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崖州節味兒濃——海南南部的年俗

文/蔡?葩    攝影/楊威勝


作者簡介:蔡葩,中國作協會員、中國華僑歷史學會理事。海南省文聯副主席、省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出版南洋三部曲《有多少優雅可以重現》《風從南洋來》《南洋船歌》等,主編《中國民間文學大系·歌謠·海南卷》等。

春節是一年的肇始,農歷以正月初一為歲首,因此春節便成為中國傳統節日的開篇之作。

中華傳統文化豐富多彩,各地年俗多姿多彩。地處海南南部的崖州(包括今天三亞、樂東、陵水一帶),其先祖多來自閩粵或中原各地,春節文化自然與中華主流文化一脈相承,過年習俗與內陸各地或許大同小異,但依然保留著自己獨特的韻味。從過小年開始到除夕夜,從大年初一到初七再到正月十五的元宵節,每一天都有它不同的內涵。在這個過程中,春節有開始、有尾聲,有思想、有儀式,有對遙遠過去的追憶,也有對美好愿景的展望。


(第一位置)《曬架的大紅魚》2015年12月26日 攝于三亞老漁港碼頭——楊威勝攝影 電話:13976198489_副本.jpg

三亞老漁港碼頭曬架的大紅魚


在日久天長的時間長河里,崖州這一方土地孕育出一方獨特的文化,反映在春節的習俗和禮儀中,自然具有崖州特色,有些節日習俗流變至今,則已嬗變或迷失。

春節:“妝軍”場面難得一見

元旦以爆竹開年,內外稱賀,酌酒相慶。初三日,書帖,釘赤口于門,謂之禁口。八日,城中迎神賽會,謂之妝軍。遠近男婦,入城聚觀。三日方止,清代《崖州志》早有此類記載。

一年開始,春氣萌動,萬象更新。在這一年復始的時節,自耕小農們該慶賀什么?無非是五谷豐登,六畜興旺,家人安康和睦。元旦所酌,則是屠蘇酒,據說飲之可以除癘疫,而且這屠蘇之飲還特有講究。平時合家聚飲,尊卑有序,先老后少,但初一飲屠蘇酒,卻反其道而行之,先少后老。其說道是,新春開元,少年得歲老年失歲,未來的希望寄托在少年身上,所以老者讓少年為先。這一先一后的變換,表達的是中國人對歲月流逝的達觀精神和對未來的期待之情,謫居海南的蘇東坡亦云:“但把窮愁博長健,不辭最后飲屠蘇?!敝劣卺敵嗫?,乃一種古老的巫術,此舉顯然意在禁絕口舌是非,以免“禍從口出”,以求在一年伊始便和諧吉利,這與《正德瓊臺志》所記相同,瓊北即今???、澄邁一帶也有此俗。

崖州一帶的迎神賽會也叫做妝軍,就是用儀仗、蕭鼓、雜戲迎神,給神還愿,酬謝神一年來的守護,并祝來年安康。白居易曾有詩云:“黃昏林下路,鼓笛賽神歸”。古崖州賽神活動多由戍守邊陲的軍士來表演,所以謂之“妝軍”;演變到現在,則由村里較有威望的人組成隊伍,一路鼓瑟齊鳴,圍觀者傾巢而出,熱鬧非凡??上У氖?,如今的崖州古城所在地崖城一帶已經少見妝軍的隊伍,只有樂東黃流九所一帶農村仍見妝軍的場面,其場面之宏大,民眾熱情之高,實在可以看做是復活古代崖州人“妝軍”的情景和氣派。

崖州年俗還有一處情景讓人回味,春節前女子要絞臉修眉,把臉上的汗毛用線絞掉,一年到頭不曾理會的眉毛也要修一修;而洗頭,則是十分講究的。早在清代以前,她們就懂得用蓖麻油和香草潤發美容。清《崖州志》記載:“蓖麻,莖或紫、或青,葉大。子可為油。婦人取之潤發?!薄跋悴?,即蘭草……婦人取其葉浸油涂發?!泵慨敱吐槭斋@季節,她們就從山坡、田野邊采集來成熟的蓖麻蒴果,放在太陽底下暴曬三五天,果殼自然裂開,去掉果殼,留下果仁,然后把果仁放在石臼里舂成泥狀,再放進鐵鍋里加火蒸制,提取蓖麻油,用以平日潤發美容,尤其更為春節備用。在春節來臨之際,有女孩的家庭香氣洋溢,她們互相洗頭,嬉笑,那快樂的場面為外地人所羨慕。

可是現代文明的腳步早已光臨崖州大地,女子進發廊洗頭、按摩已成時尚,很多年輕人已經不知道蓖麻的模樣了,何來聞其香氣,享受先人用蓖麻油和香草洗頭的健康和舒適?那逝去的美好往往留在老一輩的記憶里,嘆時光匆匆而過。

元宵:晝打秋千夜放天燈

《崖州志》有載,“元宵前后,都里迎神張燈,扮演故事,謂之迎燈。自元日至此,晝打秋千,夜放天燈?;虬绐{子麒麟為戲?!?/p>

這是一幅多么令人神往的元宵良辰??!有人說,海南人不過元宵不算過完年,確實如此?!堆轮葜尽返挠浭鲭m簡約,卻令人生出無限美好想象,“晝打秋千,夜放天燈”,遙想斯時,城鄉俱做秋千,用四木兩分相叉為架,高而下垂者為女子秋千,二木為如柱,兩孔橫架,短而翻轉者為男子秋千,如此涇渭分明,男女有別,體現了農耕社會里溫馨感人的一幕。至今,崖州一帶已鮮見“晝打秋千”者,人們忙碌于喝酒應酬,唱卡拉OK,把春節的最后一日盡情揮霍。至于“夜放天燈”的習俗,則已從崖州的政治文化中心的崖城西移到黃流,因此,近年的黃流元宵花燈聞名遐邇,吸引眾多的民俗采集者,變成一道崖州地區文化源流的風景。

而不知從何時開始,南部崖州乃至海南各地,竟把正月十五當做小年,而真正的小年卻已迷失!殊不知,小年自有其節,農歷臘月二十三或二十四,即古俗所謂的“小年”?!堆轮葜尽芬嘤休d,“臘月二十三夜,以茶酒紙馬送灶神。除日迎神如之”。南宋抗金英雄文天祥詩中也說:“春節前三日,江鄉正小年?!笨梢姽艜r小年在大年之前??墒?,歲月變遷,或許是誤傳,清代《崖州志》仍在記載的小年卻落到了大年之后,文化傳承在漫長的歲月里不知何故走樣,這真是值得玩味的現象。


(第二位置)《碼頭晾曬魚獲》2021年1月20日攝于三亞水居巷?!獥钔贁z影 電話:1397619848_副本.jpg

三亞水居巷碼頭晾曬魚獲


疍家過年:少不了的馬鮫魚

海南疍家迎春民謠有云:“二十七殺雄雞,二十八殺肥雞,二十九灌美酒,年三十貼花門?!?/p>

疍家人是我國沿海地區水上居民的一個統稱,又稱水上人家,海南的疍家人主要集中在??诤5楦?,陵水新村港,昌江海尾,三亞南邊海、保平港、望樓港一帶。疍家人傍海為生,祖籍多為廣東。

疍家人是漢族,因此,風俗習慣與當地漢族大致相同,但作為靠海為生的一個特殊族群,他們過年自有其特點。他們信奉的是龍王,拜的是媽祖廟、五龍公廟,初一、十五都擺上果品,給神上香,備豬、羊奠祀,讓神明保佑他們幸福安康。三亞港的媽祖廟、保平港(即港西灣)的五龍公廟,每到春節,就香火繚繞,人氣興旺。

疍家人過年正如民謠所言,除了殺雞喝酒,最少不了的是馬鮫魚。按疍家習俗,吃馬鮫魚,年年有余;做馬鮫魚丸,圓圓滿滿。大年三十祭祖過后,疍家人就圍坐船舷邊,打邊爐(吃火鍋),鍋里少不了馬鮫魚,而經過疍家人手法特殊腌制的咸水馬鮫魚,則是春節大魚大肉過后“解油”最好的美食。這樣的習俗也漸漸傳到海南漢族地區,因此,馬鮫魚也成為春節好禮的選擇,是海南人送禮的上好佳品。

疍家人過年的另一個習俗是大家圍坐一起唱“咸水歌”?!跋趟琛笔钳D家人對自己創作的歌曲的統稱。已經入選國家級非遺保護項目的“咸水歌”,也叫做疍家民歌,用粵語方言演唱。每當酒飽飯足,就開始有人哼哼“咸水歌”。歌的內容隨興而起,大多是打漁歌、情歌、勞動歌,歌調歡快,詼諧,聽著漁民口中哼唱的疍家“咸水歌”,你才真正領略到疍家獨特的海港文化,感受到漁家過年的濃郁氣息。只可惜,現在會唱“咸水歌”的年輕人已寥寥無幾,過年的味道便淡了很多。

作為一個多民族聚居、多種文化交融碰撞的熱帶海島,海南東南西北中,年俗各不同。本文所講述的僅限于現今三亞、樂東和陵水一帶,也就是古時崖州文化所屬區域。要想體驗海南各地的年俗,最好上島來,沿著剛開通的環島旅游公路走一遭,約一千公里的環島漫游,看年俗風光,那一定是人生難得的一次海島文化之旅。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