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多倫多風韻

作者:(美國)李碩儒

隨女兒定居多倫多的大妹也已年過80,我不能再留遺憾,從歐洲回來后,決定再飛多倫多。女兒更想大姑,又怕我自己遠游不便,遂陪我自舊金山登機北去。

飛機起飛已是下午,坐于座位后,閉目養神。大約三小時后,打開舷窗外望,已是薄暮時分,薄暮的天地間真是幻彩紛紜,魅影幢幢:忽爾夕陽的嬌紅擢心,忽爾冰雪的瑩光生寒,忽爾云霧鴻濛,拽著人神飛陰陽兩界……似乎又回到老家北京禮士胡同,父親坐在餐桌前把酒談笑,母親又為我們添了新菜,大妹在院子里晾曬著剛洗好的衣服,二妹笑盈盈地領著孩子們推開院門……啊,從前,我們永久的居處,家境艱困又難忘的溫馨,一時間,似乎陰陽界通,已經走入陰界的父母、二妹又回到我們身邊……機身一個顛動,女兒看著我,叫了一聲“爸”,我才收住神幻間的微笑,擦去不知何時流在腮邊的淚,心里吟道:“魂游鴻濛間,身赴多倫多?!?/p>

走出機場大廳時,外甥女丹丹已經等在門外。五年多不見,當年有些孱弱的她已經健美豐盈成熟為成人了。當我說出我的感覺時,丹丹笑了:“大舅老把我們當孩子,都到中年了……”

晶晶一把摟住她:“什么中年,你永遠是小妹妹!”


微信圖片_20231114160515.jpg


姐妹倆笑著,我們登上丹丹開過來的車。

大約四十幾分鐘后,我們進了家門。雖已夜幕低垂,從園子里的花樹、雕塑,到室內的陳設氛圍,還是感覺到一片靜美寧馨。餐廳里,大妹揭開餐桌上的網罩,仍冒著熱氣的各樣炒菜和紅燒肉已擺滿一桌。

“哇,這么多菜,還沒吃,就聞到小時候的味道了!”晶晶喊著。

“你不是在飛機上就喊餓了嗎!”

“知道你們愛吃紅燒肉,我媽昨晚就做好了?!?/span>

“好吃,又吃出了小時候的味兒?!迸畠哼叧赃呎f。

大妹露出欣慰的笑。大妹的廚藝緣自母親的傳承,晶晶自然能品出“小時候的味兒了”。

那是個特殊年代,我和妻子遠在內蒙,大妹夫婦在滄州,父母為了讓孩子們有個較好的生長環境,都把孩子們攏在北京他們的懷里,晶晶最大,也最得寵。母親想方設法盡可能讓他們吃得最好,二妹是把晶晶當成“名片”,走哪兒帶哪兒,回家還對家人夸耀。我回憶說:“你四歲時的夏天,二姑帶你去逛王府井和百貨大樓,晚上回家夸耀說:小晶晶穿著小裙子、小拖鞋走在王府井大街上,路上人們都回過頭來盯著她,夸她眼睛又大又亮,走路好看……”

正說話間,外甥(二妹之子)打來電話,問候之后說,因為他暑期有課(任教于渥太華卡爾頓大學),他將在周五接我們去渥太華他家住幾天。


第二天上午,丹丹的朋友Colin自他古釀酒廠區的家開車到丹丹北約克區家接我們瀏覽市容。這是我第二次見Colin,他謙虛有禮,話語不密不疏,是生于加拿大的英裔第二代,可說是“多倫多通”。他安排有序,先參觀市議會大廈,樓前,開闊的花園里綠草茵茵,花樹繁密,而楓葉旗飄蕩中突顯出古羅馬風格議會大廈古雅莊嚴。


微信圖片_20231114160501.jpg


我總以為,有水的地方就有靈性,無論城市或鄉村。水源豐沛就靈性浩浩、詩情漫漫。多倫多的靈魂就在安大略湖,她懷抱號稱世界五大湖泊之一的湖水,真是靈性催人,綠意無邊。此湖的確是大,總體面積達1.95萬平方公里,南抵美國紐約,東臨伊利湖,西接漢密爾頓,北面一角就得天獨厚由多倫多享用。站在湖畔放眼望去,無際無涯,形同大海,不同的是,沒有猙獰險惡的波濤,沒有吞噬萬物的浪峰,閃亮的湖水滋潤得這個龐大城市處處綠地、片片森林……誰都不愿辜負這天賜的環境,湖畔的綠地上、林蔭里,處處是孩子們的奔跑、居家野餐和忘情的拍照,我們也飽享了一刻美妙時光。

游罷市區,我們去他古釀酒廠區的家飲他現磨現煮的咖啡。他煮的咖啡的確正宗,濃郁,醇厚,更妙的是坐在他朝陽的陽臺上,迎著安大略湖的瀲滟波光,其咖啡的韻味經久不散……顧名思義,古釀酒區顯然是多倫多市最早的中心,街衢較窄,常有先前的石板路,不少如商店如展館的櫥窗中展覽著從前的酒筒、酒窖、榨酒機……它們宣示著街衢的歷史,那繁華擁擠的商鋪、餐館、咖啡廳更衍釋出自古至今的流變。一處街心廣場的舞臺上,正在圓號、吉他、薩克斯的交替伴奏下演唱著節奏鮮明快捷的流行音樂,如織的各種膚色行人走到這里,大都經不住其音樂與氛圍的誘惑,忘記了行路、購物,先跳一曲舞蹈再說!我于是想 :廣場舞的確有生命力,因為它是眾人娛樂的方式,如今它已不止流行于中國,只是音樂和舞蹈的風格不同罷了。


微信圖片_20231114160413.jpg


從歡快舞蹈著的人群,我不由得將目光轉向相親相諧的丹丹和Colin,不禁用中文說:憑直覺,我喜歡Colin,他知性,細心,坦誠得近乎單純……

沿著古老的石板路前行,我們來到安大略湖湖畔,看著那藍色的波濤,望著那翠綠如云的樹林,我不禁雙臂舞動,丹丹問:大舅有詩嗎?

晶晶一旁湊趣:見景生情,我猜,已經有了。

Colin不解她們在說什么,只能用英語和丹丹嘀咕,丹丹按了按他的手:大舅說給我們聽聽。

我不能不輕聲吟出:

風韻獨具多倫多,安大略湖蕩清波。

古雅銜香先鋒美,咖啡代酒也阿娜。


當我在美國見到印第安人的膚色和面部結構時總不由自主產生一種親切感,斷定他們當然是黃種人、蒙古利亞人種的后裔,可他們何時又是如何來到美洲、成為美洲的原住民?這群最早的原住民當初來到這片遼遠又荒蠻的土地時是如何生存并一代代延續至今的?這引起我極大的好奇心,那天,當丹丹提出要帶我去克勞福德湖保護區時,我問:這是個什么保護區?

……是個早期印第安人定居點,包括重建的易洛魁村莊和幾條小路,村莊對面不遠的克勞福德湖還保持著原址原貌……丹丹介紹說。

太好了,這正好能了卻我一探印第安人前世今生的心愿。這個屬于安大略省哈爾頓市米爾頓坎貝爾維爾社區的保護區離多倫多并不遠,丹丹開車一路飛奔,不到兩小時就已到達。

我們從一條窄路緣坡上行,快進村時出現了一扇柵欄,它又高又大,是由一根根細高原木以麻繩編綁而成,可以想見,當年該是長長的沿村而圍,以防御野獸和外族的侵擾,與中國北方早年農村用高粱稈編成的村寨、家院極為相似。走入村莊,空曠處放置了一塊磨石。據史家考定,磨石南曾有個由十一間“長房子”組成的村莊。顯然,那磨石是大家共用的,用以碾軋磨碎他們的主食玉米和豆類,這讓我想起中國農村從前的石磨石碾。村內,是后來仿真重建的三座長屋。長屋外,間隔豎立著一個個高大結實的原木木樁,相當于今日建筑的柱石;長屋的四壁由厚實的帶皮木板制成,它們高大堅固,約有兩三層樓高。


微信圖片_20231114160539.jpg

先進入印第安人家居住的長屋,它大約25米長,七八米寬,兩、三層樓高,可謂寬敞高大。泥土地上有幾個用以取暖的火坑,每個火坑都正對屋頂通風口處,以便點火取暖時煙氣冒出。室內最顯眼的是一張張雙層大床,還有各種生活工具、農具、炊具、柳編籃子、簡陋的玩具、從商店買來的食物、動物皮,還有一艘樺樹皮獨木舟。史家考定,這是海龜氏族長屋中最小的一個,約有四十八九人居住。

另一座長屋內展示著印第安人的藝術品:如陶器、雕刻、編織品、壁爐、毛皮襯里雙層床、種植、狩獵、捕魚工具,此外,還有他們獨特的宗教信仰和祈禱儀式……在這里,一群小學生正在老師帶領下,有坐有站地聽講解員講解,他們聚精會神一臉好奇,不時舉手提問……

長屋外有大堆的石頭和碩大粘土罐,石頭是為攻擊入侵者、保衛家鄉而用,陶罐是為防止縱火者裝水滅火。

出村莊過窄路,對面不遠的樹林深處就是克勞福德湖,我們繞湖而行,湖岸樹木叢密,湖水豐沛寬大,不時有大小魚蝦游弋……

國際權威期刊《當代生物學》2022年刊文稱:“通過基因組序列研究,美洲大陸的第一批人類來自于中國,并且通過DNA溯源,還詳細到了他們的具體發源地——中國云南的蒙自人?!泵绹都毎s志》也發文說:“經過線粒體DNA樣本研究,研究人員確立了兩次人類冰河時期的大遷徙,在這兩次遷徙中,來自中國北方沿海地區的早期人類沿著太平洋沿岸遷徙到了美洲?!倍視r間確認到2.6萬年前。

想象如電影鏡頭閃回般映過:2.6萬年前,還在茹毛飲血期的祖先,不管他們來自中國云南,還是中國北方沿海,那種艱難跋涉,那種忍饑號寒,跨過冰封雪筑的太平洋北岸,從亞洲來到美洲,不知會有多少人倒臥途中……不知多少代之后,他們終于發現了美洲新大陸,終于建立了那些“克勞福德湖”式的村莊,有了自己的“長屋”,有了還算安定溫飽的生活方式,可又敵不過大英帝國的堅船利炮,被毀了安身立命的原始家園,葬送了凝滿血淚的生命,這就是他們的歷史,讓人泣淚如血的血淚史。

攝影/(美國)李碩儒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