又使其容顏煥發。業內評論說,“《八十七神仙卷》能夠流傳至今,首功在于徐悲鴻先生,次功在于劉金濤先生?!贝苏撟阋宰C明了劉金濤的手藝超群。以至于后來,徐悲鴻建議將畫家的摯友劉金濤的名字在作品上落款,感嘆:“畫家有名,而裱畫的人卻無名,不公正、不合理。你為何能成為我們畫家的摯友呢!因為你是位受人尊敬的裝裱藝術家。以我看,你的大名也應該出現在裝裱好的字畫上。因為,沒有裝裱師的裝裱,再有名的畫家他的作品也完美不了?!?/p>


劉金濤(后)與齊白石在一起.jpg

劉金濤(后)與齊白石在一起


到了解放后,劉金濤和“金濤齋”先是加入新成立的北京裱畫合作社,后又在公私合營時進了榮寶齋。期間,時任北京市副市長吳晗推薦劉金濤與張貴桐、王家瑞等一起裝裱人民大會堂巨幅國畫《江山如此多嬌》,這稱得上是我國裱畫史上的一大壯舉,開創了裝裱巨幅國畫的新工藝。該畫主創者之一關山月說:“裝池這么大的畫,是沒有先例的,是個難度很大的課題。在這一點上,他們是有發明創造的!”1957年1月3日,該畫的另一位主創者傅抱石就曾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裱畫難——從“沒有燙的襯衫”談到搶救“畫郎中”的問題》)稱,中國具有代表性的字畫裝裱名師當屬南北“二劉”,即中國南方劉定之(1888年—1964年,上海博物館文物修復工場裱畫組技術顧問,《清明上河圖卷》裝裱者——筆者注),北方劉金濤。

《江山如此多嬌》裝裱完成后不久,劉金濤受邀入職中央工藝美院坐鎮裱畫室,直到退休。

而劉金濤結識黃永玉時值北京裱畫合作社組建前夕。

黃永玉,1924年出生于湖南。12歲時因家境貧寒外出謀生,年少時就自學成才走上了繪畫之路,并較早地以木刻作品蜚聲畫壇。歷盡滄桑的他在《大公報》創刊后移居香港定居,仍從事木刻創作,后又成為自由撰稿人、報紙編輯、電影編劇等。1952年,在表叔沈從文的鼓勵下,黃永玉從香港回到北京,并于次年到中央美術學院任教。曾任中央美院版畫系主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其木刻、繪畫、文學皆精通,曾設計過新中國第一枚生肖猴年郵票,創作了中國版畫經典之作《阿詩瑪》。

生活中的黃永玉,還是個十足的老頑童,愛跑車,愛名犬,愛煙斗,93歲時竟開法拉利飆車。今年年初,中國郵政發行的兔年生肖郵票“癸卯寄?!?,也是出自他的作品,可這別出心裁的一幅睿智相“藍兔”卻引發網民爭議。


1953年黃永玉剛從香港回到北京,劉金濤就從沈從文那里得知消息——“讓我會會他侄子?!鄙驈奈牡倪@句“會會”就讓劉金濤鐵了心,一定要在大雅寶胡同的中央美院教師宿舍里創造“偶遇”黃永玉的機會。對于這里,劉金濤非常熟悉,他常來這里向美院畫家們攬裱活兒,張仃、李可染、李苦禪等都在這個大院。某天,劉金濤東家串西家溜時,“撞”上了黃永玉,便一見如故,交往日益頻繁。從此兩人開啟了跨世紀的“神交”。

黃永玉不僅喜歡劉金濤的裝裱手藝,更欣賞他的誠實與厚道。透過黃永玉為劉金濤畫像時的諸多題款就能知曉兩人的關系。

1973年6月,黃永玉為劉金濤畫完像后,寫下:“十年不見劉金濤,衣冠如昔把扇搖。城南城北都走遍,刮風下雨不遲到?!辈⑻貏e標注:“第若干次畫金濤尊容”。由此來看,1973年之前,黃永玉就已經為劉金濤畫過“若干次”像。劉憲懷說,這是父親保存最早的一張畫像。


劉金濤(右一)與其子劉憲懷(左二)一起裝裱字畫.jpg

劉金濤(右一)與其子劉憲懷(左二)一起裝裱字畫


“至于第一次畫像是在什么時間?一生到底畫了多少次?誰也說不清楚,二位也均已作古,更是無從追問?!眲棏颜f,1973年6月,北京的眾多公共場所亟需創作一大批裝飾畫,黃永玉等諸多大家被中央召回作畫,劉金濤也被從下放的河北石家莊召回繼續裱畫。劉金濤回到北京后急沖沖地趕到罐兒胡同黃永玉的臨時居所,二人久別重逢,相擁而泣。小酌后,黃永玉提出讓劉金濤坐好,再給他畫張像作為久別重逢的紀念。黃永玉取出一張高麗紙,劉金濤端坐如山,面部卻放松自如。兩人有說有笑,不會功夫,劉金濤其悠然瀟灑的風貌躍然紙上,畫畢黃永玉略加思索題了上面的那首打油詩。詩如畫,畫亦詩。此像還被劉金濤選為著名作家王立道所著《裝池名師劉金濤》的封面。

“(黃永玉)只要一見到我父親就給畫(像)?!眲棏颜f家里珍藏著一幅題款為“金濤齋主”的畫像,這是劉金濤親手送給兒子的。當年劉金濤拿著黃永玉給自己畫的這幅畫像回到家中對小兒子說:“你看,怎么把我畫得這么丑?!小懷,還是給你留著吧,我不要了?!眲棏颜J為,父親所指的“丑”可能并非是指相貌,經過特殊年代的人都明白“齋主”二字意味著什么,劉金濤是怕這幾個字再惹來麻煩,所以沒敢掛起來。如今這幅畫于“戌午夏”(1978年)的“丑像”剛剛被劉憲懷重新揭裱,掛在家中。

倘若遇上生日,黃永玉總要張羅著為劉金濤畫像。劉憲懷說,1983年春,劉金濤到位于三里河的華君武家送完裱好的字畫,轉身就去了相鄰的黃永玉家。一見劉金濤,黃永玉喜出望外,先逗起悶子,又一本正經的說:“過去我住東城,你住西城,有事沒事常來串門。而今你住東城,我住西城,一年也見不了幾回……”。邊“埋怨”邊從櫥子里翻出一瓶紹興花雕,二人邊喝邊聊。

黃永玉突然問道:“你今年六十了吧?”

劉金濤回話:“時光催人老,再過倆月整六十,該退休了?!?/p>

黃永玉舉起酒杯說:“祝你長壽,干杯!”

連干三杯后,黃永玉把酒杯一放說:“我要為你畫張壽像,祝你六十大壽!”

劉金濤高興地說:“好!我來磨墨?!?/p>

劉金濤磨著墨,黃永玉也沒閑著,取出煙袋吧嗒著好一陣子,邊抽邊觀察劉金濤,兩袋煙的功夫,黃永玉借著幾分微醺動起了筆……這張畫像筆者在“池苑金濤——裝池名家劉金濤90壽誕珍藏作品展”上見過。從畫像上看,應該是從劉金濤臉八九分處著筆,那憨誠含笑的面部中濃眉大眼異常突出,用“笑容可掬”來形容其神態完全貼切。

“三十年前金濤兄,有事沒事來幾回。今年喜逢六十壽,且把紹酒喝三杯!”打油詩的后面還寫有一則評論:“金濤裱師為藝壇無名英雄。俗話說,三分畫,七分裱。金濤占夠天下七分而世人不知也?!甭淇顬椋骸肮锖ゴ喝拯S永玉于三里河?!?/p>

對于這幅畫像,劉憲懷說父親超級滿意,有事沒事就拿出來念上面的題跋,敘說著當年畫像的情景,言語中已合不攏嘴。


在黃永玉繪劉金濤肖像中,有一張被稱為“三黃一劉”的畫像最受劉金濤喜歡,并長期掛在臥室,2009年劉金濤曾在寓所跟筆者重點講過這幅畫的來龍去脈。

1987年11月13日,黃永玉從香港返京與眾畫家在北京飯店進行集體創作,這自然少不了劉金濤,因為他被稱為“畫家的影子”。藝術家們酒過三巡后,開始舞筆弄墨。黃永玉見到劉金濤后,異常興奮。

“金濤兄,我再為你畫張像吧?!秉S永玉說。 


“三黃”合作為劉金濤繪像題款.jpg

黃胄、黃永玉、黃苗子合作為劉金濤繪像并題款


“我已經有你畫的幾幅肖像了,真的又讓畫?何時畫?”劉金濤卻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早已樂開了花。

“我何時說過假話?說畫就畫,馬上畫?!秉S永玉斬釘截鐵地回話。

當時劉金濤的高興勁兒幾乎讓臉上所有的肌肉都撒起歡來了。黃永玉幾筆下來就把劉金濤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捕捉到一張大宣紙上,從眉間到眼角,從嘴角到鼻頭,乃至面部的整個年輪都在“開花”。畫畢,劉金濤用眼睛盯著白紙黑墨中的“劉金濤”,開心得像個小孩。炫耀中,一旁的黃苗子乘興在畫像上題字:“白石悲鴻老友,可染也怕金濤。湯勤雖是前輩,人品數我清高。丁卯秋永玉為金濤畫像,苗子題?!北稽S苗子稱為前輩的湯勤是明代裱畫大師,但奸詐無比。他認為,劉金濤裱藝如湯勤,人品可比他高多了。

因外出未能出席活動的黃胄見到此幅畫像時對劉金濤說:“不愧為大藝術家,大手筆,永玉畫得好,苗子也寫得妙!可惜我不在場,‘三黃’缺一黃啊?!?/p>

劉金濤忙說:“現在也不遲,你題幾個字,我自然有辦法合為一體?!?/p>

聽劉金濤這么一說,黃胄大筆一揮寫下四個大字:“長命百歲”四字,落款“金濤兄畫像命題長命百歲黃胄遵命題”。

沒過多久,劉金濤就把黃胄的字裱糊至畫像上方,恰似一幅有標題的中堂畫像,這幅畫伴隨了劉金濤一生。

劉金濤與黃胄相識于上世紀五十年代。


黃永玉在為劉金濤的歷次畫像中還有一張頗為罕見的漫畫。這是黃永玉定居香港后,劉金濤于1992年飛赴香港探望并主動請他為自己畫的,這算是唯一的一次“求畫”。

劉金濤退休后,從社會上了解到一些黃永玉的傳聞,關心之切便匆匆買了機票赴港“突然襲擊”造訪黃永玉居所。

無電話預約無人通報的情況下,劉金濤敲開門后讓黃永玉“嚇了一大跳”,黃永玉一怔驚訝到:“怎么神不知鬼不覺地跑到香港來了?!”說完摟住劉金濤,親熱了一陣,又是搖肩又是打量,說不完的關心話。幾天下來,兩人開懷暢敘。

臨別前,劉金濤開口:“永玉,我遠道而來,見一面不容易,你再給我畫張像吧?!痹鞠肓魟⒔饾嘧兹?,所以黃永玉未先提畫像一事。而劉金濤這么一說,黃永玉忙請他到畫室。這回,黃永玉是用碳素筆速寫的方式把“劉金濤”來了個夸張變形,流暢的線條下,顴骨異常高起來,下巴卻垂得格外低,一幅漫像入神入心。每次黃永玉為劉金濤畫完像后總不忘題跋,這張速寫像周遭又布滿了筆墨:“金濤兄來港至舍下小敘,余為其作像十余幅,均三十年交往紀念。金濤每逢大風大雪勞淘而來,勞淘而去,倏然均垂垂老矣。此行不得無像,故再作之。他日如再,吾作之不休也。祝老兄健康長壽。黃永玉于香港之半山居?!?/p>


著名作家包立民利用八年時間邀請二百余位當代文藝名家,各自創作的自畫像集《百美圖》出版后至今流行在藝術圈。當年,包立民為了裝裱這些畫像,登門拜訪劉金濤時了解到有不少大畫家都為劉金濤畫過像,數黃永玉最多達十幾幅。包立民用試探的口氣說:“我的《百美圖》中就缺黃永玉,能否給我看看?”劉金濤翻箱倒柜,找出來幾幅。包立民豎起大拇指:“你真有面兒!面子可真不??!尤其這幅為你七十大壽畫的,畫好,詩也好!”

這幅畫是黃永玉從香港畫好特意托人在劉金濤生日當天送到北京的。畫像同樣配了一首詩:“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甭淇顬椤傲x山詩書贈金濤老兄”。原來這是黃永玉借李義山的詩道出了一別后的思念之切。詩后還題有跋:“金濤兄今年七十大壽,憶四十年前于琉璃廠金濤齋初識金濤兄,嘻哈歡欣猶歷歷在目,復趕飯于白石鐵屋剝螃蟹賞大黃金盆菊花,恍似昨日。時光倏忽然,人生亦從來如此如彼也認了。湘西老刁民黃永玉書壬申”。這段長長的跋交代了黃、劉彼此四十余年老交情。

透過這個跋,黃永玉稱是“琉璃廠金濤齋初識金濤兄”,而劉金濤對于“初識”一說則是在中央美院宿舍大院串門時于黃永玉家中“偶遇”。二人究竟是如何相識的卻又成一謎!

眾所周知,黃永玉特別喜歡為摯友畫像,丁聰、黃苗子、丁景文、陸志庠等人都獲過如此待遇,但要說待遇最優的,當屬劉金濤。

在北京琉璃廠的金濤齋,筆者見過一幅黃永玉在萬荷堂為劉金濤畫的像,落款時間2005年4月16日。劉憲懷說:“畫像時,我和夫人張學靜就在一旁,黃永玉老先生畫得那叫一個認真,(畫了)得有小個把鐘頭,真不是簡單的應酬之作。 ”


2011年黃永玉寫給劉金濤的信及2005年題字“金濤齋”.jpg

2011年,黃永玉寫給劉金濤的信及2005年題字“金濤齋”


2009年夏,筆者拜訪劉金濤時亦在其寓所見到一張寫于“戊子春深”(2008年)的“金濤兄八十七圖”,這應該是黃永玉最后一次為劉金濤畫像。之后,二人再也沒有見過面,但一直保持著通信往來。劉憲懷手里的這封信就是2011年3月8日黃永玉寫給劉金濤的,“……現在老朋友都一起歲數大了,自然都老了。人生就是這樣啊!回憶一生能在一起過的快樂日子,也是幸福了,快樂了!”信尾還特別注明:“梅溪、黑蠻、黑妮問你好!”梅溪即黃永玉夫人張梅溪,黑蠻和黑妮則是黃永玉一雙兒女。

2018年7月25日,劉金濤在北京病逝,享年九十七歲。

除了黃永玉,大畫家蔣兆和、吳作人、阿老、羅爾純、戴澤等都曾在不同時期為劉金濤畫過像。

劉金濤與黃永玉通過畫像,透過裱畫,二人之情之誼堪稱美術史上的一段佳話。黃永玉將老友劉金濤笑貌默念銘心,并屢屢付之筆墨,幅幅出神入化,惟妙惟肖。情誼之深,非同一般。劉金濤也曾多次說:“我與黃永玉,親如兄弟,比親兄弟還親?!蓖趿⒌涝诰幹堆b池名師劉金濤》時曾說過:“十余幅畫像中,題贊技藝的占三成,題頌人品占到七成。盡管每幅畫像形態不同,慈眉善目,笑容可掬是一樣的。繪像時的激動可見于筆端,友情溢于墨跡,幅幅繪出了金濤的誠實和善良,編排成序就是一部劉金濤畫傳?!?/p>

圖/劉仝保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