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閩地兩“黃巷”

文、攝影/朱谷忠


在福建,有兩個地方都叫黃巷。

一個是福州市著名的三坊七巷中的黃巷,我有幸在那里居住過十幾年。另一個是莆田市涵江區的黃巷,我小時候外出瘋玩中偶然撞進去一次。


福州黃巷.jpg

福州黃巷


兩個黃巷,相距百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它們竟是遙相守望的兩片葉子,源出同一支根脈。

仔細說來,把這兩個黃巷的歷史聯系在一起,對我來講,也還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從莆田鄉下調進福州工作,由單位分配居住在福州黃巷。一次,我供職的雜志社派我去當地居委會聯系,釆寫一篇有關黃巷歷史的稿子。居委會的人非常熱情,找了一位七十多歲的退休教師老周前來為我講解。老周身體健康硬朗,說話爽快熱情。當我們沿著巷子一家家探訪過去,我發現他對這一帶十分熟悉,一件一物,都能說出由來,記憶清晰,言語活潑,讓我心里頓感親切與敬佩。特別是他在講述黃巷過去時,不急不躁,情感飽滿,似把一罐“佛跳墻”細火慢燉,香氣綿綿散出,又不至于消失得太快,令人深領其味。于是邊走邊看邊聽,興趣大增,探究的思緒,也隨著老人的話聲,在古巷的歷史記憶中不斷飄拂著……

老周對我強調說,要了解黃巷,得從這里的建筑物及名人故居入手。別小看那些古舊的門窗,細看皆采用鏤空精雕;一些并不起眼的大門內,卻都有精巧的臺階、門框、花座、柱桿。原來,福州黃巷歷史悠久,兩晉時,便有中原衣冠士族南遷入閩,其中部分黃姓的后裔便聚居于此,定心耕讀,于是就有碩儒黃璞等輩,修學守道,深居簡出,令人肅然生敬。據載:黃璞(837~920年),字德溫、紹山,號霧居子,歷史學家、大學問家、文學家。唐進士官至唐朝翰林院崇文館大校書。關于他居住的黃巷,有一則流傳極廣的故事,說是唐末起義軍首領黃巢當年攻城拔寨,經過此巷,知是碩儒黃璞讀書做學問的地方,竟下令熄炬,噤聲而過,秋毫無犯,傳為佳話。巷內一座小樓,就是碩儒黃璞晚年故居舊址。后來,江蘇過來的巡撫梁章鉅,于清道光年間對黃璞在黃巷的故居進行全面修葺,建有藏書房、假山、水池、拱橋等,古意盎然,文氣撲面。

我清晰地記得,采訪回去,向當時的領導、著名作家也是老鄉郭風先生匯報后,他卻突然問我:“咱們家鄉莆田的黃氏始祖黃岸,在涵江有一居住地,也叫黃巷,你知道么?”我一聽,頓時怔住了。搜盡枯腸,終于打開記憶的閘門,猛然想到少年時去過離我家不過五里遠的一個叫做黃巷的村子游玩過。青年初期,我為了討生計,用三輪車載貨,常常往返于老家與涵江,途中必經黃巷外圍那條斜坡公路,俗稱“黃巷坡”。不曾想到,到了福州,住進黃巷,地名聽著依稀有點耳熟,卻從未去細究。因而,面對郭風先生的提問,我確實臉紅不已。從此,什么叫“孤陋寡聞”,我算是有了一次徹底的認知。從此,福州的黃巷、涵江的黃巷,便深深疊印在我的腦海里了。


莆田黃巷.jpg

莆田黃巷


事隔多年,今年初秋,我竟獲得一次踏訪涵江黃巷的機會。那天,在地方友人陪同下,我像夢游一般走進村里。當然,兒時來過一次的印象已蕩然無存,走不多久,便見小街上的一座“黃璞故居”,赫然撲進眼簾。據友人介紹,這“黃璞故居”主人,與福州黃巷的碩儒黃璞是同一人。友人說:這里黃姓的來歷,可以回溯到唐朝末年,時任桂州刺史的黃璞先祖黃岸,辭官歸閩,由南越海道經此,為避風浪而登陸。數日過后,黃岸見這里的延福山林木稻秧,綠浪推擁,“遂定居此?!辈迅V葑娴亍包S巷”,作為這里的地名。從此,黃岸成為黃氏入莆始祖。之后,莆田裔孫在宋、元時期,特別是明、清以來,向外播遷日益增多,“莆陽黃”也成為世界莆陽黃氏之簡稱,又稱莆田黃,興化黃,自唐迄清內外素有“十狀元十宰相”“六會元三榜眼三探花”和“四尚書四貢元廿三解元五百進士千名舉人”之美稱,為中華東南黃氏望族。而該村的一本《黃氏族譜》,里面確鑿記載,黃璞系黃岸六世孫,曾在涵江的黃巷居住過?,F在的黃璞故居,就是黃巷村的黃璞祠堂。祠堂建于宋代,歷代均有重修,現存基本為明代建筑,清代重修。如今,故居大門外還有一對明代抱石,刻有“貔貅”圖案,刻工精巧。兩邊門楣上各嵌一塊石額,分別用楷書刻上“霧居”“歸隱”,字跡清秀,石色發黃,是當年建房時的原物。入內,但見面闊五間,三進,占地面積達1000平方米,雕梁畫棟,氣勢恢宏;梁架、斗拱、金柱、柱礎等物件,都有榫卯銜接,考古專家認為這是抗震結構,在古建筑中有其獨特的價值。


朱熹畫像.jpg

朱熹畫像


最有意思的是,這個地處涵江郊外的黃巷,多少年來,流傳著與福州黃巷相同的故事,早年的《莆田縣志》亦有記載:僖宗乾符六年己亥(即公元879年),黃巢起義軍經過涵江黃巷,夜過黃璞家門時,知是大儒,命令軍士將火把吹滅,悄然走過,沒有驚動他。從此,涵江的黃巷名聲大振。

后來也有史學家認為,這個事實應發生在福州黃巷,因據考《通鑒紀事本末》:“乾符五年八月,黃巢攻剽福建諸州;十二月甲戌陷福州;明年正月趨廣南,巢兵自北而南?!逼浣涍^涵江黃巷,應在陷福州后、趨廣南之前。

綜上所述,可以肯定的是,福州黃巷黃姓家族,與涵江黃巷的黃姓家族,實乃同根同源;而大名鼎鼎的黃璞在兩個黃巷都居住過,這也是毫無疑義的。然而,當年黃巢起義軍經過黃巷發生的“雙黃交臂、文武相安”的故事,到底是在福州的黃巷?還是涵江的黃巷?可能還要更多的史料來佐證才能得出最后的結論。

但我欽佩這支黃姓的后裔,不管是現在福州的,或是現在涵江的,多少年來,從都不去爭黃巢“滅炬而過”的史實到底應“花落誰家”,因為他們知道,兩個黃巷既是同根生的“連理枝”,怎能去做“相煎何太急”的事。不過,在歷史上,這事也觸動過南宋著名學者、理學家朱熹。確切地說,這是朱熹與莆田文化有淵源關系的使然,因此他曾來莆田訪問過大學者鄭樵,并留下一段歷史佳話。其間,朱熹與莆田巨族黃巷黃氏有了密切關系,現藏于莆田市博物館內的一塊石碑,上有朱熹親自書記的《唐桂州刺史封開國公謚忠義黃公祠堂記》,就是一個歷史明證。這塊石碑,雖然斷裂,左部一點殘缺,但字跡大部分完整?,F存碑高0.40米,寬0.88米,南宋慶元二年(1196年)立。碑文楷體,端莊秀麗,瘦勁雋永,很有藝術價值。茲將碑文開頭一則摘抄如下:

“新安朱熹,少聞先生長者曰,閩巨族,莆田黃氏,派出尚書令孝子黃香,代有顯名。慶元二年,孫殿中侍御史黃黼,上言治道,被黜,與熹素有文墨之雅。將歸,授熹以祠堂記。晚輩后生辭不敏,不嫻于文字,且不敢為庸人誦說,而況敢記名公巨鄉之盛祠。既公命之,不置,熹不得終辭……”。

由此,朱熹破天荒為一個家族寫了一篇祠堂記。想來,這才是福州與涵江兩個黃巷的黃姓后輩人應當感到榮幸與自豪的地方。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