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山河無恙(十)

文/杜衛東??插圖/徐?進

第十章:老米勒中毒

1

這天早晨,羅凡接到史一兵電話,問所說之事是否辦妥?

見面談吧。經過痛苦地糾結與權衡,羅凡決心在天平的一頭加重砝碼。即便砝碼是賤賣的良知又能怎么樣?弱肉強食,叢林法則,幾千年都是這樣延續下來的。今天,強弱的標高就是財富的多少,別的都是扯淡。

一個小時后,兩個人在史一兵的辦公室見面了。

史一兵問:藥配好了?

配好了。羅凡拿出一個小瓶,他有些緊張,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每天一小勺。一個月以后服用者會完全失智。

太好了。史一兵問一旁的嚴婷婷:一個月應該夠了吧?

嚴婷婷回答:鄭嫣說中藥組方已接近尾聲。即便留個尾巴也沒關系,我們的研發團隊單起爐灶不行,修修補補還是沒問題的。

史一兵點點頭,臉上顯出一層陰笑:這就好,不能再等了。老米勒今天去柳若蘭家吃飯,回來后肯定會住院,他們和于雪菲的合作計劃就會告吹。青橋因為違規制作膠囊惹上了麻煩,已經停止了行醫資格。下一步,讓他回家,你再抓住時機讓他到國醫館研制組方。我們雙管齊下,一是讓他們的合作不能如愿;二是盡快拿到中藥組方,拖也不能拖過一個月。

羅凡點點頭:這樣好,順理成章。不讓青橋看病人,青橋絕對受不了,正好把他安排到國醫館。

史一兵狠狠地說:本來咱們抓了一把王炸的牌,干嗎非一張一張出?青橋留著終究是個禍害,不能瞻前顧后了,出手!羅院長,你盯緊青橋,有什么情況及時溝通;嚴副總,你把這瓶藥馬上交給鄭嫣,從今天開始就給青橋吃。


2

小米勒正和于雪菲站在街頭吵架。

老米勒專程去拜會柳若蘭,柳若蘭精心準備了藥膳招待他。不想,老米勒回到公寓竟腹瀉不止,被小米勒送到燕大附屬醫經檢查,原來是藥膳中毒。于是,與于雪菲的合作,被小米勒按下了暫停鍵。

于雪菲依然是那身裝束,駝色羊絨大衣,白色高領羊絨衫,一個棕色的發卡束起一簇充滿朝氣的馬尾巴。她雙手叉腰站在小米勒面前,昂著頭,像一只斗架的小公雞:呦呵,小米勒,你說什么呢?是你哭著喊著要參與,談好的風投我才推了,現在你說暫緩就暫緩了,你腦子沒進水吧?

小米勒搔搔頭,自知理虧:可是,事件已經發生了,爺爺確實因為吃了藥膳中毒了。事實上我也中毒了,因為吃得少,加上抵抗力強,狀況緩解而已。

于雪菲揮舞著小拳頭:你越說越不著調了,青橋的醫術和在中醫界的影響力你難道不清楚嗎?你說他親手配制的藥膳吃壞了你爺爺,你太有想象力了,你改行去寫小說吧,保管暢銷。

小米勒攤開雙手,臉上露出無辜的神色:這是事實,我尊重事實。

事實?于雪菲不屑地哼了一聲:事實是,青橋幾次醫好了你的病,這是你親口告訴我的。你的腦袋是風車呀,轉得也忒快了吧?

小米勒不服,仍然強詞奪理:即使一只停擺的表,一天也有兩次準時。

你給我閉嘴!于雪菲真的生氣了,她紅頭漲臉地反駁:你幾次患病幾次被青橋治好,概率是百分之百;而停擺的表一天兩次準時,概率是十二分之一。這在統計學上意義能一樣嗎?豈有此理。

小米勒繼續負隅頑抗:可是,中醫的經典中也有很多奇葩,比如,將臘月的捆豬繩燒成灰,說用水攪拌喝了可以治小孩兒驚啼;上元節時,盜取富人家的燈籠置于床下能夠令人產子。這哪里是醫學,分明是巫術。

于雪菲一下給氣樂了,她用手指點著小米勒:你這個歪果仁,為了毀約還真做了不少功課。聽著,囿于時代的局限,中醫經典中有一些糟粕并不奇怪,隨著實踐的檢驗會被自然淘汰?,F在誰那樣做,就是食古不化的巨嬰。我問你,如果上帝送給了你一件禮物,你能夠因為包裝簡陋,就把它一扔了之嗎?

小米勒還掙吧,他伸出雙手在胸前擺動:親愛的小姐,總之,我的爺爺正躺在病床上輸液,而不是坐在密西西比河的游艇上喝咖啡,這是事實吧?

于雪菲嘆出一口氣,不耐煩地說:我沒工夫跟你廢話了,夏蟲不可語冰。我只問你一句,你是不是要退出YBL計劃,痛快點,別磨磨嘰嘰的。

于雪菲的話如同炮彈,有點射,有齊轟。而小米勒呢,就像罩著堅固防彈設施的城堡,始終防守并不反擊:我沒有這樣說,我只是說暫緩,暫緩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錯了我向你道歉;一種是——你錯了你向我道歉。

于雪菲挑剔地看著小米勒:你向我道歉,意味著你兌現承諾;我向你道歉,意味著合作終止。對嗎?

小米勒略一躊躇:基本正確,不過,如果真的是你錯了,你就不能修改一下你的計劃嗎?比如藥膳,小米勒抬手做了一個下切的動作,砍掉。

于雪菲瞪著小米勒很自信地說:砍掉?告訴你,按照你制定的游戲規則,最后道歉的人肯定是你,我保證。

小米勒伸出手,說:那好,我們打個賭吧。

這時,小米勒的手機響了,他聽到青橋的聲音:你在哪兒?

原來,醫院對老米勒的治療增加了許多繁瑣而沒有必要的檢測項目,既人為拉長了治療時間,對老米勒的康復也無裨益。青橋出面阻止消化科主任,主任不聽,說這是羅院長的意見,老米勒是外國友人,謹慎一些是必須的。其實,他也知道,一個簡單的藥膳中毒,癥狀又不嚴重,沒必要進行繁瑣的檢測。不過,老米勒住的是豪華套間病房,有沙發、冰箱、電視、洗衣機、衛生間,一天的房費就小兩千,老米勒多住幾天,有利于完成科里的創利指標,這樣做既尊重了院領導的意見,又可以年終多提點獎金,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

青橋說服不了科主任,只好讓小米勒出面干預。

小米勒先搶著向青橋告了一狀,說于雪菲欺負他。

青橋調侃道:怎么,你受委屈啦?

小米勒說明了情況,然后一聳肩,表情極為夸張地引用了一句網絡語:何止是受委屈?我這心碎得,捧出來一定跟餃子餡似的。


微信圖片_20230328110252副本.jpg


青橋被小米勒逗樂了:夠慘,這回我站在你一邊。

于雪菲舉起小拳頭沖著手機喊:嘿,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青橋的聲音:我哪里往外拐了?米勒爺爺對中醫文化情有獨鐘,小米勒要參與YBL公司的合作與開發,正好是一個中醫藥揚帆出海的契機,人家有點顧慮正常。虧你還喜歡音樂呢,這事干得真是不著調。

小米勒得意了,偷偷沖于雪菲做了一個怪樣,情緒點一路拔高,有點騰云駕霧的感覺,像是趕赴王母娘娘蟠桃盛會的大仙。

青橋未卜先知:小米勒,你也別得意,我知道你對中醫藥的認同并不由衷,覺得用花花草草治病缺乏科學依據,不靠譜。

于雪菲趁機補刀:剛才他還說了一堆對中醫的偏見,讓我給懟回去了。

小米勒微笑逢迎:是,于小姐的話對我有啟發,我認為她的話有道理。

你少來。青橋說:我告訴你,米勒爺爺中毒和藥膳無關,事實最終會證明這一點。不管你愛聽不愛聽,我還是要向你普及一下,藥膳的概念是藥食同源,說白了,就是能當食物吃進去的東西。除了吃撐,不會有問題。剩下幾種可能,比如酒、海鮮等,我都做了排查,沒有相克的食材。我也困惑,但困惑的不是食物,而是為什么米勒爺爺會出現這種狀況。

小米勒說:是的。在西方,任何藥物的研發都有完備的標準,不像你們這么粗糙,只是通過一些花花草草就進行健康干預,我還是有點不放心。你確定,這些方法都是經過嚴密論證的嗎?

青橋耐心說服小米勒:聽好了,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中就有帛書《五十二病方》《養生方》,還有杜衡、高良姜、香茅草、花椒、桂皮等多種中藥材。這說明,從先秦到西漢乃至更久遠的年代,中國人已經有了養生保健、診療醫治的系統方法。YBL生活館的藥膳傳承了未病防治、健康養生方面的中醫特色,實驗論證基礎并不遜色于現代的西藥研發。

小米勒點頭稱是:你的話有一定道理,我從沒有否定過中醫藥的有效性,也沒有懷疑過你的能力。也許,我會把剛剛冒頭的那個想法“斬首”。

青橋的聲音:斬不斬首是你的事,沒人拿槍逼著你。


3

掛上電話,青橋接到了牧婧的電話。語氣極為慌亂,在青橋印象中,牧婧從來沒有這樣張皇失措過。生活中她是一位冷美人,工作中是一位女強人;冷艷與強悍,構成了她性格的不同側面??涩F在她如同弱不禁風的少女,在冷冽的寒風中一勁兒發抖:你,你能來一趟嗎?我撐不住了。

青橋慌了,如果不是遇到天大的坎兒,牧婧不會打來這樣的求助電話。

他緊張地對著手機問:出什么事了?牧婧。

牧婧終于號啕大哭,那哭聲如狂風刮過,令青橋不寒而栗。好一會兒,才哽咽著說:青橋,我在兒童醫院,你來吧。

這一段時間,青橋很“閑在”。為了方便患者,他把中藥組方做成了膠囊。事先請示了羅凡,也得到了他的首肯。不想,一位病人心臟病突發不治,家屬為了訛詐一筆錢,把病人的死因歸咎于服用了青橋制作的1號2號膠囊。關鍵時刻,羅凡沒有承擔責任,導致衛建委停止了青橋的行醫資格。就在青橋對羅凡失望透頂的時候,羅凡安排青橋到一家國醫館坐診,時間充裕,設備先進,使他在坐診之余,可以集中精力研制中藥組方,這又讓青橋對羅凡充滿了感激。

今天,他是特意趕過來看望老米勒的。

在醫院門口,青橋見到了坐在花壇旁的牧婧。她撲上來,緊緊摟住青橋,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兩人相識以來,手都沒有牽過,這是第一次肢體接觸,竟是在眾目睽睽的醫院門口。


4

羅小力站在市衛健委的辦公大樓前。

春天,正踩著含苞的花蕾趕赴北京,雁子變幻隊形,忽而一字,忽而人字,仿佛是太陽拉出的滾動字幕。天空湛藍湛藍的,像是無垠的海;幾片云彩在空中飄浮,如同海面上一片片風帆。有幾只鴿子奮力追逐著雁陣,終是徒勞,不知是無奈還是不舍,一串鴿哨忽然傳來,在向威武的雁群告別。

羅小力的心境卻不像天氣這樣祥和,她知道跨出的這一步意味著什么。

童年的記憶留下得不多了,可是騎在父親脖子上的情景,卻刀削斧鑿一般刻在了羅小力的記憶中。作為醫生,父親非常強勢,她忘不了父親和同事拍桌子的樣子:搞什么搞?我是主治醫生,病人的治療方案必須以我為主,出了問題我負責。作為父親,羅凡卻是慈祥的。他從來沒有強制女兒做什么和不做什么。醫生、畫家、宇航員、馴獸師 、芭蕾舞演員 …… 羅小力幼時的理想就像四季開不敗的花兒,山桃謝了,丁香開了;丁香謝了,紫薇又開了;羅凡總是悉心呵護。高考填報志愿時,本來醉心于星空的她突然改變志愿要報考中文系,羅凡也只是一邊擦拭著支在陽臺上的天文望遠鏡,一邊幽幽地說:女兒,你想好了,這可是人生中最關鍵的一次選擇。

在羅小力心里,羅凡是慈父,更是可以坦露心事的朋友。

父女有過地理上的遠離,卻從來沒有過心的錯位??墒墙鼉扇?,羅小力發現爸爸有了變化,除了眼角多出的皺紋和頭上新增的白發外,他和自己交談時開始有了遮掩。比如,父親保險箱的密碼一直是她生日的后六位,有一天羅小力突發奇想,要看看保險箱里都放了些什么,輸入密碼卻打不開。晚上吃飯時她調侃老爸:羅院長,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瞞著本姑娘?若是以往,羅凡會“誠恐誠惶”回敬:豈敢!然后打開保險箱:請小女檢查。這次只是掩飾地一笑。

昨天下午,羅小力去采訪了老米勒。

老米勒已經出院了,因為孫子的堅持,醫院按照一般的食物中毒進行了常規性治療,老米勒住了不到三天醫院就回到公寓。羅凡暗自后悔,他是怕青橋看出破綻,向史一兵提供的藥比較保守,本打算收治后拖延治療時間,達到阻礙韋斯林和于雪菲YBL計劃進行合作的目的,沒想到又被青橋攪了。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當初下手狠點。

老米勒不知道內幕,只覺得自己是水土不服,偶染小恙,他囑咐青橋和孫子向柳若蘭封鎖消息。身體復原后,常常用手機和柳若蘭視頻聊天,共同經歷的一切,又像沙漏一樣被細細過了一遍。有追憶、有感嘆,更有對逝去歲月的不舍與眷戀。在柳若蘭的建議下,兩位銀發老人還共同游歷了一次天壇。這是中國明清兩代封建皇帝祭天的地方,老米勒一走進祈年殿,就覺得神圣的莊重感撲面而來。中國有燦爛的文明史,天壇無疑是一塊精美的切片。老米勒說,孫子陪他參觀了故宮、頤和園,今天瞻仰天壇,他每每有一種跪下來的沖動。因為中國的古建筑太雄偉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太深厚了,令人肅然。兩人來到南側的回音壁,小米勒扶著爺爺站在這一端,小霞扶著柳若蘭站在另一端,兩位老人把耳朵貼在回音壁上,柳若蘭喊了一聲:列兵,米勒。那聲音順著墻壁緩緩地傳遞過去,仿佛穿越了一條長長的時空隧道。老米勒覺得這分明是當年那個小女兵的聲音,他老淚縱橫,顫顫巍巍回了一句:小柳翻譯,列兵米勒向你報到。柳若蘭耳朵貼在回音壁上,接收到這句話時也是熱淚盈眶。

同行的羅小力也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

就是在那一刻,她決定完成這篇文章。

采訪老米勒時,這個外國老頭兒不失時機地稱贊青橋,盡管偏離主題,但是羅小力很受用。青橋已經變成她的偶像,任何人肯定他,都能引發羅小力的情感共振。老米勒的眼神和深不可測的微笑,還暗示有更為勁爆的猛料,只是引而不發。羅小力也沒有深究,作為資深記者,她不能讓采訪偏離主題太遠。

采訪結束了,羅小力更堅定了一個信念:青橋是無辜的。

這之前,羅小力還訪問了燕北社區服用過1號膠囊的十多位患者,他們一致對青橋停職表示不解,他們的親身經歷足以證明1號膠囊的療效是積極的、正面的。病人們寫了聯名信,希望羅小力幫他們轉呈有關領導,他們不希望這么好的醫生被委屈。

羅小力打算為青橋正名。

昨天采訪回家后,她把這個想法告訴了父親。沒想到羅凡沒聽完就急了:搞什么搞,你還是我女兒嗎?老爸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你不知感恩就罷了,怎么能忍心在背后捅你爸爸的刀子!

羅小力辯解:只是客觀地還原真相,不存在捅刀子的問題。再說,青橋斷送的是職業生涯,您充其量是羽毛受到一些貶損。孰輕孰重,您心里沒數嗎?

羅凡怒目而視,從小到大,他還從來沒有用這樣的目光看過女兒:羅記者,請收起你那虛偽的說教。這個世界里,真理從來都是有話語權的人定義的,在我看來,你理解和愛護爸爸,就是一個女兒應該堅守的正義。

不等羅小力再說話,羅凡一轉身走進臥室,啪一聲帶上門。

關門的那一聲巨響,像一記重錘敲擊在羅小力心頭,她不由渾身一顫,心瞬間收緊。從記事起,父親從來沒有跟她瞪過一次眼,大聲說過一句話,沒想到因為青橋,兩個人連續發生沖突。

早晨起來,父親沒有像往常一樣,做好早餐在餐桌旁等她。他走了,走的悄無聲息,一言不發。這是一種無形的壓力,讓羅小力覺得心口發悶。

開車出來,羅小力猶豫了一下,是去報社還是去衛健委?

前面是十字路口,她在心里下了一個賭注:車到路口,是綠燈,她就直行去報社;紅燈亮,她就右拐去市衛健委。

車到路口的一瞬間,紅燈亮起,天意。

羅小力掏出手機,發出一條微信:

爸爸,我想了一宿,還是覺得應該遵從心的指引。我這樣做,只是在堅守做人的良知,對您沒有絲毫不敬。因為記得我剛懂事,您就教導我要做一個誠實的孩子。

對不起,爸爸,女兒永遠愛您。


5

羅小力從衛建委大樓出來后,接到了于雪菲的電話。

于雪菲這兩天心情不錯,她和燕北街道合資的YBL公司已經在工商局注冊,坐落在燕北社區的第一家健康生活館也裝修完畢,運行在即。

女王范兒的于雪菲干起事業來風風火火,連裝修店鋪也親臨現場,一張桌子、一把椅子的擺放都恨不得盡善盡美?,F在,她已經不是“光桿司令”,手下有了五六個小伙伴,小米勒也常被她吆來喝去。因為前些日子老米勒的住院事件,小米勒要暫停與YBL公司的合作,被青橋點撥后又被老米勒一頓訓斥,說他一葉障目沒有長遠的戰略眼光,于是忙不迭地追著于雪菲求和。于雪菲也不客氣,說投降可以,但有條件,以后就作為本公司的編外員工吧,有事隨叫隨到,干活馬虎不行,工資大大地沒有。小米勒不覺得吃虧,反而像得了喜帖子一樣,樂得嘴都咧成了瓢。

YBL公司的開業儀式和韋斯林公司的合作簽約儀式擬在同一天舉行。

為籌備這兩個儀式,于雪菲已經沒日沒夜地干了好幾天。她一早去租了幾個大花籃,選定了幾名禮儀小姐,從禮儀公司出來打電話給羅小力,約她去星巴克喝咖啡,想收割一些閨密的贊美。

羅小力明白閨蜜的心思,就說:小姑奶奶,鷹的飛翔不需要鼓掌,賣萌的鸚鵡才希望聽到喝彩呢。有一件事比我表揚你更重要,小寶的配型還沒找到,剛才,我打牧婧的電話,她和青橋已經在醫院守了幾天了。

事情是這樣的:小寶一直很孱弱,青橋經過檢查,懷疑他得了白血病。治療白血病是西醫的強項,青橋催牧婧帶小寶到醫院去做檢查,果然中槍。

于雪菲罵自己:我真該死,這幾天一忙把這茬兒忘了。得,夸我的詞兒你就甭零售了,先攢著,到時候一塊批發給我哈,咱倆現在就去醫院。(十)

標題題字/張克軍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