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烏鴉”的故事

文/李貫通


作者簡介:李貫通,中國文聯委員,山東省作家協會原副主席、創作室主任,中國大眾文化學會副會長。出版《洞天》《水性》《天下文章》《天缺一角》《迷蒙之季》等 14部小說集?!抖刺臁帆@第八屆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天缺一角》獲首屆魯迅文學獎中篇獎,另獲各類文學獎30 多項。部分作品譯成英、法、意、俄、阿拉伯等文字,在國外出版。


襄陽這座城     張玉濤攝影.jpg

襄陽這座城        攝影/張玉濤


或許是在石階上,昂首尋覓前程征兆的徘徊中,或許是在被貶異地疲于奔命的孤憤之時,劉禹錫幸運地看到了那只騰空而起,凌厲于藍天白云間的白色大鳥。這位被白居易尊為“詩豪”的人詩興大發:“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眲⒂礤a認定這是一次開心之旅,他人那些多如牛毛的悲秋的詩詞,統統被他捻碎甩進了江河。后來的文人墨客,遠行之前,寤寐幻想的都是一只吉祥鳥的陪伴。

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戊戌仲秋,古城襄陽依舊是萬木籠翠煙,笑聲逗秋雨。中巴車的門窗關閉得嚴絲合縫,桂花的香味還是不時地侵入車內?;ㄏ悴⒉粷饬?,只是淡淡的,隱約的,縷縷入心,譬如知己或戀人的初見,亦如我與久仰的襄陽的邂逅的瞬間。有了花香,正想著鳥語,有人喊道:“烏鴉,烏鴉!”本能地往窗外看去,緩慢退行的樹上,并沒看到棲居或者一匝匝繞樹而飛的鳥?;厥总噧?,看到襄陽外宣辦的涂主任揮著手又一次喊叫著“烏鴉、烏鴉!”坐在前排的一個漢子扭過身來,和涂主任交談。這個時候,我還以為漢子的真實姓名是“烏亞”或者“烏涯”,脫俗又有情趣。殊不知,“烏鴉”是他的網名,網名又漸漸升級為綽號,至于他的真名,反倒極少有人稱呼了!

烏鴉中等身材,體格硬朗充滿活力,微駝的背,顯示出箭在弦上只待射石飲羽的態勢。烏鴉面色微黑,朗目疏眉,以我這般閱人萬千的老者,只需一眼,就斷定這是一個坦蕩忠厚、聰慧勤奮的人。于是就想到六天的襄陽之行,有了烏鴉,必定會心曠神怡。再想想劉禹錫的那只鶴,倏來倏去委實有些薄情寡義了!事實正如所料,六天的時間里,烏鴉扮演著眾多的角色:領隊涂主任的高參,各處景點的導游助理,就餐時的服務員,下雨時發放雨傘的迎賓先生,登山時攙扶老邁的“青年志愿者”,專業攝影師,——為了抓拍到更多更珍貴的圖片,他要先行探路,也要斷后收陣,無數次見他單膝跪在濕滑的地面,無數次見他斜倚危石孤枝。一個年過半百的人,似乎分身有術,前后左右,忽然而已!同行的朋友們一次次地感嘆:襄陽居然有這么大的一只好烏鴉!

我喜愛“烏鴉”的稱號。從幼年到老年,鳥類的故事聽得最多的就是烏鴉了。烏鴉反哺并不是虛構,是傳承中華孝賢文化的經典??茖W家的研究證明,烏鴉具有人類之外其它動物的第一流的智商,烏鴉喝水的技巧也只是一個小小的例證。曾讀過一篇紀實文章,某國的烏鴉采到堅果,等到紅色交通燈亮起時把堅果放在路中央,讓車輪碾碎再去吃。烏鴉是鳥中諸葛,此言不虛。至于烏鴉一夫一妻的忠誠,烏鵲通巢的寬厚,在民間傳說紛紜。唐代及之前的史書,烏鴉是吉鳥的記載很多。之后,各地的認識為什么有了差異呢?原因在于烏鴉除了正常的啼叫,見到禽畜魚蟲的尸骸叫得同樣賣力。一個既報喜又報憂的鳥兒何錯之有?烏鴉的啼叫只為了真相,這不正是任何時代都需要大力倡導的美好品德嗎?


文化襄陽.jpg

文化襄陽


對陪伴我們的這個烏鴉興趣愈加濃郁,便有了探奇尋奧的想法。在一個風清月朗的夜晚,涂主任給我講述了一個完整的烏鴉。烏鴉的真實名字叫周政,原本是襄陽商業系統的普通職工。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不到而立之年的周政下崗了,一次性買斷工齡的所得不到兩萬元,他將何去何從?最終的選擇讓親朋目瞪口呆:不去外地謀生,不在本地租門頭做生意。下崗后的第一件事是報名參加了襄陽新聞寫作讀書班。他是聰明的,清醒地認識到不論時代怎樣變遷,文化都是一城一國的命脈,新聞寫作則是社會的良知。二三十年來,他不改初衷,越做越投入。作為一個在野的民間的新聞人,對民生對社會感受更深刻,對體現民意民心的事件捕捉得更迅捷。他以“天下烏鴉”為昵稱,可見他的單純,也可見他的良苦用心了。襄陽的一家策劃公司看中了他的執著與影響力,聘請他為該公司公眾號“襄陽力量”的主編。從生活中的吃喝拉撒到大政方針,從歷史積淀到當代文明,從人文生態到自然環境,“襄陽力量”弘揚的真善美的正能量,既報喜也報憂的對真相的追求,無疑是正能量中的精華。如今,他已是襄陽文化新聞界的名士了,所有的公益活動、文化活動他都踴躍參加,都會召之即來,儼然一個“及時雨”的角色。而這樣的活動都是無私奉獻,分文不取。他的全部收入,就是“襄陽力量”主編的報酬,除去必須上交的近兩千元的養老金,所剩無幾了。涂主任動情地說,和他同樣是下崗工人的相濡以沫的發妻,是他的知音和堅定的支持者,戲稱他是“打醬油的”。三百六十行,他偏偏獨愛打“醬油”。充實就是富裕,是他不變的信條。


龍騰虎躍古隆中(涂玉國攝影).jpg

龍騰虎躍古隆中        攝影/涂玉國


“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不正是烏鴉的寫照嗎?在文化優越、經濟繁榮的襄陽名城,有數不清的這樣的烏鴉,在默默地勞作,以不同的方式感恩反哺,為著這里的山山水水,為著這里的父老兄弟。

襄陽多名樹,樹上多烏鳥,鳥身上有豐盈的羽毛,羽毛上面有閃爍的陽光,——那不僅僅是陽光,還有襄陽千年不熄的精神之光。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