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秀國與大漆的故事

文、圖/張逸良


(放第一位置)微信圖片_20240103094553.jpg


五年前的冬天,一個哈氣成冰的傍晚,我跟著呂哥到訪陳秀國位于五塔寺的工作室。那兒是北京動物園的員工宿舍,長長的大雜院蕩起油煙香,滿是生活氣。走進秀國的工作室,標準十平方米出頭的小平房,只見兩邊的柜子里擺著密密麻麻的瓶罐碟盞,屋里飄著淡淡的大漆味道。有些人對大漆過敏,不僅聞著不適,接觸未干的大漆還會被“咬”——長皮疹,還好,我的反應遲鈍,習慣于后知后覺。

何為大漆?大漆是從漆樹上割取的天然汁液,主要由漆酚、漆酶、樹膠質、水組成;用它作涂料,可薄畫、可厚堆、可雕鏤、可鑲嵌,具有耐潮濕、耐高溫、耐腐蝕的特點,還可基于此配制色漆,營造光彩照人的視覺效果。在中國,人們從新石器時代起就認識到大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

吃著西貝莜面村的外賣,我聽秀國講自己和大漆的故事;呂哥和秀國對飲,小燒打底,鮮啤漱口,不時插話“補兩刀”。記得那天我們聊到很晚,聊到打車都要收夜間服務費,結果呂哥來了一句:“才哪兒到哪兒啊,平常我們這會兒剛開始,兩三點結束?!?/p>

白云蒼狗,“五年一溝”的時間定律并不適用于現實規則,經歷世事與自我的輾轉反側,許多無憂無慮的日子都化為泡影。五年后的城市地圖上,那片大雜院已被綠地取代,所有故事都歸咎于無處安放的懷念。盡管當時的日子看起來有些逼仄,內心卻平淡、從容。

那會兒,秀國剛接觸大漆三年多。三年前,已為人父的他從建筑公司的招投標崗位“急流勇退”,退到一個與之毫無關聯的領域。為了避免中年危機,人們試圖通過自己的知識積累實現職業生命的延續甚至跨越,局外人怎能理解秀國打破砂鍋、另起爐灶的“反向操作”?他也沒過多解釋,只說自己厭倦了職場的波折與偽飾,更想追求自在、有意義的生活。事實證明,“手中有了藝,一生不受氣”,延續千年的扎實的平民邏輯,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何況秀國的祖父在當地是有名的木匠,秀國的父親也是小有名氣的瓦匠,后來還開了一個漁船廠,憑手藝吃飯,是這個家族傳承下來的基因?,F如今,有太多人做著虛無縹緲的工作,一旦發生變故,才發現自己身無長技,連吃飯都成問題。

秀國能與大漆世界結緣,完全是他自己闖進來的。當然,這和他祖籍揚州有著某種天然的情感維系——揚州漆器天下聞名,尤其是明、清兩代,揚州一度成為中國漆器制作的中心;秀國在童年和少年時代經常接觸傳統漆器,目之所及皆為民間漆藝匠人的日常勞作。


微信圖片_20240103094632.jpg


老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漆藝是一門傳承性很強的技術,師徒相授是最大的捷徑,可秀國一開始沒有條件,只能“拜書為師”,他拜的是黃成的《髹飾錄》。黃成是明代漆器制作名家、漆藝理論家,徽州人,字大成,號平沙,關于他的生平細節,今人所知不多。由黃成著、楊明作注的《髹飾錄》,是目前已知唯一存世的中國古代漆器髹飾工藝專著,書中記錄了漆器的分類和裝飾手法,闡釋了漆器制作的原理、步驟和所用工具,其成書和加注刊行的年代均為明代晚期;經歷漢隋唐宋不間斷的發展,明代漆器在種類、數量、質量、藝術水平上,都達到了無法逾越的集大成地位。

在充分研讀《髹飾錄》的基礎上,秀國對照實物細致查考,從而有了更直觀的認知。與此同時,他以《髹飾錄》為基點,開始涉足當代漆器著作的海量閱讀,不局限于中國,還兼及日本、韓國,由此對漆器發展的源流有了較準確的把握。終究,所有理論都要付諸行動,以大漆為基礎的金繕工藝實踐,成為他漆器制作的起點。



以舊物修復作為漆器制作的起點,看似比制作完整漆器的難度低,其實要考慮許多制作之外的因素。舊物附帶的不僅有形,還有氣;所謂“舊物修復”,不僅要修復形,還要修復氣,只有形與氣、舊氣與新氣相統一,才稱得上是合格的修復。從這個角度來看,秀國給自己設定了一個高起點。在他的認知中,舊物是有生命的,它不僅是“物”,也是一種“存在”;修復者作為“主體”,也在被舊物重塑,抑或受其約束?!捌鳌迸c“用”并非使用與被使用的單向關系,而是多重維度的相互作用。秀國說:“做東西像‘自由寫作’,修東西像‘命題作文’,你要表達的主題和中心思想已經規定好了。舊物有自己固有的美學基底、線條符號,修復時差一點都不對?!?/p>

基于這個認識,再去看秀國對老建盞的修復,便會產生深入的認知。伴隨近年來茶文化的興起,宋代的茶具建盞再度煥發青春,尤其是完整漆器,在市場上身價飛漲。秀國不僅去福建水吉看實物,還從浙江購回一批老建盞的碎片——由于燒造時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一些殘器被銷毀,即使千年后重見天日,他們存在的意義也只是可供參照的標本,可秀國卻產生了修復與再造的沖動?;谶@僅有的三分之一甚或四分之一的“殘軀”,他不禁在腦海中想象其原型,再運用大漆工藝,將想象一步步變成現實。

不同于一般的金繕,這種對器物的再造耗時更長,靠的是一遍遍的打磨塑形、推光揩清,不僅要復原形態,還要復原重量,甚至要復原釉斑??粗ぷ魇依飻[放的上百只修復好的老建盞,我感受到秀國為之付出的心力,絕非常人所能想象。而這只是經歷重重險阻突破重圍的“亮相”,還有以千計數的殘片作為“成功之母”——失敗是常事,經驗都在無數次嘗試中獲得。

后來,秀國的工作室從五塔寺搬到了鼓樓,曲里拐彎的小胡同,繞來繞去的大雜院,我兩眼一抹黑,走哪兒全靠他帶路。平房的面積更小了,一面是工作臺,一面是展示架,放兩個板凳都顯得擁擠。邊吃邊聊是甭想了,他從一個個神秘的角落掏東西給我看,如數家珍一般講每件成品背后的故事,作為觀眾和聽眾的我,伴著他的講述安靜下來……那是三年前的冬天。

當時,非科班出身的秀國已經拜在工藝美術大師李德倫先生門下,成為國家級非遺項目金漆鑲嵌髹飾技藝的第七代傳承人;獨特的從業經歷,似乎造就了他不同的思維方式,他總能摸索出一些新奇的工藝方法和視覺效果。其實秀國一直認為無論從事什么行業,如果禁錮在本行業的思維和套路中,很難有大的發展;運用跨界、跨行業的思維來解決問題,反而會找到更多方法。

千余只老建盞的修復與再造,使秀國積累了一定的漆器制作經驗,他開始在木胎漆器的制作上下功夫,宋代美學的簡約、素雅、內斂一以貫之,繩胎漆器的制作則追摹漢韻的古樸、厚重、沉雄,脫胎漆器的制作更注重新意的闡發。不少好友還拿來自己家藏或在舊貨市場淘的老漆器,請秀國“賦予新生”。就這樣,他以這些老漆器為基底,賦予其時代性的語言表達,不僅是修復現有的瑕疵,更重要的是用傳統的方式,讓這些老物件符合當代人的審美需求和使用習慣。手藝不僅是生活的“氧氣”,也是生活的“底氣”,秀國的作品有了長期展陳的空間,這就意味著有相對穩定的生活來源,他還嘗試走出工作室,同更多愛好傳統文化的年輕人分享自己與大漆相識、相知的經歷,從而讓更多人了解,進而喜歡上這古老的東方韻致。

轉眼,便是2023年的冬天,得益于好友的幫助,秀國在來福士中心做了一場漆器展,算是為自己八年來的辛勞進行一個階段性總結。展覽空間幾何倍數增大,每件漆器有了充分釋放自身魅力的舞臺,在展廳中游走的我,反倒懷念它們擠在一起相互取暖的日子,那時的它們最純粹,也最充滿未知……從選料、塑胎、髹飾到成為成品,要通過幾十甚至上百道工序,歷經幾個月、一年甚至數年的等待;每件成品仰仗時間的成就,也生動記錄下時間行走的痕跡。耐得住歲月檢驗的手藝都是如此,沒有捷徑可走,真理要靠繞遠才能抵達。

從秀國身上,我讀到了時間對一個人潛移默化的影響和塑造,溫潤的大漆著實溫潤了秀國。他有自己行事的節奏,他在狂莽的都市潮流中找到了平和處世、達觀現世的狀態,并且以癡心、匠心、恒心、慧心,守護千年大漆的傳承,守護自己小世界里的那份純真。雖然生活算不上富足,但他與生活自在相處,畢竟這是他“反向操作”的起點——能找到畢生追求的方向,能心甘情愿苦中作樂,能對未來有所期待,他已比大部分人幸運得多。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