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海島上的城

文、攝影/馬  力

銅山古城城門 馬力攝.jpg

銅山古城城門


東山島,舊稱銅山。明初之世,廣建衛所,攘倭患,固海疆。周德興奉太祖朱元璋之命,擇此島嶼,征調云霄、詔安、漳浦民工,筑城造寨。這位江夏侯從相鄰的“銅缽”“東山”二村的村名中各取一字,以“銅山”為名的島上之城,便為天下知。

銅山水寨不孤,人們常把它和龍海的浯嶼水寨、興化的南日水寨、連江的小埕水寨、福寧的烽火水寨并在一處,“閩海五大水寨”的統稱,即由此來。銅山水寨的軍務,自有鎮海衛指揮使提督。

設于漳州的鎮海衛,跟天津衛、威海衛、金山衛,各控要害,以備犯邊之寇,明朝四大衛,功用大矣。

我從銅山古城前過身?;◢弾r條石疊壘的城基猶堅,碎石混以黏土夯砌的列墉仍極峭直。齒形垛墻間,恍若閃出輪守兵將的面影,牢戍城寨的架勢宛在。放眼一看,我盡為儼然氣象所撼,且對明朝的海防大勢做出約略的浮想。

“東山兵燹,惟倭為烈?!奔尉?、萬歷朝,戚繼光揮師抵敵于島城,手下浙江義烏軍,兵強將猛,勇挫仇鋒。眾寇勢不可支,奪路逃潰,倭亂遂靖。

城有磐石之堅,人,骨氣也是硬的。海島的靈魂,憑此熔鑄。出名的一位,是黃道周。

城前有個深井村,村內一宅,黑瓦平屋,繚以周垣。就近一瞧,比起檐脊遍飾剪瓷的關帝廟,可要清素多了。我奔它來,只因為黃道周是在這里出生的。黃道周是明末的節士。明亡,南明弘光帝詔征黃道周,授任吏部左侍郎。隆武帝襲爵,退至八閩。黃道周應召入閣,拜為武英殿大學士。黃以首輔身份在福州誓師反清復明,閩中百姓向風慕義,“荷鋤從之”。他以儒生的骨鯁之氣揭戈旗,統兵出仙霞關,抗擊清軍。后遇兵馬糧草之困,斷了接援。黃道周決意拼盡一腔血,向死而生。他對部下說:“與其坐而潰敗,無以報朝廷,不如一戰決也?!毖赞o懇激,真是“以精神的能力,打破物質上的困難”。將士膽子壯了起來,師出廣信,進抵婺源。駐兵明堂里時,猝遭清軍圍堵,黃道周兵敗被虜。甘作貳臣的洪承疇巧言誘動,勸他學自己的樣子,也走降清的路。剛方竭忠之士,豈能被隳節者的惑心口舌搖撼?溫睿臨《南疆逸史》載,黃道周憤而譏刺這位同鄉兼昔日同僚,云:“承疇久死矣,松山之敗,先帝痛其死,親自哭祭,焉得尚存?此無籍小人冒名耳!”對行虧名缺者厲聲叱喝,黃道周應能料到接下的事。執刑者舉刀前,他要來紙墨,畫出落落長松、磊磊怪石,這是以孤直之松自況。他咬破手指,濡血題絕命詩:“綱常萬古,節義千秋;天地知我,家人無憂?!边@是表明不畏斧鉞之誅的大勇??雌剖朗?,赴死如歸,這血氣,是隨生帶來的,真乃凜凜烈丈夫風概!在金陵東華門明皇陵近處,引頸受刃的一剎,他頭斷而體“兀立不仆”。膽氣堂堂的晚明大儒,以昂立的身姿向這個多難的世界告別。駢首就戮的,還有欽其德望,一路伴他苦戰的賴繼謹、蔡春溶、毛玉潔、趙士超,世稱“黃門四君子”。


黃道周雕像 馬力攝.jpg

黃道周雕像


黃道周與徐霞客甚為交好。性喜高蹈的二人,慨然有四方之志,常優游泉石,放曠煙霞。見識過山川面目,名利也就看淡了。錢謙益《徐霞客傳》有數句話:

母喪服闋,益放志遠游。訪黃石齋于閩,窮閩山之勝,皆非閩人所知。登羅浮,謁曹溪,歸而追及石齋于云陽。往復萬里,如步武耳。

讀罷,能知他倆過從的概略。奇人遇奇人,奇境結奇緣,可謂千秋佳話。

崇禎十三年,黃道周枉遭諑譖,禁于囹圄。此時的徐霞客,病骨支離,無從馳騖萬里。癱倒在家的他,心念故交,讓長子徐屺帶上過冬衣物和寫好的西行日記,去京師探看黃道周。犴獄中,黃道周賞閱霞客之文,他“讀游記知名山幽勝無奇不有,不覺手舞足蹈,欣賞無已”。徐屺回返,縷述黃道周在獄中景況,徐霞客聞聽,痛不可忍,哀苦而逝。

余之識霞客也,因漳人劉履丁。履丁為余言:“霞客西歸,氣息支綴,聞石齋下詔獄,遣其長子間關往視,三月而反,具述石齋頌系狀,據床浩嘆,不食而卒?!逼錇槿巳舸?。

此段文字,亦出自錢氏同一篇文章?!皳埠茋@,不食而卒”八字,是浸著淚的。


黃道周故居  馬力攝.jpg

黃道周故居


黃道周出獄,聞知老友因他而郁憤亡故,慘怛于心,親至徐墓前慟懷。翌年,黃道周于流謫途中,寫出《挽徐霞客》,云:“縉紳傾蓋白頭者多矣,要于皎然物表,死生不易,割肝相示者,獨有尊公?!焙螢橹酥??這就是。

徐霞客游麗江,曾與土司木增品論天下人物,謂:“至人惟一石齋。其字畫為館閣第一,文章為國朝第一,人品為海宇第一,其學問直接周、孔,為古今第一。然其人不易見,亦不易求?!秉S道周的懿范,如云中之山,世人盡皆尊而仰之。

石齋是黃道周的號。少居孤島,東門嶼的云山石室、鷹嘴巖石室,都是他潛心讀書的所在。鷹嘴巖上刻著“石齋”二字,室中設壇,酹祀這位鄉賢。

黃道周七歲即在父親的親授下讀學《通鑒綱目》?!肮示幼鸬滦远绬枌W,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是烙在他心底的古訓。儒家道統,他是一心傳承的。儒學為主體,表明了他的治學方向。朱熹晚年,來漳州主政。正經界、均賦稅之外,辦書院、興教化,也為他所篤意。知漳之日,朱熹刊刻了《四書章句集注》?!白详栠^化,海濱鄒魯”,此之謂也。理學入閩,黃道周亦獲沾溉,平生以濟世經邦為念,便非無端。

漳州有文廟。朱熹、黃道周這兩位不同代的人,都曾入內祭孔??酌现畬W把他倆的思想連在一起。

黃道周故居,前埕后厝。當院一個天井,鐵樹、花壇,來添顏色。中堂的祖龕、條案、香爐,置得齊。幾間矮屋,悉做擺布。櫥柜、桌椅、眠床、帷幔、書籍……舊日實物惹人懷往。墻上的文字與畫片,記錄著黃氏生涯。莊起儔編著的《黃道周年譜》,是一部重要的資料。將之摘錄,刊刻,懸于壁,若要了解這位閩海才子事略,可佇而觀之。我呢,一步沒挪,讀了好幾段。

正屋額題“蘇峰拱秀”四字。舊籍曰:“蘇峰山亦名東山?!睎|山島的得名,也從此山來。黃家老屋,跟這座全島最高的山夙夕相對。漫長的世紀里,新鮮的陽光朗朗地照著,山影永遠保持矜持的靜姿。李白“搖筆望白云,開簾當翠微”詩意,黃道周也曾體味吧。

看東山的海灘,要去馬鑾灣。天空掙脫黑夜的控制,大地于剎那間放射光芒,滄海和高山都感到無限欣喜。醒來的人,已迎著曉風在岸灘上走動。細細的沙子一派瑩白,木麻黃、相思樹連成的林帶,被襯得愈顯濃綠。

這時的海面,靜。溫柔的海風,送來浪漫的想象。透明的光色中,你盡可領受霞輝和海水擁抱的熱情,你盡可諦聽早潮與晨風交流的低語。

大海安詳的表情消弭了對于滾滾洪濤的惶怯。多少人無聲凝注,比查閱厚重的詞典更為專意。目光之網打撈著久沉海底的古老財富。

卷來的浪,淺淺的。銀色的浪花歡樂四濺,猶如鋪出一片雪絮,且在濕亮的沙灘印下彎曲的斑紋。退去的細浪呀,一次次深情地回首,似乎留戀著剛剛輕吻過的長灘。

那些饅形的小島,很像一團團青色的云,散漫地浮在水上。蔚藍的波光映著我的雙眸。我聽見親切的呼喚,神思宛如飄動的帆影,又似翔舞的海鷗,被一種力量向前引著。闖進大海的胸膛,我的內心寬廣無邊,也謀得精神的幸福。


東山島風動石 馬力攝.jpg

東山島風動石


閩南漁人手里的漁網,海中撒,岸邊收,呼為“拉山網”。我從前打過魚,很想湊湊熱鬧。沒趕上。幸而游情另有所向:公園街的坊店,市井之氣濃郁;南門灣的海堤,水濱之景明秀。兩個去處,我未錯過,倒也分外快意。

遠遠望去,蘇峰的山脊線于海天綿亙,青碧連云。浪激灘磧的喧聲,正該蕩響于斷崖之下。

來東山,總要一睹風動石。石身前,圍著好多人。所謂風動石,是兩塊摞著的略圓的石頭。石之大,立于軍堡戰壘旁,氣勢相匹。上面那塊,斜著朝向錨泊船只的港灣,欹危之狀,驚人眼目,誰都深以為異。張岱“天生大盤石閣之,風來則動”,應該是寫它的。它是怎么弄上去的?要讓它動起來,得多大的風呀!汪曾祺說:“這是大自然的游戲?!?/p>

風動石上刻了人名:黃道周。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