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過年蘿卜

 文/譚?談    攝影/嚴伯霖


作者簡介:譚談,第六、七、八屆中國作協副主席,湖南省文聯主席。 現為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有《美仙灣》《山野情》 《橋》等多部長篇及《罪過》 《你留下一支什么歌》等中短篇小說集,8 卷本、12 卷本《譚談文集》。中篇小說《山道彎彎》獲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文學自傳《人生路彎彎》獲全國第四屆優秀青年讀物獎。


微信圖片_20240110095633.jpg


時光的腳步匆匆前行,春節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在鄉間,在人們的生活口語里,春節稱做“過年”。從農歷舊年跨進農歷新年,這是我們這個民族,我們這塊國土上最隆重的節日。

每每這時候,年少時在故鄉過年的情景就會涌上心來。年歲愈大,兒時的記憶就愈清晰。

我的故鄉,在湘中那塊土地,那個山村。每到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殺過年豬,打過年豆腐,擔過年蘿卜。擔蘿卜與殺豬、打豆腐并列??梢娖涮}卜的分量。

擔過年蘿卜?外人一定覺得奇怪,你家不是在農村嗎?難道自家的地里沒有蘿卜?還要到外面去擔蘿卜?

不錯,我們要到橋頭河去擔蘿卜。

橋頭河是故鄉一座著名的古鎮。那里出產的蘿卜,特大特甜。味道特鮮美。我們鄉間,流傳著這樣的話:(煮)橋頭河的蘿卜不用(放)油,筷子夾起兩頭流。

團年飯的餐桌上,除了雞、魚、肉外,少不了一樣橋頭河蘿卜。要么是蘿卜絲拌紅薯粉和干豆角,做成合菜,要么是豬骨頭燉大塊大塊的蘿卜。如果是拇指粗的蘿卜條拌魚一起煮,那叫魚腥蘿卜。魚腥蘿卜,是我的最愛。

大年三十,用大鐵鍋煮一鍋這樣的蘿卜,一直吃到元宵節。每次吃的時候,把鐵鍋提到炭火上,重煮一次,鍋里的蘿卜越煮越紅,越煮越綿。到后來,蘿卜像紅燒肉一樣,紅彤放亮,煞是好吃。


微信圖片_20240110095623.jpg


我一直在想,為什么同樣是蘿卜,在橋頭河地里長出來的,味道就不一樣,就是勝其他地方長出來的蘿卜一籌?曾經,有人從橋頭河購買蘿卜種子,拿到自家的地里去種。長出來的蘿卜,味道總是差一點,當不得橋頭河地里長出來的蘿卜。這是為何?好久好久,我不得其解。

前些年我到茅臺酒廠采訪。廠方的朋友給我講了一個有意思的故事。他說,他們廠地處一個狹小的河谷,極大地影響了他們的發展。上世紀七十年代,他們在遵義市郊一個開闊的地方購得一塊地,建了新廠,準備大干一場。但是,他們用同樣的原料,同樣的工藝,同樣的配方,同樣的師傅,而釀出來的酒,味道就是差一籌。他們想過好多辦法,甚至還從原廠拉去釀酒的水,還是不行。后來才漸漸明白,酒,受制于微生物大環境。是茅臺酒廠獨有的微生物大環境,再加上他們特有工藝、配方……才成就了茅臺酒。水可以搬運,但構成微生物大環境的空氣、土壤(碩大的地窖),不能搬運??!

這個故事,是不是為橋頭河蘿卜為什么只有種在橋頭河的土里,才有那個味道,做了生動的注釋呢?

蘿卜,是上天賜給橋頭河那一方人們的口福。什么時候,這種上天所賜的口福,能為更多的人享受呢?

這些年來,橋頭河鎮認準自己獨有的生產優質蔬菜(這里的辣椒、白菜、茄子也特好)的天然優勢,順勢而上,狠抓蔬菜生產,打造成了遠近聞名的蔬菜小鎮。橋頭河蘿卜,橋頭河辣椒,從此遠銷四方,飲譽四方……小鎮里,也走出了一位膽識過人、智慧超眾的女子,名叫鄔文明,她創辦了一個能使蘿卜遠走、可讓辣椒起飛的蔬菜加工工廠——鄔辣媽食品加工公司,安排了八百多名老鄉進廠就業,每人平均月收入達5000多元。

那天,我與幾位在省城工作的老鄉,在長沙漣源商會的組織下,走進了這家故鄉的能讓蔬菜起飛的工廠,也見到了這位人稱“鄔辣媽”的美女老板。

“鄔辣媽”的廠子,建在古鎮旁邊。緊靠著公路,十來幢高大敞亮的廠房,連成一片,組成一座蔬菜加工小城。就是這座蔬菜小城,每年把故鄉的這些平日不起眼的山貨、土菜,華麗轉身為高檔的方便小吃,飛向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換成一摞摞鈔票,回到故鄉。就是這個“鄔辣媽”,每年產值達五個多億,發給農民工工資5000多萬元。

原本,她是在外地辦廠創業的。每年,從老家帶幾百名老鄉到她的廠里去打工。而到她廠里去打工的,多是上有公婆要管,下有崽女要帶的三、四十歲中、青年婦女。有一年,春節過后,她帶車回來接老鄉回廠上班。只見一個個孩子,拉著媽媽的手,舍不得讓媽媽上車。一個個老人,看著兒媳、女兒遠走,臉色都很沉重。此時此刻,娘也罷,崽也罷,老人也罷,一個個眼淚汪汪。那個場面,使鄔文明下了決心,把廠子辦到家門口來。這樣,好讓她們下班后回家照看老人、孩子……

說干就干。第二年,鄔文明就回到橋頭河辦廠來了。

十年創業,十年辛勞。如今,橋頭河蔬菜小鎮和“鄔辣媽”產品,已稱雄于三湘大地!

……


微信圖片_20240110095659.jpg

攝影/吳世梁


人生八十歲,走南闖北一輩子。許多生活方式入鄉隨俗,都改了。唯有兩樣東西十分頑固,無論你身份如何顯赫,也不管你離鄉多么久遠,它就緊緊粘在你身上,改不掉:這就是口音和口味??谝?,可謂鄉音未改鬢毛衰??谖?,可謂媽媽的味道,故鄉的味道。這種口味,是故鄉、是媽媽留給你的生命印記,將伴隨你終生!

過去,離開故鄉,遠走他鄉,媽媽的味道,只能在心里回味。如今,有了“鄔辣媽”,故鄉的味道,媽媽的味道,可以隨身帶著走。我在洱海邊野餐時,就吃著“鄔辣媽”品牌的橋頭河辣蘿卜,白馬湖小魚崽……

橋頭河蘿卜啊,故鄉的味道,媽媽的味道。我生命的印記!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