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秦堤留與畫家收”——記指畫名家曾恕一、曾京蘭父女

文/崔潤民

作者簡介:崔潤民,旅美作家,廣西興安縣政協特邀委員。著有《辯證論天下》《靈渠歷史價值研究》等。


靈渠,這一世界水利史上的明珠,創造了世界最早的船閘、歷史最悠久的堤壩、落差最大的人工運河、最早的屯田文化,被譽為世界最智慧的歷史工程之一。因溝通了長江水系與珠江水系,成為嶺南大西南的交通樞紐,亦為連接東南亞諸國海上絲路的一個節點。這一連接南北經濟文化的大動脈,每天都馬不停蹄的脈動著,演繹著南來北往的傳奇故事,影響著廣闊的地域與人民,積淀著豐富的歷史與文化。


抗戰名城綻奇葩

靈渠穿梭于廣西興安喀斯特巖溶地區,橫亙于越城嶺與都龐嶺的結合部,山奇水秀,人杰地靈。而中國南派指畫藝術大師曾恕一,1909年就出生在靈渠河畔的書香之家,大哥曾石年,號墨莊,清末詩人,書畫名家;四哥曾如海,亦是花鳥畫名家。曾恕一在家排行老五,人稱曾五。八歲習畫,啟蒙于曾石年,1929年曾恕一畢業于桂林體育美術??茖W校,據說指頭畫亦受啟于大哥墨莊。實則曾石年與曾如海都涉獵指畫,只不過他們偶爾為之。曾恕一聞之則將研習指畫作為終生的追求,自1929年到1934年后,指畫方有所成,遂自成一派。他從1929年起研習指畫,到1988年去世,潛心指畫藝術近六十春秋。曾恕一的夫人熊艷貞,畢業于桂林榕門美專,也是畫家。


微信圖片_20231129160706.jpg

曾恕一(左二)在作畫,左一為曾京蘭


曾恕一不僅浸潤于曾氏家族書畫藝術的潛移默化,更深植于靈渠豐厚的歷史文化土壤之中,且以終身之志研習指畫,故能自成一派,名揚海內外。

1941年,全國大部分城市已經淪陷于日寇鐵蹄之下,當全國逃出敵占區的文化名人云集桂林,形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文化人的大遷徙大聚匯。人們的抗日怒火被點燃,有的棄筆從戎,有的捐款捐物,目的就一個,舍身救國,抗日救亡。一時間,這種因文化名人大量逃難涌入而形成的桂林抗戰文化現象,桂林一度被世界媒體譽為抗日文化名城。

當年桂林的十字街周邊街區,商鋪林立,人流攢動。大街小巷掛滿了將日本鬼子趕出中國的抗日標語。昔日的桂林,以王城西華門外的樂群路,人口最為密集。作為抗戰的大后方,此地不僅是廣西的政治中心,也是聯結全國各地的聯絡中心。因此,以十字街區、樂群路街區、依仁路街區為軸心,整個變成了桂林抗戰文化的集結地。不僅吸引了全國最有影響力的文化人,也集中了許多著名商家、企業家等各界精英。

因此,街頭巷尾每天都有抗日的演講、集會、演出、書畫及各種藝術展覽與義賣活動。人們切身感受到沒有國就沒有家的道理。在此氛圍下,不管是演講,演出、義賣之地都會人聲鼎沸,熱血沸騰。購買名人字畫為捐款支援前線的人們更是熱情高漲。從各地避難而來的知名畫家有如張大千、徐悲鴻、尹瘦石、沈逸千、張安石、趙少昂、關山月、黎雄才等等。這些畫家有的是提前變賣家產后南來,有的是被日寇所逼,又不肯做亡國奴的畫家。

曾恕一與夫人熊艷貞也沒有缺席這場文化盛會。夫婦倆在位于桂林依仁路的廣西省黨部會堂舉辦了首次指畫抗日義賣活動。這次活動不僅獲得廣西政要的全力支持,亦獲得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秘書,即曾任周恩來秘書龍潛的大力支持。龍潛先生是榕門美專的第一任校長,知名畫家,亦擅指畫,不僅到場祝賀,還與曾恕一合作指畫用于義賣。

據記載,此次畫展,展期三天,每天觀眾從開館到閉館都絡繹不絕,好評如潮,一篇特寫引人注目,結尾畫龍點睛寫道:“本市近來的畫展不下二十四次之多,有油畫、水彩畫、版畫、國畫等等,而以指畫展出破天第一?!?/p>


唐基蘇攝影 DSC_0425.jpg

攝影/唐基蘇


曾恕一的指畫因突破前人只能掌握礬宣作指畫的禁區,采用兩層生宣裱糊后作指畫,當年他將其視為獨門絕技,秘不示人,畫出的花鳥蟲魚墨韻淋漓,栩栩如生。因而突破了高其佩等歷代名家指畫少墨韻的難題。甚為罕見,能見到曾恕一近百幅如此鮮活的指畫作品,自是引發轟動。許多名家大師紛紛參與合作作畫,為義賣錦上添花。


    與柳亞子、田漢等名家大師結緣

能在廣西省黨部舉辦指畫展自然屬于高規格的畫展,一時間因其獨特而引起轟動,不僅大部分作品銷售一空,捐助抗戰,還在畫展期間與前來觀展的柳亞子、茅盾、田漢、歐陽予倩、郭沫若、尹瘦石、陳邇冬等名家大師,及桂林本土知名畫家龍庭霸、陽太陽等畫家結緣。

此后幾年,曾恕一先后又在桂林與柳州分別辦了兩次畫展,1942年春回興安擔任靈渠風景管理委員會委員。那時期,國家窮困,靈渠管委會就他一個委員,縣里除了縣長副縣長等不多幾個要員外,他也擔任了秘書一職。靈渠泄水天坪對岸的“洗心榭”就是他的工作室兼作畫室。在其任上,他白天巡視秦堤,接待游客,介紹古跡歷史與建造藝術,晚上就在“洗心榭”作畫讀書。

古靈渠,是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工程之一。她將越城嶺與都龐嶺之天塹變通途,溝通了長江與珠江水系,實現了秦王朝完成中國統一,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節點的偉大歷史工程。她如同一顆璀璨的明珠懸耀于桂林以北五十公里的興安境內。

在國破家亡的抗戰時期,成為振奮民族自信最聚焦的亮點。亦成為云集桂林的文化名人最向往的地方,他們或不請自來,或受邀組團光臨,僅1942年由官方組團而來的一次頂級文化名人就達150多人。這些文化人,以詩或書畫頌贊靈渠。如蔡廷鍇就為靈渠寫下“古跡偉大”四字。


唐基蘇攝影 19136937343092153.jpg

攝影/唐基蘇


文化名人對靈渠的贊美也引起了當時軍政要員的重視,1941年與1942年,國民政府高層李宗仁、白崇禧、李濟深等廣西籍要員不僅觀瞻靈渠,留下墨寶,李宗仁甚至帶頭捐資建成“南陡閣”。曾恕一作為靈渠唯一一位年輕的管理者,雖然未留下相應文史資料或照片紀錄,但不管是文化名人,還是軍政要員,多離不開他的陪同講解。

李宗仁先生在指揮臺兒莊戰役大捷后,對全國軍民士氣鼓舞甚大。1943年,他前來觀瞻靈渠,帶頭捐資修建靈渠“南陡閣”,獲興安士民鄉紳熱情捐款并很快建成,該閣為上下兩層,土木結構蓋琉璃瓦,氣勢雄偉壯觀,建成后即成為靈渠天坪滾水壩最好的觀景臺。李宗仁作為廣西籍一代名將,以他特有的軍人情懷,書寫了“南北觀山展,陡流云漢橫”的藏頭對聯,橫額則題為“南陡閣”。

1944年4月23日,駐扎在興安桂北師管區司令王贊斌中將作東道主,專門加掛一節車廂,特邀柳亞子、田漢夫婦等數十位文化名人游覽靈渠。陪同講解者就是曾恕一。他帶領柳亞子與田漢夫婦等二十余人首先觀賞新建的“南陡閣”。

“秦堤”上的“飛來石”,則居“秦堤”最險要處。這里曾流行著幾經修建,幾經崩塌的“豬婆精”拱堤,被“峨眉山”飛來一石鎮壓的傳奇故事。一行人興趣盎然,心曠神怡。他們觀賞著秦堤上的參天古木,盡享靈渠水清澈如鏡,波光粼粼的幽靜與清涼。更觀賞了廣西籍主戰派領袖李濟深在“秦堤”最險要處題寫的“秦堤”碑刻。曾恕一告訴大家,李濟深將軍在靈渠盤桓多日,他不題靈渠而題寫“秦堤”,有譽“秦堤”經兩千年風雨,仍堅如磐石,意喻中國人民具有不屈不撓的抗日意志,堅如磐石,不可動搖的抗戰決心。

眾人不知不覺來到了泄水天坪的“洗心榭”。坐落在靈渠泄水天平對面的“洗心榭”,是一座園林小筑,房屋雖有些破舊卻不失雅致,門口懸掛著“洗不盡詩情畫意,心常懷魚躍鳶飛”的楹聯。橫額則書“洗心榭”三字?;虬涤魑葜魅说凝R家修身之意。眾人以為對聯為曾恕一所撰,一眾人驚嘆著圍了上來。曾恕一先生告訴大家,此聯非他所作,但他也作有一聯請大家教正:“月行水底驚魚夢,山背日上宿鳥鳴?!北娙寺犅?,嘖嘖稱奇。


微信圖片_20231129160741.jpg

曾恕一指畫作品


曾恕一為盡興安人的好客之道,他向文豪們頻頻敬酒。由于縣上經濟拮據,給客人準備的菜為江中小魚,農民種的南瓜苗,磨的水豆腐,買的酒為本地土釀,名水沽沖,誰知喝遍名酒的柳亞子贊其平和不上頭,連稱好酒??腿藗儾恢翘I還是賞景之興奮,對酸筍魚特色菜贊不絕口。三杯下肚,柳亞子興致勃勃,詩興大發,舉起酒杯,手舞足蹈,一首七言脫口而出:

桂林山水欺人耳,何似興安景物幽。

多謝孫陵知此意,秦堤攬勝記同游。

此詩一出,滿堂歡笑,掌聲撲面而來。見柳亞子賦詩,王贊斌將軍作為此次活動的東道主,自是不甘落后,亦賦詩一首:

五十年華尚枕戈,烽煙未盡欲如何。

男兒誓轉乾坤軸,斬盡樓蘭奏凱歌。

王贊斌將軍的詩,展示的是枕戈待旦,勇赴沙場的軍人情懷,眾人連說好詩之時,卻減少了剛才熱烈的歡聲笑語。尤其是田漢先生與安娥夫人,雖是詩壇翹楚,此時卻是低頭不語。他們是長沙人,長沙淪陷于日寇鐵蹄之下不久,將軍的詩更是勾起田漢夫婦沉痛的鄉愁。

柳亞子興奮不已,連夜奮筆疾書,一氣完成游興安秦堤紀事,及游靈渠三十六首詩詞初稿,后經整理入錄在他的《磨劍室詩詞集》中。

柳亞子觀察到“洗心榭”中曾恕一畫室的畫堆滿窗臺前,于是在詩中贊曰:

“曾生畫幅盈窗牖,洗心亭畔餞筵開?!?/p>

柳亞子寫了三十六首贊靈渠詩,不僅描述了靈渠之美,表達了朋友之情,還表述了軍民七年抗戰,不懼馬革裹尸的愛國情懷。

興安的四月恰值清明過后,是多雨季節。頭天天氣晴朗,翌日則細雨綿綿。曾恕一陪同田漢、安娥一眾人等冒著蒙蒙細雨,觀賞了橫跨靈渠兩岸的萬里橋。此橋位于興安縣城中心地段,相傳此橋相距秦代的都城長安達萬里之遙,故稱萬里橋。田漢為湖南長沙人,此刻長沙正陷入日寇的鐵蹄之下,有家不能歸,觸景生情,田漢甚覺愴然,不由得吟出一首詩來:

我登萬里橋,北望故鄉遙。

故鄉望不見,堤外雨瀟瀟。

田漢隨口而出的這首詩十分悲愴,隨行人眾被詩觸動,不覺潸然淚下。這首詩亦使曾恕一先生終生難忘,他深深鐫刻在心中數十年,將這首詩告訴了許多朋友。


為郭沫若靈渠《滿江紅》刻碑又埋碑

1963年,郭沫若與翦伯贊一行參訪靈渠,郭沫若為靈渠填寫了《滿江紅·靈渠》詞一闋:

“北自長城,南來至,靈渠岸上。親眼見,秦堤牢固,工程精當。閘水陡門三十六,劈湘鏵嘴二千丈。有天平大小,溢洪流,調分量。

湘漓接,通漢壯,將軍墓,三人葬。聽民間傳說,目空君相。史祿開疆難復憶,豬龍作孽忘其妄。說豬龍,其實即祖龍。能開創?!?/p>

曾恕一在桂林抗日畫展上就與郭沫若結緣,他深知郭沫若《滿江紅》對靈渠的意義。當年中共興安縣委副書記王多祜指示,要找最好的工匠刻寫碑文,這個任務就交給了曾恕一。興安地方小,難找金石巧匠,好在他結識過桂林金石名家羅云清,桂林一些摩崖石刻都出自他手,于是他將羅云清請了來。羅也不負眾望,小小鑿刀在他手中嫻熟揮動?!稘M江紅》為郭沫若親筆撰寫,龍飛鳳舞的書法在羅云清的鑿刀下表達得暢快淋漓。曾恕一還特贈一幅指畫《八哥秋趣圖》給羅云清作紀念。羅也非等閑之輩,隨即回贈一詩感謝曾恕一,詩云:

我愛曾夫子,畫工字亦工。

筆勝金剛杵,指如繞指柔。

樹接唐人法,石傳宋氏風。

郭沫若為靈渠寫的《滿江紅》,集詩詞書法歷史知識為一體,為靈渠增色不少,成為靈渠游客避不開的話題。1966年“破四舊”中,郭沫若的《滿江紅》石刻,推倒斷成多塊。曾恕一聞訊大驚,痛心之余,來到“四賢祠”。見碑斷成多塊,又心生一絲欣喜。他趕緊找來稻草先行蓋上,免其遭第二次傷害。然后乘著夜色來臨,便從南陡口村找來幾位村民,讓他們悄悄將斷碑埋入稻田之中,使這塊石碑具有了重生的機會。我們現在在靈渠南陡內側的鯉魚洲所看到的郭沫若《滿江紅》碑亭的石碑,就是曾恕一老先生與“南陡村”村民共同埋藏保護下來的文化珍寶。


指畫奇技有傳人,留與靈渠翰墨香

1966年,曾恕一退休在家,已不再管理靈渠的工作。曾恕一離開了工作崗位,昔日,好奇的街坊都爭先恐后觀賞他作指畫,如今則門可羅雀,心中自是長吁短嘆!

其實,他心中更深層次的擔憂,是在那個年代,沒人敢向他學習指畫,他所創的指畫奇技,已面臨后繼無人之難題。而同一時期的潘天壽的指畫藝術也面臨著一樣的難題。學習指畫藝術,的確有一定難度,必須持之以恒者方有所作為。因此,潘天壽作為美術教育家,學生何止三千,而從事指畫傳承的成功門生,也不過兩三人,即便當年全國從事指畫藝術者也是鳳毛麟角。傳承困難的中國指畫藝術,面臨的是瀕臨失傳的滅頂之災。

1977年,從小喜歡與小伙伴們在靈渠三里陡石牌坊下玩捉迷藏游戲的小京蘭,玩耍之際,也會駐足觀賞石牌坊上花鳥蟲魚的精美雕刻,有時會臨摹下來,為伙伴們作繡花的草圖。京蘭耳濡目染靈渠厚重的歷史文化,決心要向曾恕一夫婦學畫畫,繼承曾氏的指畫藝術。曾恕一夫婦見小京蘭不僅勤奮學畫,還天天幫助兩位老人做家務,甚是喜歡。那個年代只是送畫,沒有賣畫觀念,教街坊小孩畫畫也不收學費,也沒人幫做家務的。突然從天上掉下個白天連著黑夜學畫,還會做家務的姑娘,兩位老人真是大喜過望,很快認下這位陡軍后裔季家姑娘做女兒。這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既有了繼承指畫的門生,又有了勇擔家務的女兒??芍^兩全其美了。


微信圖片_20231129160920.jpg

攝影/南  山


新中國建立后,曾恕一擔任中學教師多年,美術門生亦眾多,可謂桃李滿天下,其優秀學生有靈渠考古權威,任廣西博物館館長的蔣廷瑜先生等專家學者。亦有1978年,年僅9歲,創作的一幅筆畫《金魚》,參加在芬蘭舉辦的第四屆國際兒童繪畫比賽榮獲金獎的張高山。但能承繼指畫衣缽的僅有女兒曾京蘭,以及楊泉等不多幾位指畫門生。而曾京蘭專事指畫,不僅全傳曾恕一夫婦的畫藝,還對指畫技藝有創新與突破,這一突破主要是曾京蘭日后掌握了單層生宣作指畫,這也是對指畫歷史的突破,成為中國當代對指畫藝術起到承前啟后作用,且不多的幾位傳承者之一。

1980年,桂林成為文革后最早開放旅游的城市,從桂林到南寧,再到北京與廣州,請曾恕一前去辦展的邀請書像雪片一樣飛來。廣西博物館,廣西文史館,民革中央中山書畫社等許多場館爭相收藏其指畫作品。這一年,最早為曾恕一指畫拍攝電視片的是廣西電視臺。同年,北京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為曾恕一父女拍攝《指畫奇葩》紀錄片,向國內外展播后聲名遠播。

期間,曾京蘭的指畫藝術實現了質的飛躍。以她對藝術追求的大膽與執著,實現了對藝術與人生的三步跳。1987年,年僅29歲的她,到書畫名城蘇州舉辦個展。蘇州也是指畫之鄉,最有名的是揚州八怪有多名畫家善畫指畫,且在蘇州生活多年。而現代亦有多名指畫家活躍于蘇州畫壇。其中就有程質清教授。他第一次見到曾京蘭的指畫作品用的是生宣,大感驚奇!因為自八怪以來,均用礬宣與絹作指畫,包括他自己,無論如何努力,也沒能駕馭生宣作指畫,因而指畫作品均少了一層氣韻,而氣韻是國畫的生命力所在。他見曾京蘭指畫如此鮮活靈動,著實不敢相信,他拿出自用的生宣,要她現場示范一幅畫,憑親眼所見后,大為激動。程質清教授是蘇州職工書畫協會會長,當即邀請曾京蘭到蘇州工人文化宮舉辦畫展。并在曾京蘭《小鳥秋千圖》上題寫一段話:“歷來指畫以蒼勁勝,京蘭指墨直逼新羅,盡脫前人窠臼,以柔潤瀟灑見長,實一大突破也!”

這次畫展不僅獲得程質清教授的充分肯定,亦獲得蘇州費新我、王西野、張辛稼、張繼馨、沙曼翁、祝嘉等幾乎所有名家大師的題辭贊譽與肯定。女兒畫展的巨大成功,使得已年逾79歲高齡,右側癱瘓臥床的曾恕一激動不已,他知道女兒能用單層生宣作指畫,在他創造的兩層生宣作指畫的絕技上更上一層樓,并在蘇州一鳴驚人。已病臥年余未畫畫的他硬撐起身,叫人扶著,讓女兒備好筆墨,用左手持筆顫抖著畫出一棵樹來,女兒補了一只小鳥。正是這幅畫不僅成為曾恕一之絕筆,也為自己的藝術生涯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曾京蘭在指畫藝術上獲得的長足進步,使她很快從縣級文化館調入桂林地區書畫院任專職畫家。1989年又調入改革開放的前沿城市深圳工作,1993年深圳電視臺為其拍攝《曾京蘭與她的指畫》,推薦她作為文化大使與美國多個大城市作文化交流。1994年,所在工作單位香港中旅集團委派她到美國推介中華文化。她每到一處的畫展都引起轟動。美國寶爾博物館,以及克林頓總統都來收藏曾京蘭指畫作品。美國PBS電視臺為她拍攝《中國指畫》專題片,向世界七十二個國家聯播。實現了曾恕一想將指畫傳播到全世界的人生夢想。

曾京蘭指畫藝術的成功傳播與影響,也引起中國常駐聯合國大使館的關注。王學賢副大使不僅邀請曾京蘭參觀中國常駐聯合國總部大使館,還擬定了支持曾京蘭到紐約、洛杉磯、奧蘭多、溫哥華等多地舉辦畫展與文化交流,用以弘揚中華文化。曾京蘭在美國、加拿大、泰國等國及臺灣、香港地區辦展交流的時間里,獲得大量榮譽與證書,被媒體譽為聯結東西方文化的橋梁。

為此,曾京蘭的指畫藝術亦獲深圳與桂林兩地文化部門申報“曾氏指畫非物質文化遺產”加以保護的青睞。她要讓指畫藝術根留靈渠,帶出一批德才兼備的指畫人才,將“曾氏指畫藝術”發揚光大。

曾恕一摯友、詩人肖甘牛曾贈詩:“秦堤留與畫家收”,如今曾氏父女正成為廣西的人文名片,并將這一文化遺產煥發出璀璨的光芒!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