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lhlbj"><ins id="lhlbj"></ins></progress>
<thead id="lhlbj"></thead>
<progress id="lhlbj"></progress><prog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addres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progress></address><noframes id="lhlbj"><address id="lhlbj"></add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span id="lhlbj"><span id="lhlbj"></span></span>
<strike id="lhlbj"></strike> <menuitem id="lhlbj"></menuitem>
<span id="lhlbj"></span>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progress id="lhlbj"><menuitem id="lhlbj"></menuitem></progress>
<noframes id="lhlbj"><noframes id="lhlbj"><listing id="lhlbj"></listing>
<progress id="lhlbj"><cite id="lhlbj"><i id="lhlbj"></i></cite></progress>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文身的前世今生

文/郭嶺松


近日讀報,文身呈“低齡化”,北京市懷柔區辦理的一起案件中,兩名未成年被告均有夸張文身。2022年,《未成年人文身工作辦法》已印發,據報道:“但仍有文身店‘不守規矩’,記者走訪發現,有的店不查驗身份證件,有的店內沒有明顯標識,青少年心智發育尚未成熟,為了追求個性,盲目跟風文身,殊不知很可能會傷害到身心健康,還會對個人的求學、就業等帶來不利影響?!保?023年12月20日12版《北京晚報》)文身中國古已有之,但初始并非為美而是刑罰。

在額頭上刺字涂墨,是一種古老刑罰,叫做“黥刑”也叫“墨刑”,和“劓(割掉鼻子)、宮(割掉生殖器)、刖(剜去膝蓋)、殺(殺頭)”并列為周代五刑。跟其他四刑相比,黥刑看似肉體痛苦減輕了許多,但無論走到哪兒,人家一看就知道犯過什么罪,受過什么樣的處罰,終生抬不起頭來。即便逃跑,腦門上刻著記號,身份也會隨時暴露?!端螘ば谭ā贩Q:“若額上曾經刺字者,即元系貸命之人?!倍?,古人認為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所以說,黥刑對人格是一種極大侮辱。套用時髦的話,應該叫做: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

歷史上很多受過黥刑的人,都想盡辦法遮蓋痕跡。但無外乎也就是化學和物理兩種處理方法。

先說化學方法?!端疂G傳》第七十二回,宋江打算到東京去看花燈,怕臉上的金印露了餡兒被人認出,便讓神醫安道全“卻把毒藥與他點去了。后用好藥調治,起了紅疤;再要良金美玉,碾為細末,每日涂搽,自然消磨去了。那醫書中說‘美玉滅?!?,正此意也?!笨上О采襻t的“毒藥”“好藥”都沒有傳下來,否則各大美容院的生意要大打折扣。

再看看物理方法。還說《水滸傳》,武松醉打蔣門神出發前“討了一個小膏藥,貼了臉上金印”。血濺鴛鴦樓事發,在孫二娘的幫助下,武松化妝成頭陀,把頭發披散下來以遮蓋受刑的痕跡。

用物理方法去除受刑痕跡最為慘烈者,當屬抗美援朝戰爭中被俘的志愿軍戰士??姑涝谖宕螒鹨?,中國人民志愿軍第六十軍一八〇師遭受重大損失,據記載被俘者達七千余人。其中有個戰士叫張澤石,回國后歷經坎坷,改革開放以后出版了一本《志愿軍戰俘紀事》,詳細記錄了戰俘營中的悲慘狀況和斗爭經歷。美韓方面為阻止志愿軍戰俘回國,指使叛徒在很多人身上刺了“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等極具侮辱性的詞語。而我們忠勇的戰士,不惜用刀子把刻字部位的肉生生挖掉,誓死也要回到祖國,用生命鮮血捍衛了中國軍人的尊嚴。


浪子燕青.jpg

浪子燕青


漢文帝時期廢止肉刑,其中就包括黥刑。但以后歷代刑法中仍然有采用的。

宋朝刑法在唐代成法基礎上有所調整,對流配犯人附加黥刑做出了明確規定,關于刺配的法律有幾百條之多,以至于到處都能看到臉上被刺字的人,《宋史·刑法志》記載,“刺配之人,所至充斥”。據羅翔所著《刑法的歷史》一書指出,“黥刺的方法多種多樣。初犯刺于耳后,再犯、三犯刺于面部。流刑、徒刑犯刺方形,杖刑犯刺圓形,直徑不過五分,也有刺字的,強盜犯、盜竊犯在額頭刺‘盜’‘劫’等字樣,在臉上往往刺有發配的地點,一般為‘刺配某州牢城’”?!端疂G傳》里,關于林沖、武松、宋江、盧俊義等人被判流刑的敘述和史實基本相符。

另外,官紳豪強私下對奴仆施加黥刑的更是屢見不鮮。比如,南北朝時北魏宗室元法僧投降梁,就強迫兵將三千余人跟隨他來到建康,“印額為奴”。唐朝,逃走的奴仆被抓回,會在額頭刺上“逃走奴”等。

到了唐末五代,軍閥藩鎮割據,軍隊完全屬于私人。將領們就給士兵刺上統一圖案或文字,作為部隊番號。唐朝的朱瑾,給士兵臉上刺上雙雁,號稱“雁子都”;劉仁恭則在士兵臉上刺上“定霸都”。

趙匡胤建立宋朝后,繼承了這一制度。士兵臉上都要刺字,如“驍騎”“龍猛”“雄威”等等。南宋初王彥在太行山抗金,士兵們主動在臉上刺上“赤心護國,誓殺金賊”八個字,號稱八字軍。岳母刺字的故事更是在中國家喻戶曉。到了元末,和農民軍對抗的地主武裝還有在背上刺“赤心護國,誓殺紅巾”的。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后,徹底禁止了黥刺之法。

斷發文身,本是中國古代南方少數民族的習慣?!肚f子·逍遙游》里明確說道,“越人斷發文身”。近年更有學者考證,“從彩陶文化到三星堆遺址,自東南的吳越到西南的蠻夷,古代文身行為的分布區域其實是很廣泛的。盡管在圖案選取和刺圖理由上各不相同,那些文身卻似乎都不具有社會階級上的貶抑性質?!焙髞磉@種習俗逐漸傳入中原,到了唐宋時期,此類風氣在市井無賴中盛極一時。

唐朝有個可以和李商隱、溫庭筠比肩的詩人,叫段成式。不僅詩寫得好,還寫了一本很有名的書叫《酉陽雜俎》(俎發“祖”音,砧板的意思),里面專門記錄了很多關于文身的故事。

四川有個地痞無賴趙高,讓人在自己后背上刺了一幅天王像。犯法后官府判他杖刑,衙役們扒掉他的上衣準備打板子,結果看到后背上赫然刺著天王。那時候人迷信,誰也不敢下手。趙高依仗背后的天王圖,招搖過市橫行鄉里,沒人治得了他。不久,李夷簡(唐朝宗室)當了山南東道節度使,知道這個事情后立刻派人把趙高抓了來,讓衙役們用碗口粗的棍子狠狠地打,一直把后背皮膚打爛,看不見天王為止——“打天王盡則矣”。趙高這家伙更有意思,在家養了半個月,光著脊梁滿街乞討,請眾街坊捐點修理天王像的功德錢。

荊州有個清理街道的役夫叫葛清,從脖子往下,遍體刺滿白居易的詩,一共有三十多首,還配有圖畫,人稱“白舍人行詩圖”。段成式曾把葛清約到家里,讓他脫了衣服,和朋友一起欣賞荊州城這道獨特的風景。

后周太祖郭威年少時也是這類市井無賴,脖子上紋了一只飛雀,綽號“郭雀兒”。這種風習當時稱做“雕青”,這也就是后世把流氓光棍稱為“青皮”的由來。

到了宋朝,人們對文身的興趣更加濃厚,社會上出現了文身愛好者協會——錦體社,相互之間還會舉行比賽,叫做賽錦體。水泊梁山坐第三十六把交椅的天巧星燕青,皮膚白皙,長“一身雪練也似白肉”,盧俊義專門請來一位高手匠人給燕青刺了一身遍體花繡,“卻似玉亭上鋪著軟翠”?!叭糍愬\體,由你是誰,都輸與他?!钡谄呤幕亍堆嗲嘀菗淝嫣熘?李逵壽張喬坐衙》,燕青到泰山腳下與擎天柱任原打擂,上得擂臺來,脫掉上衣先擺了個pose,人們看到他的文身都驚呆了,“如攪海翻江相似,迭頭價喝采?!鼻嫣熘卧戳恕靶睦锏褂形宸智铀?。就是當地太守“見了他這身花繡,一似玉亭柱上鋪著軟翠”,心中也是喜歡的不得了?!堆嗲嘣乱褂龅谰〈髯诙ㄓ嫵鰳泛汀芬换?,久經風月的東京名妓李師師提出,要看看燕青身上的文身。燕青有些不好意思,“小人賤體雖有些花繡,怎敢在娘子跟前揎衣裸體!”李師師說道:“錦體社家子弟,那里去問揎衣裸體?!毖嗲噢植贿^只得把衣服脫掉,李師師喜歡得不得了,“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燕青慌忙穿了衣裳?!?/p>

普通百姓、梁山好漢、地方官員、風塵女子,幾乎各個階層都對文身有著特別濃厚的興趣,可見這一風俗有多么的深入人心。

時代發展到今天,文身已不僅是時尚更上升為一種藝術。經我手出版過一本關于文身的圖書,將文身藝術展現得美輪美奐。目前,市面上能夠買到一種文身貼,用水先把它打濕,直接按在皮膚上,把紙撕掉,圖案就印在身上了,一般可以保持五六天。使用簡單方便,還可以經常更換圖案,比傳統文身更容易被人們所接受。

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許多古老的東西包括觀念正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文身店不能為未成年人文身,這是有明文規定的,恐怕還是應該依法遵守。


93xfzy玖玖资源站_999zyz玖玖资源站免费在线观看_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